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如果还能这样爱你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想念是会呼吸的痛

第三百五十五章 想念是会呼吸的痛

  6周承说:小清,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不想失去你。

  我摇头,眼眶红的厉害。

  6周承眼睛比我还红,看上去特别委屈,老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是不是要跟那个姓秦的好?

  我心想老娘跟谁好关你屁事,可看到他红红的眼睛,到底还是不忍心。

  没有。

  我就知道。

  6周承用力摇晃我的肩膀,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我却不明白他到底在高兴什么?

  就算不是他也会有别人,6周承,我说过不会等你。这下应该笑不出来了。

  我看着6周承,看着他眼睛里的喜悦被茫然替代,脸上的表情很是受伤。

  他松开我的肩膀,垂头丧气的坐在一边。

  我会把手链找回来的。

  找回来也没用,你找回来一次我就扔一次!

  那我离开6家

  没人让你这样做!我有些火大的去推他,脚下一滑就把人给扑倒了。

  这么近的看着他的脸,我的心跳开始紊乱。

  是不是我做什么都没用?你不要我了?

  是!

  眼泪就是这个时候掉下来的,顺着两鬓滑落,看得我心口一阵阵抽痛。

  该死!

  我捶了一下床铺,起身要走,被他从身后抱住。

  别走,我不让你走,说好不离开我的!

  哽咽的声音,几乎抽走我身体里全部的力气。

  转过身,看着那张帅气依旧的脸,瞳孔里的人,几乎要被莫大的悲伤淹没,身体里仿佛有一团火在四处流窜。

  那一瞬脑子空白一片,狠的将他推倒在床上,低头就吻了上去。

  谁说只有男人会冲动?

  女人在心爱的男人面前,偶尔也会失控,就像现在的我,感情最终战胜了理智。

  什么分手快乐,什么老死不相往来,什么爱你不爱你,统统见鬼去吧!

  事后,我被他抱在怀里,听他哼出了昨天那歌的旋律。

  这歌6周承没听过,哼了几句就哼不下去了,问我这是什么歌?

  想念是会呼吸的痛,它活在我身上所有角落,哼你爱的歌会痛,看你的信会痛,连沉默也痛。

  6周承拿着手机,黯哑的嗓音念出歌词,带着历经劫难的苦涩。

  他把手机放到一边,拿过床头柜上的皮夹,从里面抽出一张破破烂烂的便签纸。

  为什么说它破破烂烂?

  因为这张纸是被透明胶粘起来的,显然曾经被人五马分尸过。

  失去虽然痛苦,可失而复得后再失去,已经不是痛苦两个字能概括的了,想念是会呼吸的痛,呵,这歌词可真贴切。

  残破的便签上,是我熟悉的字迹,落笔一个‘清’字,是我离开酒店时留下的。

  那时我以为我们以后不会再有什么交集,所以才会那么潇洒的写下‘我走了’三个字,没想到他把那张纸保留了下来。

  找不到你的那段日子,我就每天拿出来看看,想着你写这封信时的心情,那天你穿着漂亮的礼服,不顾我的臭脸对我死缠烂打,那么反常我却没看出来。

  6周承将惨不忍睹的便签纸攥在手心,我以为你是来炫耀的,没想到你会用这种方式跟我告别,你改了密码,注销了手机卡,从我的世界里消失的干干净净,只留下这么一张纸。

  说到这里,他垂眸看我,我去陈家找你,他们说你出国深造了,我不信,我不信你会丢下孩子不管,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

  你是怎么知道我去新疆的?虽然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可我还是很想知道。

  顺着6周承的视线,我看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当即一摇头,不可能,他们不可能泄露我的行踪。

  是我自己查到的。

  6周承把便签纸放回去,从抽屉里拿出一沓a4纸,我接过来一看,居然是短信往来记录。

  我知道你肯定会联系姓程的,所以让人查了他的电话记录,经过排查后确定,这个没有实名制的号码是你的。

  我有些恼怒的把纸扔到一边,然后你就开始监视我?

  6周承没有否认,我找人黑了你的手机,打开你手机的定位系统,远程绑定了定位软件,以便随时掌握你的行踪。

  所以才能在我一回来就找上门,还有昨天晚上在‘火树银花’,我根本没有打过电话给他。

  你凭什么监视我的行踪?你这是违法的知不知道!

