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谁不会死?

第二百二十六章 谁不会死?

  正文

  “我是迈·拉达!是伟大的战神阿瑞斯的后裔!人类!你们竟敢囚禁我!人类!人类!你们听见了没有!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看守室内,迈·拉达双手抓住铁栏,疯狂地拍打起来——无人理会他此时的疯狂……警官们除了一位正在值班的之外,其他的人都被皮克大叔拉去恰饭了。

  小镇警局的警官们对于这个伤人案的嫌疑犯的判断是:这是个沉迷虚拟游戏不可自拔,幻想自己是拥有超能力的超人之类的疯子。

  所以在听取了皮克大叔的意见之后,现任的警长十分果断地将迈·拉达暂时收监,然后尽量联系其家人亲属……接着和皮克大叔恰饭去了。

  饭点真的早早就过去了,见已经没什么事情,正在值班的警官在外卖的汉堡包到了之后,也在恰饭了……灯光昏暗的监考牢走廊深处,时不时地传来了野兽般的怒吼声音。

  “放我出去…愚蠢的凡人!我是……”

  “别吵我吃饭!”

  砰——!

  走廊的大门一关,顿时安静了许多,值班的警官吃着几层的三明治外送……美滋滋。

  放人是不可能放人的,暂时都不可能放人的,因为医院传来的消息,被送到医院的几名青少年,伤势很重,至今还没有醒来……这个疯子,大概是要被判刑的!

  至于这位迈·拉达之所以如此的疯狂,其实很有可能是因为他确实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沦为了一个连小裙子老大爷皮克大叔也打不赢的凡夫俗子,因而才会过不去自己的坎,失去了理智变得疯狂之类……怎么可能!

  “今天的三明治还是很棒棒哒。”

  ……

  ……

  小镇医院,此时不仅仅是医务人员,就连大部分的病患们,都纷纷带上了口罩——因为一整天的时间,医院都弥漫着一股熏人至极的恶臭的味道……宛如下水道中已经开始腐烂的老鼠尸体的那种味道。

  只是请来检查通风管道系统的师傅,在仔细的检查过后,却未能找到这股恶臭的来源——在这种让人头痛的情况之下,小镇的医院暂时只能忍受着这股异味,正常地营业着……说是正常的营业,但其实有不少前来看点小病痛的病人,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

  走廊显得十分的冷清,带上了两层消毒口罩的护士姑娘推着装着药品的车子,缓缓走着——她要去给那些住院的病人送去药物。

  显然,这样的异味环境之下,是十分影响工作效率的,但当这位护士姑娘来到病房的时候,却意外地看见,还是有能够忍受这种异味存在的人……而且还是好几个。

  并且,他们竟然全部都是老人——护士姑娘经常会给他们送药,所以清楚这几位老人的病情……他们都是身体每况愈差,如今只能够依靠药物的刺激,暂时焕发身体最后的能量……假如一直没有等到他们需要的手术或者新的医疗技术,这几位老人的寿命也就差不多到头了。

  “你真的没有任何的不舒服吗?需要我给你把窗户打开吗?”护士姑娘走到一名老太天的窗边,低声说道:“这里的空气太闷了……你的病,应该多呼吸一些新鲜空气的。”

  “不用了,我并不感觉到闷。”躺床上已经有三个月,如今子女前来探望的次数也从原本的每天到来,变成了一周才来一次的老太天摇摇头,“我并没有感觉到异味的存在,像是现在这样就很好了,这会让我感觉自在一些。”

  自在?

  护士姑娘暗自摇摇头,忽然有个奇怪的想法,那就是这股子异味似乎真的挺合适这几位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病人的……就好像,其实就是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死亡的味道一样。

  当然,这只是一种下意识的想法,当不得真……护士姑娘也暗自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了一跳——作为医务人员,在入职的时候是要宣誓的——这是与自己曾经的誓言违背的想法啊!

