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黎天记 > 第三十八章天人终有天人灭

第三十八章天人终有天人灭

  “胡说!不可能!火云麒麟明明好好的,荆叶,你究竟着了什么魔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眼见着再无回旋余地,张建忠失望之极大声喊道。⊙,

  “好好的?为何麒麟师傅他认不得我,又为何他的领域魂力不及原来一半,荆灵飞,你荆国的恩怨与我两清,但麒麟师傅的事,你得给我一个说法?”

  荆叶冷眼望向荆灵飞,一刹那,剑锋所指。

  看着荆叶凶狠的表情,荆灵飞忽然笑了,他甚至拍起手来,徐徐道:“我就说嘛,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实话告诉你吧,这老妖拥有上古神兽血脉,对于本王而言正是上等的补品,再说他能为本王所用,那是他的荣幸!你这不肖子还要跟本王理论吗?今日来的去不得,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命硬!来人啊,将这妖孽就地格杀,除此一患!”

  荆灵飞嘴角带着冷笑,一声令下,周围一众荆国旧人均是一愣,他们可都听得清清楚楚,荆王对火云麒麟动了手脚,恍然间面面相觑,手足无措!

  荆叶手中剑一扫针锋相对道:“我倒要看看今日谁敢与我一战!”

  便在他说话之际,场中苏步青当先而动,大步飘摇一记掌刀便向着荆叶劈来,几乎同一时间一声冷笑在荆叶身旁响起,‘黑风大盗’悍然挡在荆叶身前与苏步青一掌相对!

  “轰隆”一声,空气中爆出一声雷震之音,速度之迅疾,直叫人眼花缭乱,再看时苏步青飞退出去,梅凌风一个纵跃间,出手做爪,再度对着苏步青当头抓下!

  一刹那,荆灵飞脸色大变,他先前听闻黑风大盗名讳,只当做有些旁门左道的术士,哪知这一刹那的爆发出的惊天战力竟是直接盖过了登仙的苏步青!

  几乎一息之间,头戴阴阳鬼面人面具的黑风大盗便与一脸肃然冷厉的苏步青杀到了一处,两人同时冲霄而上,狂暴的灵气漩涡不住在周遭炸响,也都在第一时间祭出了各自的神圣领域,直接施展杀伐手段,丝毫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

  荆灵飞余惊未平,身前的荆叶已然出剑,火云麒麟步迅疾如风,七星子吐露寒芒直向着他斩来,剑光迅疾,让荆灵飞又吃一惊,暗叹当真好快的剑!

  思忖间,他一步后退掠过十丈,横眉冷竖一声叱咤道:“竖子敢尔!你既欺师灭祖,本王当替天行道!”

  呼喝间,这位新荆王全身都出现了一层朦胧的金光,金光激荡,便见他周身出现了一层金色战甲,威严赫赫,不容侵犯,正是代表无上天威的金甲神将,而在他手中则出现一杆六尺长的铁枪,金芒激荡,就此与荆叶杀在一处!

  铿锵声不绝于耳,另一边琴女突兀冲了过来,叫道:“以为自己是天兵神将,就可以替天行道了!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分本事!”

  琴女说着,身子一变突兀到了荆灵飞身旁,手上猛地升出一簇火焰,正是三昧真火,向着荆灵飞打去!

  荆灵飞长枪一点,将荆叶震飞出去,哪知迎面扑来一簇火焰,荆灵飞也是一惊再度提枪横扫,铁枪撞在火焰之上,荆灵飞手上由不得传来一阵灼热之感,虽然堪堪化去了火焰威能,心下却是骇然一片,这女娃好怪的神通!

  “你是何人?”荆灵飞站在空中,眼眸惊疑不定望向琴女。

  琴女张口道:“要你命的人!仗着自己天兵下凡就神气了,你难道不知神帝创世警言,天规十三条,上界仙人下界不得违背天意,更不得影响下界秩序!你目无法纪,合该受死!”

