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野蛮人 > 第三十九章兽战

第三十九章兽战

  这些猛兽背部锋利尖锐的骨刺几乎是划着,栅栏门的顶部横梁出来的。+,十五个栅栏门,十五头亚龙兽、、、、、、、、、整齐而有序的走出,其中三头,在走出前对着狭长的顶部发出假冒的龙吟,这龙吟声嘶哑中带着一丝丝死亡的气息,让人心里一阵阵颤抖。大概是埋怨在这狭长湿漉漉(尸体被从这里拖走,所以有不少血迹。)的通道里呆的时间太久了,这些亚龙兽还是习惯于在沙漠戈壁等干燥的地段生活,负责引导他们的驯兽师,被活活踩死好几个,尸首在这些亚龙兽鹰爪一样的前足下,被踩成了肉糜,要不是百余个精锐的伊斯特伍德私人侍卫“禁言者”用龙枪对峙,一步步的逼出去,恐怕这场角斗就要出丑了、、、、

  很明显,这十五头亚龙兽是还没驯化的,从背上的骨刺没有被摘除就能看出,波斯帝国的“亚龙骑兵”,要想安上巨大马鞍,真正成为战斗部队,需要把背上的骨刺人工摘除,这个过程很痛苦,但是经过这个过程的亚龙兽会变得异常驯服,对于摘除它骨刺的那个人异常忠诚。

  场内没有清理干净的血腥味,让这些家伙开始不安,不安很快变为暴躁,暴躁就要宣泄,正好此刻情绪高涨,不停嘶吼的观众成了他们的目标。

  一头亚龙兽张开巨大嘴巴,里面牙齿尖锐仿佛一个个小斧子般大小,因为长期吃肉发黄,并且伴随着千百具尸体堆在一起般的恶臭。他们对着观众席,嘶吼,不是长吟这次,是嘶吼,浓稠的唾液,不少喷到了离得最近最前排的观众。其中一个西部人被喷了一头一脸,浓稠的唾液顺着他华丽的蓝色丝绸长袍。向下滴落。

  这个西部人一点不介意,而且对于近在咫尺的亚龙兽没有一丝畏惧,反而将自己身上的大坨唾液,笑嘻嘻的唾沫在周围人身上,引起一阵笑骂和起哄声、、、、、、、、

  伊斯特伍德带着浅浅的笑意,手再次一挥,上百只活蹦乱跳的梅花鹿,被从主席台抛了下去。

  这个高度丢下去,换成别的牲畜估计就会折掉腿。但是梅花鹿不会,这些擅长跳跃的健将们,一落地就一个弹跳缓冲,然后四散跑开,不过没跑离主席台太远,因为对面那些亚龙兽明显带着食肉动物的危险气息、、、、、、让他们不敢靠近。

  “他们要是能像真正的巨龙一样喷火就好了,这样我的客房压力就要少很多!”

  伊斯特伍德与自己左右的四个王子笑着,开着一个残忍但确实挺好笑的玩笑。

  现在奚落城的旅店都客满了,不少来得晚的贵族因为给自己安排的房间规格不符合自己的身份。撒过泼,打过旅店的服务员,很多事件让伊斯特伍德很苦恼。贵族不是那么好伺候的、、、、、、、、

  仿佛十五头巨大的鳄鱼,在湖中发现猎物。四只布满鳞片小短腿,迈着欢快的步子,一步步逼向主席台,这些亚龙兽。走起路来看似笨拙,实则速度不慢,下颚有频率的发出抖动。他们看到了猎物,上百只鲜嫩可口的猎物。

  梅花鹿们在这生死有关的时刻,被激发出了潜能,居然有十几只跳跳上了观众席,因为观众席比主席台矮。

  这下更热闹了,带着佩剑的武将和野蛮人彰显自己的时刻到了,那个坐在美艳精灵主母身旁的野蛮人,率先上前,边走边帅气而利索的拔出腰间马刀,将一只梅花鹿头颅整齐的砍落,而后自腰间拿出一个自带的纯金制造的酒杯,接上满满的一大杯还带着温度的鹿血,用比太阳还耀眼的微笑,半跪在那个美艳的精灵主母面前:“献给你!我的美人儿!”

  那个美艳的精灵主母,看着自己面前这个脸上带着斑斑血迹,但是性感的大男孩,尤其是脸上的微笑,实在让人难以抗拒,她毫不迟疑的吻了上去,而且伸出了自己灵活滑嫩的小舌头、、、、、、、、、、、、、、、、、

  周围的所有人男性,都带着或羡慕,或嫉妒,或看客的态度,注视着这一对儿,这个年轻的野蛮人今晚估计下不了床了、、、、、、

  没有任何的悬念,上百只梅花鹿很快被杀死,不少其实没吃,因为他们已经吃饱了,但还是全都踩死或者当做玩具抛起来摔死,两只亚龙兽,高昂起头颅分别咬住一只梅花鹿的头尾,一甩一扭,分成两段、、、、、、、、

  主席台的伊斯特伍德,一手拿着一块哈密瓜,一手举着一杯葡萄酒,一滴鲜血,以为刚才两只亚龙兽一起撕扯那只梅花鹿而飞溅至他的酒杯里,清脆的一声咚,极其微小,伊斯特伍德的酒杯里荡起层层波纹。

  “给我换一杯,我吃东西的时候最讨厌血腥味儿了!”

