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转世圣人都市之旅 > 第22章行动开始

第22章行动开始

  天福小区是南山市比较早的一批小区,距离现在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当年在城里算得上非常高大上的六层小板楼如今已经成了落后的象征——现在的小区,还有哪里是没有电梯楼的?

  小区陈旧,住的人自然就不会太多,南山市的外来人口有限,只有辖下的几个区县会有人进城来找工作或是做买卖,这些人囊中羞涩,租不起太好的房子,所以像天福小区这样的地方就成了他们的最爱。

  午夜零点之后,天福小区早已是一片黑灯瞎火,忙了一天的人们已经安然入睡,小区里静悄悄的一片,偶尔有一两只野猫蹿过,带起轻微的响动,很快也会平静下来。

  赵思东如同影子一般避开了小区外面形同虚设的摄像头,轻若无重的翻过了低矮的院墙,在小区里来回走了一圈,很快确定了目标的位置。

  “三单元六零一,就是这里了。”抬头看看表面呈灰黑色的水泥楼体,赵思东没有多想,蹂身而上,顺着一根小腿粗的排水管向上爬,三两下就爬到了六零一的阳台外面。伸手搭在阳台边缘,微微一用力,身体已翻了进去,落地无声。

  还好这种比较旧的小区阳台通常都是没有被封住的,要不然他想进去还得费上一番手脚才行。

  轻轻推了推褪色的木门,门上从里面别上的。不过这难不倒赵思东,他用手掌贴在门铨处,掌心劲力微吐,只听门后传来极其轻微的嚓嚓声,随即门板一动,可以打开了。

  “我这开门入户的手艺真不赖。”赵思东暗暗自我赞了一个,闪身进了房门,随手将门重新插上。

  事先就从柳青峰那里知道,这套房子平时没有人住,只是用来存放某些东西的‘仓库’罢了,所以他并不怕惊动里面的人,大摇大摆的拉上窗帘,打开了房间里的灯。

  从阳台进来,就是一间卧室,不过这间卧室里空荡荡的,只有一把老旧的木椅和一张钢化玻璃的茶几,茶几上扔着一个堆满了烟蒂的烟灰缸,还有几个用过的一次性杯子。从茶几上的灰尘来看,这里最少有一两个星期没人来打扫过了。

  摇摇头拉开房门,外面是一个小小的通道,左侧是卫生间,右侧是厨房。

  “这是哪个奇葩设计的房子,厨房对着厕所,也不怕做出来的菜沾上臭味儿…;…;”

  随口吐槽了一句,赵思东走进了客厅里,在客厅的另一侧,还有一间卧室。

  看看跟刚才那间卧室差不多空荡的客厅,他连检查的欲-望都没有,直接推门走进了另一间卧室。

  一进房间,他就笑了。

  这间卧室明显内容就要丰富得多,不单是有床,有桌,有柜子,甚至还有几个落满了灰尘的保险箱摞在一起。

  很显然,这里应该会有所收获。

  不紧不慢的在各处翻找了一阵,找到现金软妹币六百三十万,全是崭新的票子一扎一扎的推在床下的一口行李箱里;现金花旗币六十五万,同样堆在一口行李箱里;蒜头金条十八根,用一只黑色塑料口袋裹着塞在抽屉里;房产证二十七本,用几个牛皮档案袋分别装着放在柜子里;企业股份证明九份,同样用牛皮档案袋装着放在柜子里…;…;

  粗略统计了一下,这里的东西加起来都快破千万了!

  不过,赵思东并没有开心的感觉,因为他真正需要的东西,还没有找到。

  “那东西会在哪里呢?”

  重新将卧室搜查了一遍,赵思东特意察看了一下墙壁、天花板和地板,没有发现哪里有暗格什么的。

  “难道东西不在这里?”他皱眉走出卧室,在客厅里四处也检查了一番,最后又回到开始那间卧室检查,还是没有发现。

  “奇怪了…;…;明明说是在这里的,怎么会没有呢,难道被人带走了?”他站在空荡的客厅里喃喃自语:“不过这也说不通啊,不可能前脚才打听到消息,后脚就有人来拿走,再说房间里也没有最近被人动过的迹象,一定是我遗漏了什么!”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向着旁边的小通道望去,似乎想到了什么,快步走了过去。

  厨房和卫生间,这两个地方还没有搜!

  一头钻进到处是油腻的厨房,赵思东强忍着恶心仔细检查着,好在厨房里虽然比较油腻,却没有多少东西,很快就被翻了个底朝天,什么也没有发现。

  既然厨房里也没有,那么…;…;

  他将目光投向了对面的卫生间,大步走了过去。

  片刻之后,赵思东黑着脸走了出来。

  “他玛的,这怎么可能,居然什么也没找到!”连马桶的水箱里都没放过,然而搜索的结果仍然令他失望。

  苦笑了一声,难道堂堂的赵大天尊第一次出马,就要以失败而告终吗?虽然搜到了一笔不小的财物,但这不是他来的目的,想要钱,他只需要跟母亲说一声,要多少钱没有啊?

