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侠影惊鸿 > 第二十七回言如利剑催人命

第二十七回言如利剑催人命

  此间不少人本就对朱温谋朝篡位深恶痛绝,对大唐心生眷恋,对昭宗之死耿耿于怀。听了木南的话,登时怒由心生,将往日痛恨朱温的怨气尽皆发在如尘身上。

  一向自负从不欺凌弱寡的虎一通此刻再也按捺不住,指着如尘怒声道:“如此说来,暗通契丹国,窃国、弑君、杀夫之事,定然假不了。今日饶你妖妇不得!”话未说完,提拳就向如尘扑来。

  萧影急忙拦住,说道:“虎前辈,一个女人如果愿意为你生儿育女,那便怎样?”

  此话一出,人丛中登时一阵哄然大笑。

  有人大声道:“哈哈,笑死人了,你这臭小子不会临危怕死,为求自保,让你师父做老乞丐的老婆吧?”

  虎一通收足道:“老乞丐一身脏不拉叽,娶什么老婆?小子胡闹!”

  萧影对旁人的哄笑不加理会,继续道:“前辈误会了,我是打个比方。试想,家师嫁于昭宗二十余载,要想刺杀他,机会多的是,何须空等这许多年月?再则,家师在十七八年前曾为昭宗诞下一女,不幸为朱温所害。一个女人肯陪一个男人虚度芳华二十余年,又为他生儿育女,其心可表日月,难道她还会有二心?”

  虎一通怒色略收,道:“你这话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他向来心地耿直,侠义盖天,设喻说理,却非强项。

  木南又是哈哈笑道:“你这话太也强词夺理,这妖妇苦等时日,自是想媚惑皇上,扰乱朝纲,搞得大唐江山风雨飘摇,趁机杀之。生育儿女之说也是一派胡言,普天之下,有谁听闻苏眉有个女儿?就算真有此事,她杀害昭宗是实,天下也不是没有食子弑夫、因妒生怨的毒妇!她与昭宗生下儿女后,待得儿女长大成势,威逼利诱,让其将江山供手送与辽人也说不得。”

  大家听了这话,打心眼里都觉句句在理,话方说完,附和之声大作:“这苏眉长得妖里妖气,必定是妖孽投胎,前来扰乱帝心的,饶她不得!”“只怕她与朱温暗中通奸,事情败露才弑君杀夫!”“她与契丹狗贼耶律阿保机通奸谋国也未可说!”……

  人丛中有的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脸现鄙夷之色;有的大声斥骂,出口便是耸人听闻、匪夷所思之言;有的兀自还在大声逼问侠影剑的下落。

  李宛儿直听得连连跺脚:“你们胡说,你们这些大坏蛋!”

  如尘气得面如死灰,轻声道:“宛儿,今日之事,徒说无益,你和影儿师兄妹几个快些离开此地。今日为师若不以死谢罪,恐难平众人心头之气。”

  说完又将萧影叫到跟前,轻声道:“影儿,为师有两件事放心不下,一是花间派今日有灭派之劫,你需保护几位师妹完好离开此地;二是以后将花间派发扬光大,杀死朱温,替皇上我等一家三口报仇,也为你们一家人报仇!”

  说完话,伸手夺过李宛儿手中的长剑,往自己脖颈上抹去。

  萧影一把抓住她的手,流泪道:“师父,我们这就杀出去!我就算死了,也要保护你和众师妹周全。”

  看到师父有轻生之念,余下几位师妹一时全没了主意,呜呜一个劲儿只是哭。在她们心中,自己只是一只嗷嗷待哺的羔羊,没了师父,仿佛天也塌陷一般。

  木南幸灾乐祸,得意洋洋的道:“花间派的各位妹子,怎么哭得这般伤心,个个如花似玉,哭坏了眼睛那可不好看了!哈哈。不如都跟了我去,我会疼你们一辈子的,跟着这位妖妇有何好处?哈哈。”

  李宛儿呸的一声道:“无耻,下流!”

  眼看木南当众调戏师妹,萧影此刻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就要上前拼命。但他转念一想:“自己死了不打紧,可自己死后,师父和众师妹定会遭他们的百般**。”

  当下吩咐李宛儿和几个师妹照看好师父,只身挡在前头,紧紧护住师门一众。

  群人手里剑光闪闪,一步步逼上前来,将萧影等人团团围住。萧影大声道:“你们都别过来,否则我可不客气了!”

