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绝世兵王 > 第1935章无法救人

第1935章无法救人

  安娜接到林月媚的电话,就急赶回家。

  但在家里并没有看到林月媚与萧云飞,她不知道萧云飞现在还去了哪里,能去哪里,他身体如此不行了。

  安娜站在屋中央发了一阵呆,忽听后山远远传来嚎声,只听得全身一阵颤栗,一阵寒毛倒竖。

  安娜忽尖叫一声,急往后山赶了过去,当爬到山脚,却又听到那嚎声重起,却是越来越远了。

  自己不可能追得上去。

  安娜只有作罢,她相信萧云飞一定会回来的,因为她相信林月媚的话,只有自己爷爷能救他。

  所以安娜决定去找劳思士,虽然他已外出,但总会回来。

  说什么也要求得爷爷救唐华一次。

  但安娜到了劳思士住宅时,管家告诉他主人并不在家。

  安娜只是点点头就呆坐到客厅,她一直地等。

  爷爷只是开个会,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安娜直等了七个小时,这时她已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也是深夜十一点。

  劳思士回来时,见孙女躺在沙发上,马上想到可能又出了什么事,对管家怒道:“为什么让小姐睡在这里?”

  管家一脸委屈道:“我劝过十数次,可小姐就是不听,说什么也要在这里等您回来。”

  听到声音,安娜知道爷爷回来了,急坐起身,忽地朴到劳思士怀里,哭叫道:“爷爷!你救救他……你救救他。”忽又发觉爷爷却少了一手臂,一时怔住,拉着劳思士空空的衣袖怔怔地出神。

  “爷爷!你这是怎么了?”

  面对安娜的问题,劳思士是无法解释的,因为他从末给安娜说过自己有组织的事,安娜只知道自己是个商人。

  而对安娜说的要他救人,劳思士也是一脸迷惑。他不知道安娜要自己去救谁,在孙女的思维里,自己应该是个商人不是医生又如何救人,她知道了什么?

  “孙女!别激动,爷爷这条手臂是不小心断了的,来!坐下说话。”

  劳思士挥手让家内仆人离开,与安娜在沙发上坐下。

  安娜怔怔地坐到沙发上,爷爷一条手臂不可能说没了就没了,爷爷一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难道林月媚说的没错,爷爷身上有秘密?所以他才能救人!

  不小心就断了一条手臂,这让安娜以及世上最笨的人也无法理解。

  劳思士知道无法解释所以不解释,对安娜再三求问也只是一摇头不答。

  “你到底是要救我的手臂还是救人?”

  安娜才想到唐华的事来。

  “爷爷!他是为救我才遭到人的暗算。”于是将自己屋内如何来了一个异样的人,如何伤了萧云飞的事说了。

  安娜详细地说了那人的模样,劳思士当然立即知道是血族人,他也知道这个唐华是中了感染,但他不知道自己孙女是如何想到自己可以救人的。

  而血族对自己组织的追杀并不是新鲜事,这让劳思士也感觉到事情的危险,因为血族已然知道自己的身份。

  唐华是救自己孙女而受的感染,劳思士当然有心去救,可他却也无能为力。

  “你爷爷救不了他!”

  劳思士叹了一声摇头。

  “不!你一定可以救他,别人说的!”安娜激动的大叫出声说道

  劳思士摸摸安娜头顶,细声问道:“是谁说的?”

  “反正是别人,爷爷你救他,他是为我才会死的。”安娜脸色有些为难,她很清楚不能将真相告诉劳思士,要不然的话肯定会出大问题

  劳思士忽地生怒站起,沉声道:“说!是谁给你说的?”

  “我不说,我才不管,我要你救唐华。”

  安娜死也不说那人是谁,这让劳思士觉得这凡信德市知道自己身份的人可能还有很多,但也可以看出那人并没告诉安娜自己的身份。

  “你快去救他嘛!”安娜使劲摇着劳思士的另一条手臂。

  劳思士只得坐了下来,自己的身份也不可能瞒着安娜一辈子,是时候了。

  不然很多事永远说不清。

  “你爷爷知道你的心情,那人告诉你,我能救唐华,可能是她猜的,你相信爷爷,还是相信外人?”

  这话让安娜无法回答。

  但她不相信林月媚会骗他,安娜潜意识里,是无法相信萧云飞就这样死去,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所以她意识里还是愿意相信林月媚。

  女人无形中容易被感情左右思想。

  看着安娜一脸的委屈,劳思士抚着安娜秀发,缓缓道:“其实!……”

  安娜知道爷爷会说点什么了,不然很多事无法解释,无风不起浪,林月媚决不会找一个毫无救人的法子的爷爷去救唐华。

  “其实!你爷爷知道一个可以救他的法子,但这个法子你爷爷无法去做!”劳思士想了下说道。

  安娜眼神放光,急道:“是什么法子,花多少钱爷爷都愿意是不是?”

  劳思士苦笑,他知道如果说了这个法子,就牵扯太多,以及自己的身份全要说明。

  他也不想瞒了。

  他恨那个告诉安娜秘密的人,给自己找了一堆麻烦,或者这也是应数。

  可他却不知道这人是谁,而且这人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搞清楚,这对自己影响太多。

  “是什么法子,爷爷!你快说啊!”

  “能救他的人在布坦尔镇只是爷爷一个上司!”

  这话让安娜摸不着头脑,名爵爷爷最大,麦克与自己虽名义上管着集团,但爷爷毕竟还在,始终是集团最高管理者。

  “安娜!听你爷爷讲,在世人眼中你爷爷其实可能不是个好人。你可听说宠隆家族?”

  安娜摇摇头。

  “你爷爷其实也是一个组织内人,而宠隆家族是爷爷组织的死敌,这个家族一世都生活在阴暗的黑夜里,他就是血族!爷爷告诉你这些,是爷爷怕以后也会有不测,到时你要自强!”

  安娜对这些似乎早有心理猜想,有了心理准备,看上去并不奇异,只是好奇,缓缓道:“我奶奶也是这个组织内人是不是,而且可能是你上司?”

  劳思士点点头。

  为了安娜以后,也为了这个家,劳思士开始讲自己为何被人认为可以救唐华的原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