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魏野仙踪 > 第518章一叶凌涛斩鼋鼍(九)

第518章一叶凌涛斩鼋鼍(九)

  一道折叠跃迁的光柱之中,魏野纵然硬拼了那邪神一剑,尽管因此而脱出了对方精神世界的笼罩,然而此刻看去,却是全身都留下了暗伤,血水止不住地从嘴角流溢出来。

  在折叠跃迁的星界光路中,仙术士朝着渐渐远离的两个时空对接口望去,只看到被强行铆接在一起的两个时空,由于失去了原本的亚空间隧道,正在彼此脱离。

  正确地说,就算以那个章鱼脑袋邪神的精神力,一次性地连接两个不同能级的时空,也是一件非常吃力的事情。从能量守恒的角度来说,一个初步进入魔法文明的时空,与一个不管是武学还是魔法都被限制在了相当粗浅层面的时空,原本就不在一个能级上。

  当它们彼此接触,就像真空瓶突然接触到了外部空气,相对低位的空间会主动地将高位时空中的事物吞吸进去。

  这种现象出现的时候,往往就导致了各种非自主穿越事件。但总的说来,总是高位世界的住民朝着低位世界坠落居多。

  但这类时空错位造成的非自主穿越事件,因为两个时空交错而产生的虫洞往往在瞬息之间就彻底塌缩,所以只是局限于个体之上。所以相对肉身穿越现象,反倒是灵魂穿越更常见一些。

  但是从魏野这个星界冒险者的角度看去,随着那头邪神临时构建的亚空间隧道崩溃,两个时空交错而去的瞬间,却有一个小小的碎片,脱离了那个魔法世界的位置,朝着另一个时空融合而去。

  仙术士望着那片渐渐融入武侠世界的时空碎片,不由得喃喃地叹息道:“这次麻烦大条了……”

  ……

  ………

  “当然麻烦大条了,叔叔!买家具可以买到家里收到LHG的罚单,顺道制造了一起时空天灾,我简直怀疑阿叔你身上自带厄运光环!”

  依然是满屋子空荡荡毫无一物、野花野草到处恣意盛开的魏家大院里,魏野和何茗老老实实地坐在石墩上,由着司马铃挥舞着那张新鲜出炉的冒险者罚单。

  等着自家丫头气消了了些,魏野才终于举手解释道:“LHG发来的只是一份履行星界冒险者义务的任务通知单,严格说来,又不让咱们家赔钱,只是将这次不小心出现的时空天灾后续手尾处置干净而已。再说了,由于你叔叔我,星界之门数据库又获得了一个此前未被开发过的魔法文明时空的时空坐标,LHG嘉奖还来不及呢……”

  “但是嘉奖前,总要叔叔你把捅出的漏子收拾好吧?一个时空碎片,往小了说,起码也是一座要塞的规模,往大里去,说不定直接把一个魔法王国投送到紫禁城里。倒是方便,也不用红花会、天地会反清复明了,大家手拉着手一起去当亡国奴。这种纰漏,叔叔你一个人收拾得起来吗?”

  “大不了我和老魏并肩上去,把这些入侵者都处理干净不就完了?”

  何茗的发言才起了个头,在司马铃的注视下,顿时就没了下文:“我就是这么一说……”

  “要只是绞杀外来的穿越者倒是容易,但是咱们行事哪有这么简单?”魏野接过那张任务通知单,叹了口气,“LHG认为,对于这个清中叶的时空而言,融合进入的异时空碎片可以说是引导这个时空抬升进化的最好素材。比起冒险者们辛辛苦苦地降临各种时空点,打怪种田、开国立朝,辛苦耕耘上几十上百年才能得到些提升一个世界能级的机会,像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小概率事件,LHG怎么可能放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只是维护原时空一成不变的未来道路,那还要星界冒险者做啥?”

  “说得没错啊,要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观察着不同时空点那缓慢甚至一成不变的社会体制,还要我们星界冒险者干啥?”

  魏家大院的院墙之外,有人顺着仙术士的话,就这么接了一嗓子。

  身为一家之主,魏野眉一挑,随即扬声送至墙外:“墙外窃听,可算不得君子。是哪位有心人,不嫌弃寒家清贫,便请进来用一杯淡茶如何?”

  屋主已然邀客,这接话接得极为自来熟的人双手扳着墙头,就这么很没形象地出现在了仙术士面前:“魏道友你好客,那李某便却之不恭了。”

  这位不速之客头戴一顶边角都磨开线的瓦蓝方巾,身上裹着一件竹布直裰,爬起墙头也是颤颤巍巍地,还不忘朝着后面摆手:“这位小哥,这位小哥,我真的不是什么坏人,犯不着你用弩箭对着我。”

  这人看起来四十来岁,一副落魄江湖的穷酸老童生打扮,面相更是平庸得丢进人堆就等闲找不出来。

  可这人一露面,倒是何茗先叫了起来:“李叔!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说着,何茗已经跑到墙下,单手一托就将这老童生移到了墙下,不由分说地拖着他站到魏野面前:“老魏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和甘姐的李老前辈,大号李介生!李叔,这是——”

  “知道知道,赫赫有名的大汉征西将军、凉州牧魏使君不是?作为太平帖的专利拥有者,在《星晷之眼》上也发表过论文,这些我全都知道。至于拐跑了我们太平道的重要战力给自己干私活儿的事情,看在大家都是老相识的份上,我也就不追究啦。”

  李介生笑得和气热络,魏野却是丝毫不吃这一套,一摆手道:“上次阿茗配合魏某阵斩贺兰公,在你们太平道里也是攒了不少荣誉假的,要用这荣誉假跟着魏某出来探险,也是他的自由。我倒是不知道,以创造太平之世作为宗旨的冒险者互助组织‘太平道’,什么时候成了黑煤窑了,还带限制成员自由的?”

  魏野这一通抢白,李介生只是摆摆手:“言重了,言重了,这次老李我上门,绝对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只是想问一问,您魏使君接下来LHG对雪山飞狐世界进行疏导提升的任务,要不要我们太平道的援助?”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