  适才眼见萧影将了空师太掷出,人人都忌惮他武功了得,是以迟迟不敢动手。至于他内功深厚,却一点儿拳脚功夫也不会,众人自是不知。

  怀远大师和虎一通站在圈外,心有踌躇。要说除魔卫道之事,二人绝无旁观之理。但眼下对方孤儿寡母,看起来亦不像大奸大恶之人,要自己动手杀之,自是不能,挺身相助,更是不妥。

  圈子被众人围得越来越小,眼见师徒九人就要被他们乱刀分尸。萧影大叫一声,如癫似狂地左右出手乱抓猛打,有几人一个不小心,被他双手拂到,身上登时血流汩汩,痛得大声哀号,连连避开。

  当场人众大都心下惊疑不定:“这小子明明武功高强,所使功夫怎会全不成章法?”

  木南急欲在人前呈威,面露傲色道:“我看这小子也没多大本事,大家且退后几步,我来斗他。”话声刚落,挺剑而出,向萧影身上刺去。

  萧影笨手笨脚,连连闪避,几次险些儿丧生剑下。

  看了一会儿,众人这才恍然:“原来这小子没学过拳脚招式!”

  避让得二十余招,萧影心念电转:“这样下去终不是办法,早晚死在他的剑下,倒不如豁出性命不要,与他拼了!”当下起手夺过李宛儿手中的剑,不避不让,发疯似地直向对方胸口刺去。

  木南眼见来剑势夹劲风,若以长剑格挡,深惧对方内劲了得,连忙收剑向左闪避。

  萧影原本心里十分紧张,一招得势,心里想着左右是个死,便也放开手脚,举剑向对方乱斫乱刺。

  木南自负武功不弱,但对这般无章法的厮斗,自己一则从未见过,二则对方内力惊人且情急拼命,只得连身闪避,伺机进招。

  看到萧影笨手笨脚的样子,场外人众有的嗤之以鼻,有的捧腹大笑,有人拔出兵刃在手,脸上露出潮弄之意,嘴里叫道:“让我来收拾这个三脚猫!”

  于此性命攸关之际,萧影哪管外人的嘲笑,一个劲地横劈直刺。

  萧影身前身后,漏洞一大把,木南若是挺身进击,立时便取了对方性命,但这样下来,自己势必也要给对方长剑伤到。想想自己身份何等尊贵,岂同对方卑贱之躯,犯不着与他拼命。当下一味只是招架,坐等机会来临。

  斗到分际,木南瞧出便宜,纵身飞起,在半空中急转直下,向萧影头顶刺到。

  萧影直直地站着不动,哪管对方的剑是否会刺中自己,举剑横斫。

  木南原想,自己这一剑刺下,出于避险本能,对方定会先行避开当头一厄,然后出剑格档,自己当可抓住对方避让之机,乘机出剑削断他拿剑的右臂。对方右臂一断,没了长剑护身,砍下他的项上人头,那还不是易如反掌之事!哪想到萧影不避不让,直愣愣举剑就砍。

  木南身在空中,无可借力,眼见身子再落下数寸,便要给萧影手中的长剑削中。目下唯一办法,只能与对方硬碰硬,用长剑挡格,却也顾不得对方内力强过自己,毕竟性命攸关,吃亏受点小伤,倒也只是次要了。

