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天苍黄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新税制

第二百六十一章 新税制

  王泽冷眼看着王博,论辈分,他是王博的叔,王博是老祖宗安插在扬州的,这些年,在扬州给王家弄了不少银子,老祖宗对他都是另眼相看。

  可惜,要不是卫振案发,恐怕....,不对,.....

  “七叔,这可怎么好?那密帐到底藏在那?”王泽有些着急,自从卫振案发后,他的心就提着,可慢慢的,被此案牵扯的人陆续被捕,柳寒居然放过了他,这让他有点无法理解。

  可随后,从各方传出的消息表明,柳寒查获的账本上压根没他,于是,他明白了,卫振多半有本密帐。

  为了找到这本密帐,卫振的几个宅院都被他派人翻遍了,可就没找到,他想派人跟踪柳寒,可柳寒的修为太高,无论谁跟踪他,都难保被发现。

  王泽从吴郡回来后,他与王泽商议,王泽断定柳寒并没有拿到密帐,密帐还藏在卫振家,柳寒放过谁都可以,绝不会放过王家。

  “那密帐一定还在卫振手里,不过,他很可能交给柳寒,以作某种交易。所以,我们只要跟着柳寒就行。”

  可柳寒的行踪很好判断,几乎没出钦差行辕,瀚海商社买下了几处园子和店铺,其中原是卫振的就有两处,另外在鬼见愁下还有接近完工的山庄。

  除了鬼见愁山脚的庄园,其他几个王泽都悄悄去查了,之所以没查鬼见愁下的山庄,是不敢去查。这个庄园,他去了,可山庄外面潜伏了半夜,他愣没敢进去。

  当时他看着黝黑宁静的山庄,星光中的隐隐瞳瞳,心中却是阵阵恐惧,觉着自己只要踏入这山庄一步,就会身死道消。

  卫振的密帐也不是完全没有踪迹,瀚海商社就买了两处宅院,一处在城内,一处便是城外的飘梅园。王泽左思右想,认为如果卫振有密帐,那么就一定在飘梅园,所以,他暗地里将飘梅园查了两遍,可就没查到密帐在那。

  可今天柳寒去了,以柳寒的修为,他自然不敢靠近,而是远远的躲在园外观察。

  “那密帐到底在那?”王博不死心的追问道。

  “如果我没判断错的话,应该是在飘梅园,柳寒在飘梅园待了很久,过了子时才走,你说一个空园子,他在那待那么久干什么?”

  王博露出思索之色,王泽叹口气:“很简单,他拿到了账册,在计算账册上的银子。”

  不能不说王泽很是精明,仅从这个迹象就判断出密帐的下落。

  “所以,”王泽看着王博:“今天,你必须离开扬州,我估计柳寒还没决定是不是上报朝廷,你得抓紧时间离开扬州。”

  王博迟疑下没有答话,王泽叹口气:“这密帐上肯定不止你一个人,肯定还有其他人,说不定淮南王,潘链,甚至太后都在上面,柳寒要上报就得全部上报,恐怕柳寒也不敢随便上报。”

  “不过,”王泽语气一转,郑重的说:“我们不能将希望寄托在这上面,你必须尽快离开扬州,秘密离开。”

  王博点点头,随即又茫然的问道:“回冀州?”

  王泽略微迟疑便摇头:“暂时不回去,先去荆州,我向老祖宗报告,看老祖宗的意思。”

  王博轻轻松口气:“好,天亮我就走。”

  “还天亮?”王泽看着外面,天边已经微微发白,王博叹口气,起身施礼:“我这就走。”

  王博离开后,王泽坐在案几边,没有微皱,神情琢磨不定,过了会,他写了张纸条,然后将纸条裁成数条,卷成小卷,装进小竹筒中,用蜡封住。

  “来人。”

  一个精壮汉子推门进来,王泽示意下面前的五个小竹筒:“立刻发出去,到冀州,老祖宗那。”

