当前位置:手书网 > 幻剑冥侠 > 第190章意外回来

第190章意外回来

  “呵,你心情不好时杀的?呵呵……”听着听着,史如歌也忍不住冷笑起来。

  笑着笑着,她又摇摇头、杀气腾腾说:“易浊风,你这个疯子!你杀了康诚,杀了范龙飞和范龙翔,我不会放过你!等我……等我先带康诚回去……”

  说完之后她也懒得再看易浊风了,走到周康诚的尸体旁,将九天神弓扛在左边肩膀,再蹲身背起周康诚的尸体,艰难往寺庙的方向走。

  易浊风恍若无事,还是那么淡然、那么镇定。他也依然站在那里,望着史如歌背着周康诚,一步一步往前走。

  终于,他还是苦涩一笑。因为他看史如歌,实在是太蠢太笨太傻。同时他也替自己感到悲哀,因为史如歌真的不相信他。

  “哼,蠢丫头,你这是找死……非得让我证明给你看,那也行……”他还在心里说。

  话说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乃由于他本准备去寺庙,结果走在路途中,他忽然看见了一团黑色的云雾,飞进了这片森林。

  当史如歌走到他前面去了,他倏然出掌,掌风呼呼,直袭史如歌的后背。

  很快,史如歌没动了,周康诚的尸体也从她背上跌落,重重跌回地面。

  史如歌的脸色又是一变,即刻回过头去,准备去望地面。却见易浊风的左手手心,忽然又生出了一团红色的火焰。

  就在史如歌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他将那团火焰,直接往周康诚尸体上一扔。

  霎时,周康诚的衣裳首先被点燃,烧得咔咔作响。然后,剧烈的火势随着蔓延至他的头发、皮肤、手足。

  看着看着,史如歌又凝蹙着眉,望向前方的易浊风。此时此刻,她真的恨不得就此手刃易浊风。她扯开嗓门,声嘶力竭冲他质问,“你干什么?你还是不是人?你太过份了!”

  易浊风依然面无表情、面不改色,丝毫不激动。他的目光暗淡深幽,凝望着越烧越旺的火势,平静提醒史如歌说,“你看他的尸体……”

  也由于易浊风的提醒,史如歌又立马镇定下来,目光转移,望向地面。

  倏然,只见一团黑色的云雾,自周康诚的身体里窜出,快速飞到了半空中。史如歌都还没有来得及眨眼,又见得它穿透上方繁密的树叶,飞到了外面的世界,转瞬间无影无踪。

  而这时候,史如歌也大致明白了什么,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

  垂下脑袋后,她又盯着易浊风,轻声询问,“那是什么?”

  易浊风还是凝望着周康诚的尸体,说:“那是一团妖魔。据我估计,你师弟本人老早便死了。是这团妖魔一直附在他身上,在利用着他的身体。”

  “什么?”史如歌一听,又被吓得身躯微晃,脸色苍白,连脚步也不由自主往后退。

  终于,易浊风又抬眸睥睨着她,好奇问她:“为什么你一个人在这里?你的金戈了?唐钰莹了?”

  虽然她相信了刚才易浊风确实是为了救他,但是她还是恨他杀了范龙飞和范龙翔,又语气凶巴巴回答他说:“我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你不要问我,什么都不要问我!”

  易浊风又冷然抹唇,不说什么了,继续往前方,往寺庙的方向走。

  想起那团自周康诚身体里飞走的云雾,史如歌惊魂未定,又愣站在那儿,吞了吞口水。回过神来后,见易浊风已经走远了好多,望着他的背影,她又是一副焦急的神色。她想金戈正好要找易浊风,将那株仙葩草交给他,不如现在她就跟着他。

  想完之后,她赶紧追了上去。

  易浊风走的一点都不快,史如歌一阵小跑后便追上了他,拦在他的身前。

  “你去哪儿?”她询问易浊风。这会儿凝视易浊风,她的眼眸清冽如水、明亮灵动、煞是美丽。

  易浊风再次悠悠停步,看着她懒声回答,“我去寺庙,找金戈,找仙葩草。”

  史如歌又歪了歪脑袋瓜,心里不太开心。片刻之后,她又问他,“对了,凌叔叔人了?他不是跟你在一起的么?还有,他是什么时候来这岛上的?”

  易浊风仍旧看着她,声音更冷回答,“恕无可奉告。”回答完毕后他又准备绕过史如歌,提步而走。

  不料,史如歌又急忙故意告诉他,“金戈现在不在寺庙了。他拿着那株仙葩草,去找仙灵域,去找白庆圣尊了。”

  “白庆?”易浊风又停下来,诧异的皱眉,心中思考着。

  史如歌又咬了咬唇,点了点头,说:“嗯!”

  易浊风自己能够想到,金戈去找白庆,意欲何为。随之,他立马转身,改变了方向,不打算去寺庙了。

  见此,史如歌又连忙冲他说,“你要去仙灵域吗?去的话带上我呀!”

  此时的易浊风背向史如歌。不过,想到现在史如歌的表情,他的嘴角不觉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他又半开玩笑半认真询问史如歌:“我凭什么要带上你?带上你之后,当我跟金戈发生了争执,好让你一箭射死我?”

  顿时,史如歌乌溜溜的眼珠子又瞠得老大,喉咙处像是卡着刺,结结巴巴想要冲他解释,“我……我……”

  见她平时利口辩给,此时却笨嘴拙舌,易浊风又微微撇唇,提醒她说,“我们不是朋友。我也不想跟你们做朋友,更不想跟你做朋友……”

  史如歌又面浮戾气,尴尬的低下头去,语气怯生生而娇滴滴说:“浊风,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想跟我做朋友。我也还是愿意等你,愿意再给你机会,只是你得改变很多,不然我……”

  说着说着,她没有再说下去。她本想说,如果易浊风再不改变性格,再不改变立场,那么她的处境会很为难。她知道鹤千行是不会放过易浊风的,一定会为范龙飞和范龙翔报仇。她爹爹若知道了在这座岛上发生的所有事情,也会想尽办法铲除易浊风。

  易浊风又猜到了她未表达完全的话语是什么,不禁冷笑出声,还用挖苦的语气说:“你不必等我,不必给我机会,史如歌,我早跟你说过了,那晚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何况你只是我的女人之一,不是唯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