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剑有待 > 第十一章洛阳城里秋风,公子白出冰原

第十一章洛阳城里秋风,公子白出冰原

  镇魉江,钓银鱼。

  老人垂钓五日而后返。

  镇魉江边,老人一袭蓑衣斗笠带水,手中竹竿钓线沾露。

  老人鼻翼耸动了一阵,有些无奈地伸出颇有些干枯的右手,一把抓住那顽劣停在自己鼻尖的飞虫,定睛看了看,一口吞入腹中。

  “这些日子天天吃鱼,这牙都没怎么活动,唉,可别锈了去。”说罢,老人扛起那支竹竿,反身往尺琼峰走去。

  “世人就是这样,吃惯了太平饭,就开始想着要你争我抢喽!”老人走七步,第一步较之秦方的一步七尺还有些距离:五尺,第二步便是三丈远,第三步则是七丈。

  一方竹屋印入眼中。

  老人把竹竿挂在一株古树之上,背着不小的鱼篓就往竹屋里走。

  着紫衣的中年男子和貌美妇人一见连忙躬身,头也不敢抬地道:“老祖宗。”

  “诶。”老人平淡应了一句,走进后院开始起火做饭。

  “老祖宗,如今庆国公被陛下拉下了马,那柴长陵身边的大红人右击将军也被迫赴北地领死,其余的小鱼小虾已经不再是我吕家对手,为何不借此机会跟陛下言明?如此一来,我吕家岂不是可以青云直上,直入那煌煌殿陛?”中年人抬头看了一眼形容枯槁眼神昏沉的老祖宗,示意美妇直起身来。

  老人仿佛对比充耳不闻,头也不抬地问了句:“说完了?”

  “是的。”中年男子颇有些胆战心惊地答道。

  “说完了就跟老头子我喝几杯。老头子这没有永安那边的大鱼大肉、海味山珍,只有些鱼肉野味。希望入得了你的眼。”

  中年人心中一跳,嘴唇颤抖地说不敢如此。

  “唉。”老人抬头看了看天色,嘴里嘀咕着:“起风喽,风大喽!”

  ————

  洛阳城内繁华依旧。当年有个姓左的文人,立下鸿鹄大志说要写出天底下最好的辞赋,要扬名天下,却被一众辞赋大家当作笑谈。

  笑话,你一个毫无根基的野路子文人,如何在这众生争鸣的大汉写出一番天下?!不是每个人都能鲤鱼跃龙门、一步平青云的!哪怕你酒香还怕巷子深!

  只不过,到最后姓左的文人真拿出一篇《三都赋》来了,却让当时所谓辞赋大家哑口无言。一时间人们争相传抄,洛阳纸贵,便是这般。

  满地梧桐叶乱飞之中,有黑衣乘风而来。

  “这洛阳城,还真配得上这‘神都’二字。”秦方踢走了身旁飘飞而来的不知名的硕大黄叶,眼神略有茫然。

  前世的自己,打小开始就是爹娘心里的乖宝,师长眼前的栋梁。生于山沟沟里,却不得不听着爹娘的唠叨一心往大城市里钻。好不容易读了个大学,虽然不是那种极为一流的大学,那也是还能在自家亲戚跟前吹嘘一番的,这下倒好,一个不小心就到了这鬼地方,这么多书算是白读了。

  “俗话说好,读书人还是喜欢纸上谈兵,说不得还不如现在来得实在。”秦方抖了抖身后的硕大书箱,抬腿向一家酒楼走去。

  “宜香居”素来生意红火,如今秋风打紧起来,这酒楼的生意却是更为蒸蒸日上,众人到此也就图那么一个玩意,宜香居的秘制老鸭。

  这老鸭取的是上了年份的老鸭子,不肥不腻。拔毛去掉肚子里的内脏,用盐腌过了,再浸入宜香居自家香料里,可谓人间一大美味。

  食客们不都图这一口老鸭么,呦,那鸭肉,劲道弹香,连骨头都是酥香满溢,怎能不让这些桌上老饕日思夜想?

  几个店小二今天是忙疯了,小林更是累了一身的汗,在这天凉好个秋的时候,还真不应景。

  眼下正送走一碗秘制老鸭煲子,正要靠着柜台歇歇,却不料又来了个黑衣公子哥,瞧那模样,真真是比那些娘们都俊呐!

  小林心里一抖,强行振奋了精神,小跑着迎了过去。掌柜的可说了,咱店子大,生意火,靠的就是这些衣食父母。哪怕以后做到永安城了,也不能怠慢了人家!

  “这位公子,您是吃老鸭呢还是鸭脖?吃老鸭您大可先喝些茶水耐着性子等会,用不了多久的。”小林看着这位风度不凡的黑衣公子哥,就感觉在抬头看着一座山,这眼神一来二去,脑门上就就流出了冷汗。

  “我找人,戴竹引。”秦方粗看了一眼这小厮,开门见山道。

  “原来是戴老爷的贵客!戴老爷在天字甲号房,来来来,您楼上请!”小林连忙点头哈腰,引着秦方就往二楼楼梯走去,送到楼梯口便止步。

  “谢了。”

  “小的应该的。”小林胆战心惊地接住黑衣公子抛过来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