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秀色 > 第一百四十五章添妆

第一百四十五章添妆

  青黛已经许久未见王家的人了,看到她们自是欣喜。众人说笑了一阵,祁珍忽然干呕犯恶心,急忙唤了丫鬟将她扶了出去。

  老夫人眼睛一亮,“珍丫头这是……”

  宣氏满脸带笑,“嗯,是害喜。前两日大夫刚刚给看过了,怀上一个月了。”

  小冯氏随声附和道:“啊呀,恭喜恭喜!我们家熙哥媳妇十月生,如今四表少爷也要当爹了,三姑娘又定了亲。今年还真是个大喜之年,好事连连。”

  提起王陶,老夫人和宣氏两人齐齐看了小冯氏一眼,转头又去看青黛,见她神色如常,丝毫没有这个消息而表现出异样来,看样子是真的放下了。

  青黛察觉到两位长辈的目光,笑了笑,“不知道表哥和表嫂会给我添个外甥还是外甥女呢?”

  青黛的话让原本有些怪异尴尬的气氛缓和了许多,在她看来,小冯氏不过是被算计了一把,折了银钱,心上不爽,所以逞口舌之利想让她心里不痛快罢了。

  小冯氏见目的没达成,暗自撇撇嘴,没再搭腔。

  曾氏也是通透人,听了青黛话,忙笑着回说:“芳华一直嚷嚷着要个弟弟,我盼着四弟妹这胎生个儿子,也好让那丫头遂了心愿。”

  青黛和曾氏一问一答间,祁珍回来了,正听着众人议论自己,羞赧之后不由偷睃了眼青黛。

  青黛朝她微微一笑,转头对宣氏说:“舅母,许久没见四表嫂了,能不能将您宝贝媳妇借我一会儿?”

  宣氏也想两人等早些放下心结,笑着说:“去吧去吧,你们俩小姊妹好好说说话。”

  青黛走到祁珍跟前拉上她的手,“走,去我院子里坐坐。”

  梧桐树荫下,洒落一地迷离的光斑。

  祁珍看着光影下青黛的侧脸,轻声道:“青黛,恭喜你!”

  青黛拉着珍珠的手,“谢谢!”

  两人沿着小路漫步,就像曾经在祁园里漫步交换心事一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我以为会是郁世子,没想到兜兜转转最后会是华少将军抱得美人归!现在满上京城传的都是你们俩的事,都说原来不让美人近身的华少将军转性了,亲自跪求皇上赐婚,说你是天上有地下无的绝世大美人才能降服咱们的玉面杀将。”

  或许是为青黛找到了好归宿高兴,祁珍不再像刚成亲那会儿,每次面对青黛总是有些愧疚,显得局促不安。

  “都要当娘的人了,还这么口没遮拦!回头我得给小表哥说说,让他好好管管你。”青黛嗔怪道。

  祁珍笑了,仿佛回到了过去,压在心里许久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看着祁珍如释重负的真心笑容,青黛也回以一笑,“不过,这样才像大珍珠,我还是喜欢你这样,敢笑肆意畅快。”

  两人手握着手,相视而笑,原本存在于两个好朋友之间那道隔膜淡了许多。

  “说起来,还是咱们家青黛魅力大。我原本以为华少将军那个长相,该是个四处惹桃花的人物,没想到却是个专情的主儿,巴巴为了你跑去请旨赐婚,呵呵!”

  祁珍回头打量了眼青黛,见她脸上没有露出小女儿的娇羞之色,还道她对这婚事不满意,“莫不是不乐意嫁给他?”

  青黛转了转手里的梧桐叶,摇了摇头,“我本就没什么想嫁的人,虽说那厮有时候着实可恶点,不过看在他一片诚心想娶我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吧!”

  祁珍捂着嘴轻笑,“当真?我看你也是个口是心非的主儿。不过,看你有了着落,我心里也放心了。你和亭嘉以后是一家人了,我串门倒是不用两头跑。话说回来,我听外边有人传,说你那婆婆不满意这门亲事。”

  青黛曾远远看过那位公主娘娘一眼,心里也明白,以公主那样高傲的性子八成是不同意她这样普通的官家小姐做儿媳妇,只不过九娘娘我行我素,瞒天过海给办了,等进了门还不知道要给自己找什么麻烦。不过难伺候的领导以前不也伺候过,等见了人再说吧。就算有华韶彦的承诺,有些事却不是他一个大男人好插手的。

  青黛不禁抚了抚额头,“事已至此,走一步算一步了。毕竟我嫁人的是她儿子,也不是她。”

  祁珍许久未打卡的话匣子又开了,絮絮叨叨地跟青黛说了些忠毅侯府的家事,只盼着能对青黛以后有些用处。

  青黛自知祁珍的心意,边听边点头,心里默默地记下了。

  两人不知不觉地走到了春意院。青黛唤了祁珍进屋休息,吩咐丫鬟去准备茶点。

  祁珍躺在青藤摇椅上,青黛伸手放在祁珍的肚子上,轻轻抚了抚她的小腹,“瞧你刚才那样子,怀着他很辛苦吧?”

