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我的炼丹生涯为何这么累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一脸无奈的看了一眼宋吉,这家伙,是在强行卖萌吗?

  “我先继续融合这个灵魂玉牌。”和周晨道了一声,萧辰便继续开始往玉牌内注入灵力。

  不知道是因为何种原因,在玉牌塞满灵力以后,留下灵魂烙印的时候,灵力居然莫名的消失了。

  自然,烙印也无法留下来。

  如此反复几次后,或许是察觉到了萧辰对于灵魂玉牌的棘手,周晨忍不住开口道,“要不,我先给你一个身份玉牌?待你什么时候灵魂玉牌融合好了,再还于我。”

  周晨这些年行走于地球,自然是由许多身份的。和那些普通修真者伪装伪造的身份玉牌,周晨的身份玉牌是由德光尊者亲手伪造的。

  大乘期修士伪造的身份玉牌,即使是同为大乘期修士,也很难发现,而且即便发现,也大抵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管身份玉牌如何,反正灵魂玉牌时一定要弄好的。在问天宗外门弟子时期还好,进入内门弟子以后,万一,落入绝境,也可以通过灵魂玉牌发出求救讯息。”周晨看到萧辰眼神里面的疑惑,解释道。

  “就这些,你自己随意挑。”周晨双手一抚,数块小孩巴掌大小的玉牌浮出,背面或是雕刻着花朵,或是雕刻着草木,精美觉罗。

  一个人的身份玉牌,是最能体现一个人各种讯息的东西,所有的宗门的入门测试第一步就是检测身份玉牌。

  譬如问天宗,只需要身家清白就行。

  而百草宗和器宗,则要求祖上是医学世家或者世世代代都是打铁的。

  亦或者是血宗,要求穷凶恶极,或者是背负着血海深仇。

  如此总总,反正都是通过身份玉牌甄别的,它记录了一个人一生之中大大小小的各种事迹。而背面的雕刻,一般也就是本命灵草,这个灵草的模样是会随着修为和各个阶段形态的改变而改变。

  而这些不同的雕刻上的,自然也就代表伪装的身份不同的修为和本命灵草。

  只可惜,上面无论是娇艳欲滴的花朵,还是苍翠逼人的各色草叶,以及上面画的巍峨的古木。

  但是,萧辰压根不知道自己的本命灵草长什么样子呀,知道根长什么样子算吗?

  对了,源草。

  是这个名字吧?系统,查看我的状态。

  “天道系统

  宿主:萧辰

  修炼等级:初阶炼丹士

  状态:被低阶源草寄生手掌中(修复中),被命运之线绑定中

  目标:

  生存。

  寻找记忆。

  任务:

  协助叶警官找出真凶。完成度25%

  协助叶警官找出杀害江雅的真凶。(已完成。)

  协助叶警官找出杀害沈柯的真凶。(待完成。)

  ???

  ???

  临时目标:

  1通过问天宗入门测试。”

  确实是源草,只是状态变成了修复中。想起之前在灵舟上“看”到的绿色光点。萧辰仿佛明白了什么。

  而任务,萧辰皱了皱眉,四个杀人案吗?

  那么,那个沈柯,就是曾经敌视着看着我的人之一吗?

  但是,周晨不是已经说提供了充足的证据,已经破案了么。

  “这些身份玉牌,你随便给我挑选一个草的吧,我的本命灵草是源草。”先把这些疑惑埋在了心底,还是优先解决眼前的事情。

  “源草?”周晨一怔,他却是有心理准备,毕竟哪个随便哪个人,哪个不是精挑细选融合的灵草,甚至为了融合时候的顺利,时间充裕的人甚至会选择自己培育。

  而他却没有想到,萧辰竟然会选择源草!

  源草是什么。

  是亿万年前就存在于地球上的一种草,它吸收地核里面的灵力,利用率属于高等,因为刚刚好满足他的生存。而速度,却属于低等,因为它吸收的实在是太少了,也太慢了。

  一颗最下等的野草生存需要多少灵力?

  哪怕是练气修士,修炼时,一呼一吸之间获取的灵力,也比源草吸收一天的灵气多得多。

  甚至由于源草的特性,修士往往无法吸收超过自身修为的灵力囤积在丹田。哪怕是修炼了那些可以扮猪吃老虎的功法。

  哪怕之前有心里准备,此刻也不由得心神荡漾了一下。

  “那就用这个吧,水灵株。”水灵株比源草等级略高,但任就属于低等灵草,是最新杂交出来的灵草,特点是水属性亲和力极好高,很容易觉醒出水属性神经的符文。而灵气吸收效率,也属于低级灵草中中等的层级。

  周晨递给萧辰的玉牌,是一块雕刻着一株有三片叶子,中间托着一枚水珠的灵草,也就是水灵株。

  萧辰接过后,微微一丝灵力探出,却是接受到了一段这样的讯息。

  “姓名:云昊

  性别:男

  出生日期:仙临历2988年3月15日

  家庭:…

  人生经历:…”

  家庭写的很详细,他祖上的渊源,一生中经历的大大小小的事。

  甚至有一段,可能因为太过于平凡没有记载,但是当灵识集中起来时,却又可以看到了。或许用看到不太恰当,因为那段平凡的过程是以一种画面的形式直接呈现在脑海中。

  甚至可以多角度,拉近拉远的观看,而拉近了以后,甚至可以直接倾听到他的心声。

  不过仅仅只是看了一部分就没有继续了解下去了。

  大概是因为这个身份玉牌仅仅只是为了掩饰身份,一切都很寻常。

  “是云昊的身份玉牌吗?”看到那个玉牌,宋吉好奇的凑到萧辰旁边瞅了瞅。

  “不知道。”周晨冷漠的撇了一眼宋吉,眼中赫然充斥着七分的冰冷和三分的警告。

  幸而是此刻的萧辰全神贯注的研究着这块可能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属于自己的身份玉牌,并没有注意他两的对话。

  “那我的身份玉牌呢?”宋吉仿佛没有看到周晨眼里的冷色和警告,大大咧咧的问道。

  “神识注入灵魂玉牌里面,告诉他衍生出一个身份玉牌来就可以了。”哪怕脸上尽是冷色,嘴里还是详细的告诉了宋吉这一切。

  宋吉微微一试以后,手中便出现了一块淡粉色的玉牌,正面是一片光滑,反面却是雕刻着一朵极其妖艳的牡丹花。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