  “是,七爷。”汉子躬身领命,拿了五个小竹筒出去。

  在房间里略微沉凝,王泽起身,到后院的一个角落,推开门进去,两个道士盘膝而坐,闻听到推门声,也没有丝毫动作。

  王泽也没说什么,在两人边上盘膝而坐,慢慢的物我两忘。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泽睁开眼,窗外是明亮的阳光,寂静无声,这个院子,他特别吩咐了,没有招呼不准任何人进来,违令者直接处死。

  两个道士依旧盘膝而坐,就像两个泥雕,从开始到现在,就没动过。

  这两个道士是师门来的援兵,老祖宗来信,让他找机会干掉柳寒,他知道仅凭自己一人压根无法,便向师门求援,师门派来两个师兄来协助他。

  这两位师兄在师门潜修数十年,几十年下来,这是第一次离开师门,若论修为,两位师兄远在觉明渔夫之上,可王泽依旧不敢轻易下决心。

  柳寒是少有的上品宗师,上品宗师就算按照隐世仙门的评判,修为也在炼体七八层,王泽自己的修为在四五层之间,这也是他向师门求援的原因。

  另外,王泽觉着柳寒有隐世仙门的背景,按照师兄的说法,鬼见愁的旁边其实是隐世仙门紫竹院,王泽觉着柳寒与紫竹院有关系,否则紫竹院不会坐视柳寒就在他旁边建山庄。

  王泽足足等了七天才接到老祖宗的回信,这七天,他足不出户,没有再参加后面的拍卖,剩下的拍卖就是那些女人,其中有关系的女人早就被赎出去了,剩下的就是些丫环婆子,就算卖也没几个银子。

  看过老祖宗的回信后,王泽沉默了会,提笔写了封信,叫过一个庄丁,让他立刻去追王博,将这封信交给王博。

  “你附耳过来,”王泽让庄丁:“把信交给十二爷后,你悄悄告诉王汉和王连,就说老祖宗吩咐,济水会流。”

  “是,七爷。”

  庄丁没问为什么转身出去,王泽沉默了会,轻轻叹口气,起身走到案几边,轻抚瑶琴,琴声清幽,有着淡淡的忧思。

  --------------

  就像柳寒预料的那样,他把口供交上去后,没有多久,朝廷的旨意下来,盛怀处斩,汝南盛氏一族,十年不得出仕,盛案牵涉的十多个官,两个秋后问斩,其他发配交州和桂州。

  这道圣旨严厉,但却网开一面,盛怀被抄家,家产抄没入官,家中男性子孙被发配交州,女子发官谋卖,处置几乎与卫振相同,但其他人则不一样,仅仅是犯官被问斩或发配,没有涉及到其家里或宗族。

  盛怀就在扬州城外执行了,由曲路充当刀斧手,曲路算是报了家仇,那一刀砍得无比畅快。

  回到行辕,曲路大礼道谢,柳寒慰勉一番,告诉他,现在他的仇报了,以后好好为朝廷效力,不过,曲路并未编入虎贲卫,宫里还没同意,柳寒只好暂时让他以禁军军官的名义留在行辕。

  盛怀一案结案,柳寒的事就算完结了,他又重新回到那个只负责行辕安全的安全官上。

  句誕和顾玮都判断,他们该回朝了,在扬州快两年了,从盐税革新到新税制,朝廷的使命不算圆满也有十之八九,也该回朝入尚书台了。

  可没想到,朝廷再度下旨,让顾玮继续代理扬州刺史,在扬州全境推行新税制。

  “朝廷的意思是让咱们继续在扬州,顾大人,你怎么看?”句誕放下廷谕。

  “看朝廷的意思,是要我们趁热打铁,趁机在江南推行新税制。”顾玮目光落在廷谕上,斟酌着说道,心中很是失落,他抬头看着柳寒,问道:“子民老弟,你的意思呢?”

