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三国之五帝争霸 > 第二章系统

第二章系统

  九江郡领钟离,阴陵等十四县,两县相接,疫情饥患亦是相似无异,民愈艰辛,山中禽鸟同样乏食少水,于是常有山狐野狼等猛兽从山林奔出,择人而噬,吞食尸肉,于是道路之上,残骸腐骨随处可见。

  钟离去阴陵仅有一条大路,两侧榆杨经数遭饥民啃食早已只剩森白之干,其上仅余稀疏枝干,于这初夏之际,却生不出半点芽儿来。树下不时可见亡者骸骨,有的缺臂腿,有的则胸腹内脏器已被不知名的野兽掏得零散落在体外。

  往日康庄之路,如今却变森然鬼蜮,添腹之物断绝,势必成为了死亡之途,饥民跨县觅食,见此之状,也不在从此经过,如今已是无半点人烟。

  路外之侧灌木林中忽的想起轻浅的窸窣之声,只见一只灰色的狐狸小心翼翼地露出头来,暗淡的眸子闪烁着饥饿的幽光,向残骸腐肉之处周围环境凝视了片刻,见无人影或其他野兽,便迫不及待奔跃而去,尖齿狠狠地撕咬在残余地腐骨之上。

  “哧”,灰狐从腐骨上试图啃噬了几次,发现已无半点血肉,便龇牙小声呜咽而叫。随后转头望了望那些尚存的布满蛆虫与蚊蝇的腐烂脏肉,那是已不知经历多少饕餮饿兽进食后残余之物。

  灰狐舔舐了一点腐肉后最终选择了放弃,进食这些高度腐败的烂肉最终只会使它距死亡更近。

  灰狐最终无可奈何的缓步在枯败的林干之间继续细细寻找,试图发觉幸运遗留尚未完全腐败的尸体。

  “呜呜”,一声饱含喜意之声从灰狐口中发出。贪婪之光泛于灰狐的眸子中,正倒影着一具新鲜的‘尸体’。肤肉上没有一点腐败之相,不同于那些饿殍尸身,血肉充斥着这具身体,仿佛天赐之物一般。灰狐快速地向‘尸体’奔腾跃去,贪婪,饥渴的回眸早早望向了最鲜美的大腿部,张口奋力咬去。

  “啊”,一声惨叫从‘尸体’口中发出。强壮的左臂下意识地向撕扯自己身体的野兽猛然击去,一只大手犹如携雷霆万钧之势,将灰狐狠狠抽到了十余步开外,剧烈地疼痛使得灰狐直接昏迷了过去。

  “朕,这是在哪里?”,‘尸体’醒来,望着这森然鬼蜮之地,只觉场景莫名有些熟悉,像极了当年受戒皇觉寺后,乞食化缘所见的一幕幕。

  “朕已死,犹在梦中?”,‘尸体’只觉脑中混沌未清,明明自己已横扫天下,北灭蒙元,建千古未有之帝业,号为洪武。最终苍然白发病卧龙床之上,行将就死。

  “蝶梦庄周?亦或是我?”,朱元璋怔立了半晌,感受着被野兽撕咬腿部而裂开的伤口上传来的阵阵之痛,以及这一副气血壮生的年轻身躯充斥着的力量,最终仰天而笑。

  “真也罢,梦也罢,我本淮右布衣,天下于我何加焉?既曾取得,何妨重头再来”。

  朱元璋豪迈一笑,向四周望去,只见不远处一只灰狐犹在抽搐,想来刚才就是这孽畜咬在自己腿上,不由眼中泛出一丝狠色。朱元璋大步走上前去,一手将其轻松拎起。‘咔嚓’一声,双手使力,已将灰狐的脖颈折断开来。

  “这浑身气力,比起壕州参军之时尤胜数筹。也不知如今是何年岁,莫不得去皇觉寺一遭?”,将狐尸搭在肩头,朱元璋不由思索了起来,此路他心中似有印象,离皇觉寺亦不远,眼下之景还是先寻一容身之地,再作打算。

  朱元璋起身而走,凭记忆向皇觉寺方向而行,走了两日,不见一点人烟踪影,饥渴了便饮食狐尸血肉,凭记忆终寻到了皇觉寺当初所在。

  朱元璋望着当初寺庙所在,只见密林满布,灌丛无数之地上,哪有什么皇觉寺,连半缕人烟亦不曾有。

  “莫非当真只是黄粱一梦?今夕又是何年?”,似是而非之景,矛盾之感萦绕心头,朱元璋不由顿生沮丧之感,烦躁蹲坐在地上,试图静下心来细细思考。

  忽然一阵灼热之感在胸前燃起,皮肤被灼,疼痛难当。朱元璋急忙解开衣衫,发现乃是一块白龙玉佩作祟。此玉乃是当年道门龙虎山所献,言曰:乃是帝皇之所配。朱元璋于是带在胸前,少有离身。此玉晶莹如雪,上有白龙盘踞,栩栩如生,却暗无玉泽,如今却熠熠生辉,龙相活现欲出,灼热之力则漫腾似火。朱元璋举玉而观,只觉周身百骸如同置于炉中。

  “帝名,朱元璋,建洪武之业。身份已证明,系统开启”。一声无悲无喜冷漠之音传入朱元璋脑海。

  “我是朱元璋,驱逐鞑虏,北灭蒙元,并非幻梦?你又是何妖物?我为何在此?”,朱元璋听到此言,心中惊异,疑虑,忌惮之感不断涌现,连连问道。

  “我既是系统,洪武霸业著录史册,并非幻梦。你寿元已尽,故移身此地”,又是那道声音回应入脑海。

  “我真的已经死了么?”,朱元璋闻听此言,心中生出寂寥落寞之感,尘归尘,土归土,千秋帝业也与他没了干系,却唯独亲情割舍不能,脑海里不由想起了诸王长孙的面容,晋王聪慧,燕王英武,周王慈仁。还有心中最放心不下的长孙允炆。

  “帝名:明惠帝朱允炆,明太祖丧后即皇帝位,在位四年,明成祖朱棣靖难举事,夺其位,自焚于宫院中”。

  “孽障!孽障安敢如此!!”,朱元璋闻听此言,胸中之火滔天而起,心中又因闻听孙儿在自己死后四年既被逼自焚而死,悲戚不已,睚眦欲裂与泣涕交加充斥在面容之上。

  “警告!警告!宿主情绪波动异常,有强烈欲望召唤亲子朱棣,鉴于宿主身份为白衣,无法执行,无法执行”,系统之音再次传入脑海。

  “如何可唤来朱棣,我必亲手毙了这逆子!”,朱元璋闻听此言,愤然问道。

  “皇帝位可自由召唤相关武将与亲属,亲属仅限两代之内。诸侯位可随机召唤十名,州牧可召唤五名,郡守三名;县令一名;武将类似,同级不刷新人数。每隔半年随机随地召唤附体一名武将或亲属,征服外族之域可一次性随机召唤五名”,系统解释道。

  “如你所说,若剿灭汉末诸侯,重收河山,朕亦有了一次重新抉择的机会?”朱元璋听闻此言后思索片刻,消化信息之后,亦有所得。

  “宿主如此理解亦可”,系统回应道。

  “今夕又是何年?”,沉顿片刻后朱元璋问道。

  “后汉光和六年”。

  “宵小蝼蚁之徒,妄称英雄,安配与朕为敌?此方天地间,朕且许它一个日月重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