  恨恨的一拳砸在门框边上,赵思东忽然一怔,再次抬起拳头,轻轻在刚才砸到的地方敲了敲。

  笃笃…;…;

  “嗯?这声音有问题!”

  有了新发现,他也顾不上再沮丧,沿着刚才敲过的地方四下里摸索了一阵,却发现并没有暗格的入口,略一思索,他恍然大悟,轻轻的拉开了房门向外看去。

  只见外面的楼道里漆黑一片,对门也没有动静。

  运起真气于双耳仔细倾听了一阵,确定对门也没有人住之后,赵思东这才松了一口气,闪身来到门外,一眼就看到刚才他发现有问题的那块墙壁外面,赫然钉着一个落满灰尘的破旧报箱。

  仔细检查了一番,他终于发现了端倪——这个报箱其实不是钉在墙上,而是挂在一块与墙壁同色的木板上的!

  轻轻的将报箱取下,露出了后面的木板,在木板的上方有一个小小的锁孔。

  没有钥匙,这难不倒他,后天大圆满的真气已经可以送出体外,模拟出不同的形状。

  没费多大力气,木板上的锁就被打开了。

  木板的后面,是一个一尺方面的空洞,里面的空间并不算大,只能放下两本薄薄的笔记本。

  伸手将笔记本取出翻了翻,赵思东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快速而无声将一切都还原,他闪身回到屋里,找来一条床单将搜出来的现金和金条等打了个大大的包裹,单手拎着来到阳台上。重新利用外放的真气将房门的门铨插上之后,赵思东便如一只大鸟般从六楼的阳台上跃了下去。

  在空中连续两个空翻之后,稳稳的落地,手上拎着几十斤重的东西丝毫没有影响他的身法。

  抬头望向空无一人的三单元六零一房,赵思东挑了挑嘴角,转身没入到黑暗之中。

  …;…;

  整整一个晚上,赵思东连续走了六个小区,除了最后一个小区是新建成的之外,其他都是和天福小区一样的老旧小区。所以他的行动并没有遇到什么障碍,这一夜下来,他搜到了大量的财物,其中光是现金就超过了两千万之多,更不用提金条、玉石、钻石等物品。如果要加上他搜出来的那些房产证和企业股权证明等,这一晚上的收获就将近一个亿了!

  当然,对他来说,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不值得一提,倒是手头拿到的十几个充作账簿的笔记本才是最为关键的。

  因为这些笔记本上面,记录着南山市几位高官在背地里所做的一些钱权交易、权色交易,一旦披露出来,足以引发一场南山市的官场大地震!

  这几位高官,有的是跟他老爹赵汉升政见不合,不同派系的政敌,有的是两不相帮的中立派,甚至还有赵系自己的官员!

  躺在自己的床上,赵思东没有半点睡意,经过一番思考,他决定将这些东西交到父亲手上,因为这东西在父亲的手上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果。

  至于说东西的来源,他就只能谎称是有人扔在自家门口的,反正现在他每天早上都会很早就起床出门锻炼。

  至于这个借口会不会因此而连累到在市-委大院站岗巡逻的那些武警官兵,他就没有考虑了。反正这件事又不是什么坏事,了不起就是被上级骂一顿罢了,不痛不痒的。

  考虑好了之后,他闭上双眼,开始调息运功,恢复一下晚上所消耗掉的真气。

  …;…;

  天亮之后,赵思东按照计划起身出门去锻炼,回来的时候,顺手将一个装着十几本账簿的塑料袋扔在了茶几上,然后一脸奇怪的对已经起床的父亲说,这是他在门口捡到的。

  赵汉升不经意的打开看了几眼之后,神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仔细询问了一番赵思东,是否看到放置这个塑料袋的人。

  赵思东自然是摇头否认,脸上的表情非常逼真、到位。

  好在赵汉升并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而是径直拿起塑料袋走进了自己的书房…;…;

  见此情景,赵思东也就松了一口气,他相信父亲在仕途上混了这么久,应该知道该怎么利用这些东西达到利益最大化。

  那么接下来,他要做的事就是继续和平时一样的生活,以免让人产生怀疑,把这件事牵扯到自己的头上。

  打电话约了肖军等人一起去打台球,渡过了一上午的时光。

  中午在一家饭店大搓了一顿,饭后众人都知道他要去会佳人,便纷纷作鸟兽散。

  来到孙茜茜的楼下拨通电话,不出所料又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在家,没用两分钟时间,一身简单打扮的少女就雀跃着出现在他面前。