  伊斯特伍德,依旧优雅从容的说道。

  一百多只善良的草食性动物——梅花鹿使命完成了,他们的使命就是把十五只亚龙兽吸引到主席台附近,把栅栏门的位置让开、、、、、、、、、、、、、

  这次更加费劲,十五只体态更加壮硕,不应该说是肥硕的猛犸从铁栅栏门慢悠悠的走出,猛犸披着厚实的长毛,长毛下是厚重严实的脂肪,这两层都是为了抵御严寒。

  十五只猛犸整齐的迈出栅栏门,不知是观众的呼声还是风,他们的长毛被齐齐的朝左一吹,仿佛身形也朝左倾斜了一般。

  “感谢波斯帝国皇储——薛西斯王子殿下和维京帝国皇储——那楼来王子殿下,对于这场旷古烁今的竞技的友情赞助,这场不是人与兽的竞技,是大陆两大猛兽的对决!”

  薛西斯和那楼来起身对着周围的人致意,得到了一片夹杂着脏话的赞许声、、、、

  、、、、、、、、、、、、、、、、、、、、、、、、、、、、、、、、、、、、、、、、、、、、、、、、、、、、、、、、、、、、、、、、、、、、、、、、、、、、、、、、、、、、、、、、、、、、、、、、、、、、、、、、、、、、、、、、、、、、、、、、、、、、、、、、、、、、、、、、、、、、、、、、、、、、、、分割线!

  沙漠国度和北部的荒原,都属贫瘠地段,地广人稀,科技落后,所以大陆现在四方制衡的局面出现,沙漠国度和北部的荒原,靠的就是比别人勇武的军队,只能硬碰硬。

  猛犸的性情比亚龙兽明显要温顺许多,进入场内后,开始聚在一起玩耍,对于观众的叫嚣呐喊和丢去的杂物毫不理会,反正也伤不到自己,厚实的脂肪能弹开一切,而且将神经系统隔绝在体内,就算扎破了脂肪,猛犸特殊的生理结构只要不刺破脂肪层,就不会觉得疼、、、、、、、、、

  观众们开始爆出一阵大笑声,而且十分的突然,仿佛有什么突发事件,点燃了他们的笑点,主席台的几位贵宾,顺着笑声看去,也笑了,除了那楼来王子,因为一头猛犸骑在了另一头猛犸身上,开始了最原始的活塞、、运动、、、、、、、、、、嘴里发着猛犸特有的振幅很高,但是并不吓人的叫声、、、、、声音居然和人类**一样有节奏、、、、、

  “不对!不对!这怎么是像是两头公的猛犸、、、、、、、、、、、、”

  离得最近的一个矮人弯腰偏着头,看了下,就指着场内做活塞、、、运动的,“受”那个猛犸大声的嚷嚷道。

  他这一嚷嚷不要紧,好多观众离开自己的座位,跑到前沿,也学着那个矮人的样子,弯腰偏头,看看被骑着的那只猛犸的胯下,果不其然,两只都是公的、、、、、、、、、、、

  只一瞬间,观众再次爆发了无法抑制的哄笑、、、、、、、

  “没想到,这兽也玩龙阳之癖!!!”

  那楼来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了。

  那楼来语气极为不爽的的对着伊斯特伍德道:“别墨迹了,快点开始吧!”

  说完,坐直,整理了下自己华丽的盔甲和衣襟,右手不停地敲打着椅子的扶手。这次两个二世祖——薛西斯和那楼来可是冒着被自己老爸揍死的危险来参加“莫比乌斯”第一次盛典的,而且按照伊斯特伍德的要求,在未经允许的前提下,各自提走了十五只自己国家赖以生存的猛兽坐骑。

  伊斯特伍德耸耸肩,右手高高的举起,衣袖顺着手臂滑下,伊斯特伍德居然在一片嘈杂中,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

  伴随着伊斯特伍德的一个响指,原本整齐站的笔直,立于观众席最前列负责警戒的士兵们,纷纷抽出腰间劲弩,对准那些亚龙兽和猛犸射击,箭矢的顶端很奇怪,灰蒙蒙的不像是金属的光泽,也不像是三角形,是椭圆形,看起来很钝,表面很粗糙凹凸不平、、、、、、(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