  柳寒耸耸肩:“我没意见,很显然,这是朝廷给二位大人的旨意,我呢,是给二位大人保驾护航的,二位大人回不去,我也就走不了,不过呢,依我看,尚书台诸公恐怕不想二位大人这样回去吧。”

  句誕和顾玮互看一眼,几乎同时点头,柳寒又笑道:“不过呢,潘太师恐怕想岔了,其实,现在扬州推行新税制正是时候,盛怀一案余波未了,谁敢阻拦新税制!两位大人正可趁势而为,为朝廷再建新功,将来朝廷在天下推行新税制,两位大人是唯一有经验的人,朝廷势必更加倚重两位大人,此可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顾玮呵呵一笑:“子民说得不错,不过,要想完成朝廷交付的任务,我们还缺人。”

  “那就继续招聘,我想,这次肯定会有更多的更有才华的人来应募。”柳寒觉着这事不算什么难事,上次唐龙施凯他们现在都是县令了,这能不让那些缺少进身之阶的平民士子眼红。

  句誕点头,他心里有些烦躁,这次扬州之行,他的收获已经够多了,银子就收了七八万,但他最关注的是朝廷,当然,若是在扬州当刺史也挺好,可问题是代理刺史不是他,

  他感觉到朝廷已经不信任他了,他是钦差正使,顾玮只是钦差副使,可代理扬州刺史的却是顾玮!

  但在柳寒看来,这是朝廷知人善任,句誕在为前段时间的怠政付出代价,这个刺史是顾玮辛苦挣来的。

  顾玮的行动很快,第二天便贴出招募通告,通告不但贴满扬州城,还贴到了建康,吴郡,徐州,按照通告上说,这次招募要持续一个月时间,招募结束后,所有应募士子将进行三个月的培训,而后根据应募士子的才学,量才录用。

  这一次柳寒抽身事外,不像第一次那样,帮着顾玮培训,句誕则很积极,每个来应募的士子,他都要见上一见,馆驿住不下了,便征集了两个庄园,同时与扬州书院商议,让部分士子住进书院。

  而应募则与上一次完全不同,十分踊跃,不但建康吴郡的士子,连徐州荆州,甚至帝都都有士子赶来,短短十天里,便有上百个士子到钦差行辕应募。

  顾玮和句誕都感到照这样下去,人数很可能达到数百,这远远超过了他们的估计,俩人都感到有些为难,有心终止吧,可话已经放出去了,可继续下去,来的人多了,没有相应的职位安排。

  “卑职认为应该继续下去,朝廷不能失信,至于能来多少,到时候再说。”

  扬州官场都不知道,为何钦差行辕突然又开始大规模招募士子,张荥急忙来钦差行辕拜访,句誕顾玮一起见了他,明确告诉他,朝廷有意在扬州全境推行新税制。

  “征募士子只是第一步,张先生,我希望在推行新税制时,能得到扬州士族的大力协助。”顾玮神情温和,但说出的内容却让张荥有些心惊胆颤。

  张荥感到迷茫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回家后立刻与还在吴郡的陆峤虞文联系,把事情通知他们,同时让他们赶紧回来,别在待在吴郡了。

  顾玮在七月初,召集扬州下属各郡县所有官员到扬州开会。

  一时间,扬州六郡的郡守和数十个县令县丞齐齐赶到扬州,顾玮在府衙大堂宣读朝廷谕令,宣布在扬州推行新税制。

  “新税制仅仅在扬州一郡推行,产生的巨大效果,诸位都已经目睹,朝廷因此决定在扬州全面推行新税制,新税制乃朝廷国策,诸君回去,要拟定策略,全力推行。”

  顾玮声色俱厉,下面的郡守和县令噤若寒蝉,没有谁敢在这个时候发出仗马之鸣,盛怀前车之鉴不远,顾玮已经磨好刀,谁敢冒头谁就挨刀。

  顾玮随后公布了自己拟定的计划,这个计划上报了朝廷,得到朝廷批准。

  这个计划就是顾玮在扬州郡计划的放大版,但更完善,顾玮总结了扬州郡推行新税制遇到的问题,给出了近乎完美的解决方案。

  就在顾玮大聚扬州官员时,在距离扬州数百里外的江面上,王博看着飞舟送来的信,满意的露出笑容,吩咐开船。

  有了老祖宗的承诺,王博放心前往荆州,王汉王连作了一桌酒菜,陪着王博喝酒。

  心情舒畅的王博喝得醉醺醺的,半醉半醒之中,王汉对王博说道:“十二爷,对不住了,这是老祖宗的命令。”

  说完之后,王汉一刀砍下了王博的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