  当的一响,声音刺耳,木南的长剑被萧影横斫之力撞得远远飞出,落在人众的身后。

  幸亏两剑相交一瞬间,他借力一个翻身,一个筋斗落在两丈开外的地上,如若不然,身子已被萧影的长剑削成两段。

  他站于地上惊犹未定,萧影又举剑乱砍乱劈杀到,心下大骇,转身一阵风跑入人丛中,缩头不敢出来。

  了空先前看萧影武功骇异,自己吃过对方的亏,便不敢抢先出头。现下看清这小子原来空有一身内力,拳脚招式却是半点也没有,心中不禁暗喜。

  眼见木南铩羽而逃,哪肯放过在人前放过这个绝佳时机,喝叱一声,挺剑就上,出手就是一招“峨倾八荒”。

  萧影斫来劈去,就只有三板斧的招式,此刻只感四面八方都有剑向自己头顶刺来,急忙将长剑举过头顶,圆挥斫砍。

  了空乃剑术大家,萧影这样的笨拙剑法,在她眼里直似三岁毛孩儿在关公面前玩小刀。平出一剑,嗤的一声响过,萧影肩头早中剑。

  萧影便连对方长剑来路都未摸准,只觉肩头奇痛,伸手一摸,满手都是血。所幸了空唯恐被他挥剑扫中,一剑刺中,便即撤手,是以剑尖并未深入,只划破了表皮。

  对方一招便刺中自己,萧影心知今日必然无幸,却也不用想太多,只当自己是剑靶子,任是千穿万洞,只要血未干,气未绝,誓要血战到底,拼得一个是一个!

  挥舞长剑,嘴中霍霍有声,疯子一般扑向了空,与之拼起命来。

  了空剑下造诣,岂同一般?似她这样的高手,怕的只是对手镇静自若,滴水不漏,何又将疯牛般扑来的萧影看进眼里。

  当下瞅准空当,剑出如风,向对方下盘嗤的一剑,“啊”地一声,萧影小腿中剑,应声摔倒。

  了空长剑耀着白光,当头又到,情急之下他就地翻滚,滚出数丈,翻身跃起,小腿肚子创口吃痛不过,又是一跤摔倒。

  了空提剑缓步来到萧影跟前,瞪眼道:“小小年岁,像你这般不怕死的少年,也算难得。你可服了?”

  萧影卧在地上,举剑护住上方,恨恨看着了空,只是不答。

  了空瞧他样子,显是不服,又道:“好小子,死也不肯服输是吧。贫尼这便杀了你,瞧你服是不服!”

  她身形游动,在萧影的肩膀、胳膊、足底等地方,上一剑,下一剑,左一剑,右一剑,顷刻间刺出数十个血眼来。

  他躺于地上,连声惨呼,浑身是血,却不肯服输讨饶。

  如尘师徒八女在一旁哭得早已死去活来。众师妹欲挺身相救二师哥,一则早有人围了上来,七个少女各出长剑,团团将师父守在垓心,已然自顾不暇;二来以了空现下的武功,师父如尘尚且与她过不了十余招,自己上去相帮,了空看己方人多,下手未必再容情,人人不够她一剑一个,更加难以保全性命。

  萧影躺在地上,已然成了一个血人,随时便要命丧当场。

  李宛儿再也按捺不住,挺剑就要冲上。

  蓦听如尘一声悲嚎,疯也似扒开李宛儿等人,合身向萧影扑来,嘴里叫道:“你们不要杀他……你们不要杀他……杀我……杀我……”她像母鸡保护小鸡一样趴在萧影身上,声嘶力竭地吼着。

  李宛儿等七人挥剑挡在二人身周,却哪里挡得住了空疾如劲风的剑气,当当连声,七柄长剑脱手飞出,接着又是啪啪七声,几乎同一时间被对方的手掌拍中背部,一齐倒地。

  七人的身子尚未着地,了空挥剑就向如尘背心刺落。

  如尘、萧影眼见双双就要被一剑穿胸,旁边不少觊觎侠影剑的人心下大急:“啊哟,老贼尼一剑杀了他们容易,要从苏眉身上捞些好处,那就不用想啦!”

  有人忙不迭的道:“师太住手!这妖妇杀不得,咱们还要盘问侠影剑的下落。”

  与此同时,有四个人影飞身落在了空身前,各出兵刃削开了空长剑。

  (漫漫江湖,感谢有你一路追随!鼓励一下,贵宾盖章,装扮惊喜,投票送花,好评签到,均无不可,务求收藏,谢谢!天天更新,必须精彩!)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qrcode{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padding:15px20px;overflog{float: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5"m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margin-bottom:5px;}

  扫描二维码关注17k官方微信,最新章节也可以在微信上看啦!点击微信右上角+号,选择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wap_17k”关注我们。回复"大奖+你的qq号"参与活动。10部iphone6,万名qq会员等您来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