  琴女一席话,只说得荆灵飞背生冷汗,忌惮之余,语气一软道:“莫非阁下也是来自上界,我等奉命下界行事,也是秉天意而为,如今身处东土乱局,也是顺势而为,阁下却是严重了!”

  琴女咄咄逼人道:“那可到奇怪了,你一个飞升羽化的仙人,在上界留下仙籍,下界便已除名,现如今不但鸡鸣狗盗做了荆王,更妄想以荆王身份干涉六国内政,再别说你欺负麒麟老妖,剥丝抽茧夺人家魂力,今不杀你,天怒人怨!”

  琴女叫的荆灵飞脸色一抽一抽的,便在此际又是一声大喝传来:“费什么话!杀他就是!”

  却是荆叶在空中一转之后,再度杀到了荆灵飞身前,一剑斜刺而来,荆灵飞被琴女吸引了注意力,这一次有些分心,匆忙闪避,奈何还是被荆叶刺中,只可惜他金甲铁衣强悍无比,擦出簇簇火花来,却不得伤他分毫!

  被琴女缕缕羞辱在先,又被荆叶偷袭在后,加上一群荆国人在底下与那女子对峙,却毫无出手的意思,一瞬间,一股莫名的怒火在胸腔中升起,怒极而杀!

  我已成仙,高高在上,岂能还让凡人忤逆!

  “都去死吧!去死吧!”

  荆灵飞的表情狰狞起来,随之在他头顶彤云滚滚而起,一身金甲折射出万丈金芒掩映天地!

  “犯我天威!虽死难辞其咎!”

  一片金光照耀下,荆灵飞的身影突兀变得模糊起来,紧接着他手中长枪一挑,骤然向着荆叶点去,便在一息之间,那长枪竟是陡然间扩大数百倍,仿佛擎天一柱对着荆叶当头压下!

  毁天灭地的气息蔓延开来,气氛压抑的叫人不敢直视,底下人都呆住了,他们仰视空中的金光,神圣而不可侵犯,怔怔站在原地,心神向往与钦慕,这便是至高无上的仙人意志吗?

  “不好!小鱼儿”,底下欧阳花当先叫了出来,惊骇之极。

  而对于枪芒点来的荆叶,这一刻,无疑成了毁灭性的灾难!

  也就在长枪横亘天际,以压垮苍穹之势当头压下的时候,荆叶突然动了,他手提七星子,掐着剑诀,一前一后倏然斩出两剑!

  “定乾坤!”

  “流星蒺藜剑!”

  定乾坤蕴含时间大道,斩断光阴,为荆叶赢得一线反应机会,流星蒺藜剑蕴含迟滞法则,出剑之时,荆叶已经变了方位!

  “轰!”

  一声震响,枪芒轰然砸落,地裂山崩,新近筑起的荆州皇阙瞬间被砸毁大半,无数身影匆忙离地飞起,躲避灾难,也有士兵躲闪不及,在他们荆王一枪之下化为齑粉,血肉洋洋洒洒!

  周遭的荆国将士都看呆了,望着空中威严盖世的仙人震惊中透着恐惧!

  荆灵飞却是不管不顾,再度出枪!

  “轰隆隆……”

  犹如天雷滚滚,盖世威压涤荡空间,一道道震天枪芒不住扫落,而荆叶出了躲避再无他策!

  饶是如此,也让荆灵飞大吃一惊,这小子不知用的什么法子,竟是在他屠魔枪下,缕缕变形,一次次都避开了攻击!

  终于,荆灵飞怒不可遏,悍然发动了最强攻势,他朗声大喝,传出道道天音:“神帝创世,三界长存,九黎妖魔,伏法受诛!”

  随着他喊出这一声‘天诀’,在那屠魔枪上赫然荡起一股五颜六色炽盛光芒来,心随意动,枪芒直取荆叶,任由荆叶千变万化,也无法摆脱滔天杀力的追踪!