  “不辛苦!等你有了孩子,你就会知道,那感觉很美好。”祁珍笑了,许是怀孕初期害喜的关系,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憔悴,但眼底绽放出的母性的光辉却是温柔如水。

  孩子?青黛愣了愣,想想以后要跟华韶彦那厮生孩子,脸一热,嗫嚅道:“这婚都还没结呢……再说了,我还小,要生孩子等过几年再说吧。倒是你平日里别在屋里闷着,多出来走动走动,记得要多笑笑,这样生出来的孩子才会像你一样爱笑。”

  祁珍低头闷笑,“华少将军年纪不小了,人又霸道,他会同意你不早点要孩子?”

  “不同意也得同意。”青黛轻哼着,“这事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听着青黛信誓旦旦,祁珍笑容更胜,“不过,他那么千辛万苦地把你骗回家,想来应该会听你的。”

  青黛没好气地瞪了祁珍一眼懒得理她。祁珍没在意,唤了贴身丫鬟拿了只锦盒过来,递给青黛,“喏,拿着,我给你的新婚贺礼,东西不多,莫要嫌弃。”

  青黛打开来一看,一副全套金镶宝的头面,分量不轻。青黛满意地点点头,“这分量足,万一哪天过不下去了,拿去当铺能换不少银子,知我者珍珠也!”

  祁珍无奈地笑了笑,“你个钱精,华少将军的银子以后都归你管,你哪里会到当首饰的地步。”

  青黛谢过祁珍,让丫鬟把东西收好了。

  王家人走后没几天,青莲也回来了一趟,除了来给青黛道贺的,顺便送了添妆之礼。方家求亲的事,青黛知道青莲在里面出了不少力,自然没什么好脸色,淡淡地道了声:“没能遂了二姐的心愿,还真是遗憾。难为二姐有心来送礼,妹妹在此谢过!”

  “妹妹,说哪里话。”青莲自然知道青黛指的是上次方家之事,厚着脸皮赔笑道,“如今嫁了好人家,咱们一家子跟着面上有光,日后姐姐们若有难处,还望妹妹帮衬帮衬。”

  此时,青莲心中对青黛是又恨又妒,人比人气死人,自己拼死最后落得个侍妾身份,虽说锦衣玉食,但怎么比的上青黛嫁了侯府嫡子,想到曾经惊鸿一瞥,暗恨那么俊美的人会为了青黛去求旨赐婚。方纪也是无能,自己给他制造的机会都没把握住。

  “二姐嫁的是齐王世子,未来的齐王,就算是侍妾,那也是世子爷的枕边人,地位不同一般。哪里会需要妹妹帮衬!”青黛笑了笑,压低声音又说了一句,“莫不是因为华韶彦与齐王世子关系非同寻常,二姐怕我说走了嘴,让世子知道你参合到方家的事里去?”

  青莲脸色大变,原本她是看在青黛未来夫婿与李玦乃是至交好友,想借青黛的势在齐王府往上爬,没想到青黛竟然会发现了当日之事与自己有关?这怎么可能?自己不过就是在她面前提了一句,她哪里会有什么证据?

  “三妹说什么,二姐怎么听不懂?莫不是听了什么闲话误会了二姐?二姐当日说话有些不中听,不过我也是好意,想提醒妹妹。”

  青黛看着青莲略有些发白的脸,心中颇有几分快意,“是吗?那真是谢谢二姐的好意。日后若有机会,妹妹定当厚报!”

  青莲心虚,不敢再继续套近乎,忙起身告辞:“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离成亲还有好些个月,若三妹有什么需要姐姐帮忙的,只管派人去王府说一声。”

  青莲一走,杏花冲着门外冷哼道:“二姑娘以前没按好像,这会儿看您要高嫁了,没事跑回来献殷勤。她这送的礼我看您还是别收了,趁早找个地方扔了,免得心里添堵。”

  青黛拿起盒子里躺着的翡翠镯子对着光仔细打量了半晌,“别,我跟她有嫌隙,又没跟钱有仇。这么好的镯子扔了多可惜,能值几百两银子呢!看来,二姐这回下了血本想跟我和好。”

  青黛忽然想起了另外一桩事,撇撇嘴,“二姐买通人让方纪去朱雀大街的事,他既然都查了个清楚,那李玦会不会也知晓了?二姐,你自求多福……”

  自青莲那次落荒而逃后,过了没多久,就从齐王府传出青莲争宠与其他姬妾起了冲突被禁足。

  青黛听过没多大反应,心中暗道,九娘娘那厮果然还是告诉李玦了。想起他在信里写的那句“成亲前,你受得委屈我会帮你讨回来……”,心中一暖,看来这厮护短这点还是可取的。

  转眼便是年底,这是青黛出阁前在上官府过的最后一个年,所以从腊月里她就搬到荣禧堂去陪老夫人,好好陪老人家说说话。这一住就是二个月,到了二月快出阁前几日,青黛才搬回了春意院,等待她重生后最重要的人生大事的到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