  “我还是给你把窗打开吧,这里实在太闷了。”护士姑娘摇摇头,“另外,你应该吃药了。”

  奇怪的是,素来都不喜欢吃药的老太太,此时只是静静地看着护士将窗户打开,默不作声。

  护士姑娘忽然感觉到背后传来一股子的寒气,不禁打了个冷颤……她猛地回头,却什么也没有看见——看见的只是躺下了并且盖好了被子的老人。

  她什么时候躺下去的——她原本是坐着,靠着床头与自己说话的才对。

  不知为何,护士姑娘忽然有点儿的心慌,她飞快地把药丸给放下,急忙忙地叮嘱了两句之后,便推着车子快步离开了这间病房——尽管她明白,这种做法,是完全违背了一名医护人员的职业操守。

  但真的很诡异。

  一整天的时间,整个医院都似乎充斥着这种诡异的气氛——尤其是医院走廊天花板上的筒灯,此时忽然忽明忽暗起来,让人越发的不自在起来。

  “这电压有不稳定了……改找电工了!”护士姑娘暗自想到……其实电工已经针对这种情况,检修了好几次,但每次都不能找到正在的愿意,这些灯管很快就会再一次恢复现如今不稳定的状态。

  诡异的气氛似乎越发的浓郁起来,护士姑娘独自一人推着架子车在走廊上小心翼翼地走着。

  她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这种害怕甚至让她竖起了鸡皮疙瘩,让她一下子难以保持镇定。

  一闪……一暗,医院的走廊突然彻底地暗了下来。

  护士姑娘的嗓子已经完全提了起来,而灯光在刹那间的暗掉之后,一瞬间就再次恢复了明亮,随后又极快地暗了下去——而就在此时,一张人脸赫然在灯光亮起的瞬间,出现在她的眼前。

  啊——!

  她顿时被狠狠地吓了一跳,感觉心脏都要跳了出来似的,手足都是冰冷的。

  “对不起,吓到了你。”

  走廊的灯光一下子恢复了正常,不再是一闪一闪的状态……护士姑娘看到了是一名随意地束着长发的男子。

  三十来岁的模样,双手带着白色的手套,另外背着一个单肩包……看起来像是一个落魄学者的模样:普林老师。

  “没…我只是…算了。”护士姑娘摇摇头,随后皱眉问道:“请问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到你?”

  “并没有。”普林老师微笑着摇头:“我只是打算去探望一位友人……没想到吓到你的。”

  “现在已经过了探病的时间了!”护士姑娘皱了皱眉头:“先生,你应该离开,不然可能会打扰到别的病人的休息时间。”

  “那好吧。”普林老师点点头,直接就从这位护士姑娘的眼前离开。

  护士姑娘疑惑地看了一眼,嘀咕着说道:“门卫是越来越松懈了……这个点居然还把人放进来。咦?”

  她嘀咕完,才忽然想起,这个带着手套的男人,看起来好像也不在乎医院此时的异味一般,居然面不改色。

  ……

  普林老师从护士姑娘的视线消失之后,并没有马上离开医院,他只是找了另一条路……另一条可以到史密斯先的太太目前所在的观察室的里。

  当来到观察室门前的时候,透过玻璃窗户看去,只见史密斯先生此时似乎已经累倒了,独自一人蜷缩在了墙角处,身上胡乱地改了一件衣服。

  普林老师看了一眼,随后悄悄地推开了观察室的门,走入……做到了昏迷不醒的黛布拉太太的身前。

  他将被子的一角掀开了一些,随后将黛布拉太太的手臂给从被窝中掏了出来……普林老师仔细地打量着黛布拉太太的手背,像是在想着什么。

  黛布拉太太此时睡得太沉,要不是时刻跳动着的的仪器有数据显示,大概不少人会将此刻的黛布拉太太当作已经死亡了有段时间了吧——她被掏出来的手臂之上,竟然出现了死人才会出现的尸斑!