  这是她离开华夏前的倒数第三天,两人昨天就计划好了,要去南山市郊区一起爬山。

  其实对于孙茜茜来说,去哪里玩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能和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就足够了。

  若不是担心自己会把持不住,她甚至不愿意出去玩,而是想和赵思东一起待在家里看看电视,说说情话…;…;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赵思东放下了其他的所有事情,专心的陪着孙茜茜,要不就是去逛街,要不就是去周边游玩,差不多一整天都腻在一起。

  然而离别的日子终究还是到来了。

  第四天一大早,赵思东吃过早餐就驱车来到孙茜茜家的楼下。这一次他没有再在楼下等候,而是拎着一袋水果和一盒营养品上楼,敲响了她家的房门。

  “小伙子,你找谁呀?”一个中年女人打开门看了他一眼问道。

  赵思东一眼就看出,这是孙茜茜的母亲,因为她除了年龄大一些,脸上略有一些皱纹,五官和身材几乎和孙茜茜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他微笑着答道:“早上好,阿姨,我是茜茜的同学,我叫赵思东,听说她今天要走,特意过来送送她。”

  孙母闻言,上下打量了他几眼,脸上笑开花,侧身让开房门说道:“原来你就是小赵啊,快请进,快请进。我家茜茜可没少在家里提起过你的名字,怎么样,最近父母都还好吧?”

  这话就纯粹是没话找话了,堂堂市一把手好不好,每天晚上看看电视台的南山新闻就知道了。

  虽然有些腹诽,不过毕竟是孙茜茜的母亲,赵思东还是很得体的应答了几句。

  进门之后,他将袋子递过去,“阿姨,第一次来家里,也不知带点什么好,应随便拿了点水果和营养品,还望阿姨不要嫌弃。”

  孙茜接过之后,连连道:“不会不会,你人来就好了,还带什么礼物,真是让你破费了。来,小赵,这边坐,我去叫茜茜,这死丫头明知道今天要出发,这会儿了都还没起床,让你看笑话了。”

  赵思东微微一笑,没有答话,走到沙发前坐下。

  电视柜的旁边放着两只硕大的行李箱,显然这是提早就收拾好的行李。看着这两只箱子,赵思东不由得开始想象起孙茜茜吃力的拖着箱子在路上行走的样子…;…;不过他也知道,走的时候有人送,到了花旗国那边,自然也会有人接,倒是用不着少女自己拖着箱子。

  没坐多久,少女带着一股香风就扑了过来。顾虑到父母都在家,她倒是没像往常一样直接扑到赵思东的怀里,而是在他身前站住,歪着脑袋嗔道:“都是你这家伙不好,来得这么早,害我都没睡够就被老妈给拖起来了!”

  赵思东嘿嘿一笑,习惯性的抬手刮了刮她的小瑶鼻,“要睡一会儿在车上可以睡,上了飞机也可以睡,到花旗国要十来个小时呢,有的是你睡觉的机会。现在还是先洗漱一下,吃点早餐吧。”

  这时孙母也走了出来,笑道:“就是,你看人家小赵多勤快,一早就过来送你,你倒好,跟个公主似的还要赖床,快去洗脸刷牙,妈给你熬了最爱喝的玉米粥呢。”

  孙茜茜朝着赵思东皱了皱鼻子,做了个鬼脸,然后蹦蹦跳跳的钻进了卫生间开始洗漱。

  “来,小赵,先坐一会儿,喝点水。”孙母这时又泡了一杯茶端过来,赵思东赶紧接过,放在了茶几上。

  坐下之后,孙母开始不断提出各种问题,赵思东暗暗自嘲,这应该算是未来的丈母娘在探自己的底了吧。

  两人正一问一答间,房门一响,孙茜茜的父亲从外面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一袋热气腾腾的包子。一见坐在沙发上的赵思东,倒是没有吃惊的意思,反而很温和的朝他笑了笑。

  孙母一见丈夫回来,赶紧介绍道:“老孙,这是茜茜的同学,就是叫赵思东的那个,知道咱们家茜茜今天要走,特意一大早过来送她,还带了礼物过来呢。”

  孙父将手中的包子递给妻子,自己则搓了搓手走过来,向着早已站起身的赵思东伸出了右手,“欢迎你啊,小赵,这是第一次来吧,就当自己家里一样,别客气!”

  赵思东心中暗笑,自己可不是第一次来,真正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不但夺了你女儿的初吻,吃了她的小乳猪,还差点儿把她整个儿都给吃掉呢…;…;

  若是他敢把这话说出来,只怕等着他的就不是欢迎,而是拳头和棍子了,哪怕知道他是市一把手的儿子也是一样。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