  “轰隆……”

  一望无垠的热浪冲刷着整座荆州,地动山摇之际,惨叫声一片接一片响起,而在这皇宫之中的荆国将士当先遭受灭顶之灾!

  也就在杀戮涤荡的这一刻,忽的一人迎空冲起,她素衣长裙,看上去是那般的弱不禁风与憔悴,她左手闪着紫色烁烁的星华,右手雪霁剑轻舞曼妙的剑招,随着她这迎空一舞,便在她周身点点紫芒星华,宛如一朵朵盛开的小花自空中一瓣瓣洒落,柔和的紫色星华挡住了漫天怒吼的杀力,挡住底下震动不安的大地!

  在惊恐万分的荆人头顶突兀遮起了一片天空,挡住了灾难的将领,任时间一息一息流逝,她眸光决绝,坚定无比,无丝毫退让!

  张建忠老脸通红望着那瘦弱的身影,赵一帅和千水袖呆呆立在一边不知所措。

  她在空中舞剑抵挡漫天杀力,她心里想着的却不是自己,遥望四周,她不停地念着那人的名字:“小鱼儿,小鱼儿……你在哪里?”

  没有人回答她,荆叶消失了,自那滔天杀念落地的时候,荆叶便被漫天怒火湮没,消失的无影无踪……

  荆灵飞怒目扫视,顿时一怔,以他仙人战体,竟是捕捉不到荆叶气机!

  难道死了?

  可方才他似乎明明看到那小子留下一抹虚影闪了出去。

  “好威风的天兵神将,看来你真将创世警言,仙界天规没放在心上,你纵遭飞升雷劫,也断不了七情六欲的执念,留你何用!”

  琴女叱咤,这一次毫无保留的出手,她屏气凝神,气度由不得比先前威严了十分,也就在这时候,随着她双手在胸前变换如舞,自她眉心突兀生出一朵九黎古树的云纹图案来,一时间,气度神圣高洁,朗声喝道:“落!收!剥!打!”

  琴女每念一个字便如一道法印打在荆灵飞身上,一刹那,荆灵飞脸色大变,手中长枪脱手飞出,再看时一阵盘旋直向琴女缓缓飞去,又是一声落下,荆灵飞表情狰狞痛苦身上金甲铁衣竟是寸寸剥离龟裂,及到最后一个‘打’字落下,盘旋的长枪竟是倏然一展,反而狠狠打向荆灵飞!

  荆灵飞表情痛苦,哪里还来得及闪躲,口中正惊叫道:“你……你是上界仙灵!啊……不好……”

  可惜还未喊完,便被长枪狠狠砸在腰间,一刹那竟是身体直接爆开,化作袅袅烟云四散飞退!

  琴女收了一杆屠魔枪,转而冷厉道:“如此这般,居然还妄想逃走”。

  就在她说话之间,荆灵飞的身影又在虚无缥缈中渐渐显形出来,这一次他却是毫不耽搁,直向着北疾飞远遁!

  然而就在他身后,琴女手中屠魔枪脱手,一字骤然杀到!

  “死!”

  ……

  ……

  荆州城中火光滔天,这时候一道墨色云气忽然突袭而出,仔细望去,却是这云气之中荆叶脚踏七星墨剑,脸色挣扎犹自踟蹰不决,他遥遥回首望了一眼,眸光血红间,他看的格外清晰,那素以白裙的女子以一己之力,纤薄身体悍然面对漫天杀念神力!

  “花儿,对不起!我们不可能在一起,而这件事没有挽回的余地,我只能这样做!你要恨就很我吧,若有来世,我定陪着你不离不弃!”

  荆叶蠕动着嘴唇,眼眸中闪过一抹泪光,他忽的回过头来,神色一凛,像是下定了决心,继而坚定望向城外的那座山,青琊山,燕军驻地!

  就在这时,荆州城外的山道上出现了一支狼骑,为首者高星阁、祁烈是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