  我把手机拿过来,想找到他说的那个软件,可黑客手段太高明,翻了半天都没找到,气的我手直哆嗦。

  这个地方是不能待了,我胡乱把衣服穿上,拿手机的时候,突然想起他说的那个定位软件,干脆也不要了。

  此时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一天没吃东西的人浑身软,下楼的时候绊了一下,差点没从楼梯上摔下去。

  6周承披着睡袍追过来,不理会我的抗议,直接抱起来就往回走。

  你累了,好好休息一下,我打电话叫外卖。

  我确实有些累了,被他塞回被子里的时候,眼皮开始变重,却还死命撑着不肯闭上。

  6周承吻了吻我的眉心,将我拉到怀里轻轻拍着,睡吧!我在这里陪你。

  我已经有些撑不住了,迷迷瞪瞪间突然想起一件事,脑子瞬间就清醒了。

  你是怎么找到手链的?

  喀纳斯封山了,这个季节没什么游客,找不到车上山,我多花了些钱找了个原住民,碰巧他妻子来送饭,手上戴着你的手链。

  怎么可能?我明明把埋在喀纳斯湖边了。

  你埋手链的时候被他看到了,你走后他把东西挖了出来,送给了他的妻子。

  你是说亚里坤?我有些不敢相信。

  或许亚里坤只是好意,见我拿着铲子出去怕我出事,后来见我鬼鬼祟祟埋了东西,就偷偷挖了出来,转送给自己妻子。

  原来这就是事情的真相,我还以为暗地里有一双眼睛在监视我。

  解了心里的疑惑之后,再也抵挡不住困倦来袭,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到下午三点,6周承不在房间,手机也不在,不用说,肯定被某人拿走了。

  喵

  一月从贵妃榻上跳下来,一个飞跃跳到床上,傲娇的冲我摇尾巴。

  我把它抱过来问,你爹呢?

  一月‘喵’的回应着,从我怀里钻了出去爪子拼命挠门。

  没过多久它爹就来了,开门把喵抱起来,顺手丢到外面,然后把门重新关上。

  醒了?

  6周承走进衣帽间,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我的衣服,脏衣服我拿去洗了,穿这个可以吗?

  都是我的衣服,有什么可以不可以的?

  我接过衣服就开始穿,6周承赖在旁边不走,眼睛直往我身上瞄,外卖都已经冷了,出去吃吧!

  你自己去吃吧!

  我换好衣服就往外走,6周承跟在后面问,你去哪儿?

  还能去哪儿,当然是回家了。

  走到客厅,看到自己的包在沙上,手机也在旁边的茶几上,太好了,这下连口舌都不用费了。

  我拿过手机想订票,却现包里的东西少了,‘火树银花’的会员卡,还有我的身份证。

  我把包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都没有找到这两样东西,会员卡也就罢了,身份证却是至关重要的,没了它我怎么取票啊!

  会不会是昨天在‘火树银花’的时候丢的?

  我想给秦子墨打电话,6周承走过来拿走手机,不用找了,身份证在我这里。

  我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拿眼珠子狠狠瞪他,还给我。

  6周承自然是不肯的,一脸坦然的看着我说:我会给你,但不是现在!

  你有病啊!那是我的东西!

  我伸手去摸6周承的口袋,却被他顺势拉到怀里抱住,我们的事解决之前,你哪里都别想去。

  什么叫‘我们的事解决之前’,我们的事早就解决了好吗?

  我气的跳脚,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再一看客厅餐厅里,我临走时遮尘的白布全都不翼而飞了。

  不要告诉我你住在这里。

  看到6周承默认的态度,我真的气飞了,花了一千万买的,连锁和密码都换了,结果还是没能防住。

  你这是非法入侵住宅,信不信我去派出所告你?

  6周承对此毫不担心,拉着我的手腕朝餐厅走去,外面冷了,我怕你醒了肚子饿,就给你煮了一碗面。

  煮面?

  谁?

  6周承吗?

  这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居然会煮面?该不会下毒了吧!

  我被拉到餐桌前,看着面前那碗番茄鸡蛋面,里面居然还有几根青菜。

  6周承把筷子塞到我手里,温柔的嘱咐着,昨天喝那么多酒,胃里肯定不舒服,先吃点东西垫垫。

  我听话的吃了一口,才现这碗面真是6周承做的,这个卖相,这个味道,绝对不可能是外面买回来的。

  真没想过有一天,居然能吃到6大爷亲手煮的面,这在以前是我想都不敢想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