  是的,黛布拉太太此时的手臂,不仅仅出现了尸斑,甚至手臂上的皮肤更是已经离开,仿佛轻轻一撕,就能够撕出一大块出来……甚至,在撕裂的皮肤中,还能够看见米白色长条型的小虫子!

  “快要不行了吗……”普林老师低头仔细看着,最后缓缓地叹了口气——他伸手从自己的单肩包中,取出了一个盒子来。

  盒子只是普通的保鲜盒子,至于里面装着的,却是一些附着新鲜苔藓的泥土——这是他一大清早,就在小镇外的郊区的林子中挖来的东西……他今日早上在公交上碰到神学院的新生,其实并不是因为早早地就要去锻炼身体的关系,而是为了是十几公里外的郊区林子当中,弄来手头上保鲜盒中装着的这些黑色的泥土。

  普林老师此时随意地在盒子中抓了一把黑色的泥土,随后轻轻地洒在了此刻的黛布拉太太的身上!

  没有人知道他想要做些什么,或者正在做着什么,知道的仅仅只是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这些黑色带着苔藓的突然,竟然让黛布拉太太已经开始腐烂的手臂,给复原了!

  其实并没有过去多久的时间,病床上昏迷不醒的黛布拉太太,却因为身上洒了黑泥而变得十分的精神。

  后来普林老师缓缓后退着……后退着离开了这件观察室,来到了史密斯先生的面前,紧接着又往史密斯先的身上,洒下了黑色带着苔藓的泥土。

  原来,史密斯先生的脖子上,竟然也出现了类似黛布拉太太手臂**的情况。

  当史密斯先生的脖子也恢复了过后之后,普林老师看了眼保鲜盒子中所剩无几的黑色泥土,轻轻地摇了摇头。

  “明天再去弄一点吧……”普林老师嘀咕着说道。

  ……

  史密斯先生忽然间醒了过来,他胡乱地抹了一把脸,随后连忙爬起了身来——他是想要一直看着观察室,好第一时间发生了情况,就通知医生到来的,但没想到自己竟然睡着了过去。

  看来真是的太累了,以至于出现了……幻觉

  史密斯先生感觉自己似乎听见了半年前的那道声音,可是当他清醒过来之后,并没有任何的发生。

  他不得不将这件事情当作是自己太累了的胡思乱想,他连忙看了一眼观察室内的太太……见所有的仪器都显示正常,而太太的气色看起来似乎更健康一些。

  史密斯先生下意识露出了笑容来……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吧——只是,joe,他的大儿子,依然还没有找到。

  这让史密斯先生宛如被一层阴影所弄照着般,时时刻刻都感觉到心中的不安与忐忑。

  后半夜的时候,医院当中的异味渐渐散去,医务人员和大部分的病患终于可以将口罩解开……后半夜的工作虽然劳累,但却意外地变得清醒了起来。

  唯有那几位老人,在后半夜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哭泣了起来。

  他们说他们好像要活不下去了,他们其实不想死。

  但谁不会死

  ……

  ……

  普林老师离开医院后,独自一人在街道上走着……如此深夜的时分,似乎与他的脚步十分的契合。

  他总是给人一种似乎是属于黑夜的感觉……然后,热闹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宁静。普林老师在一家还在营业的酒吧门前停了下来,看着色彩鲜艳的酒吧大门,听着从里面传出来的音乐的声音……就这样站着。

  “不打算进去吗,普林老师。”

  普林老师回过头来,看见的赫然是早上在公交之上偶尔的那位神学院新入学的学生——洛邱。

  “是你啊。”普林老师露出了一丝微笑来,看着洛邱缓缓走进……走进到了他自己的身边。

  他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不是很适合热闹和人多的地方。”

  洛老板想了想道:“你喜欢热闹和人多的地方?”

  普林老师还是摇摇头,随后又淡然说道:“其实只要远远地看看就可以了……这样其实也不错的。”

  洛老板此时直接说道:“老师,有兴趣进去喝一杯吗?”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