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剑有待 > 第十三章心宽如袖

第十三章心宽如袖

  秦方发誓从未见过眼前这般人。

  那稚童头上扎的双髻用红线捆着,额前还有一小撮乌黑头发,一身布衣整洁熨贴,鼓囊囊的腮帮子甚至还有两片酡红。

  稚童提竹马,看得出来做工十分粗糙,这小儿却也十分高兴。然而让秦方真正胆寒的,却是那小家伙身后身形木然如僵尸一般的一袭黄衫。

  “黄连……”秦方的身躯在诡异的威压之下,开始微微发颤。

  那稚童每走一步,秦方便觉心口被一方铁锤重重敲打一下,稚童五步,秦方便开始口鼻溢血。

  时间停止。

  秦方略微有些模糊地感觉到,身旁的行人未曾有过任何动作,甚至连远处升起的炊烟、近处酒馆里从手脚笨的伙计手中倾倒而出高汤也都停在空中。此时此刻,秦方心中只有两个字:

  天人!

  得,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秦方手指艰难弯曲,正想要伸手叩响书箱,一阵巨力从胸口传来,秦方身形倒飞而出,直直撞在那逐阳城最好的风月之地——拂袖宫最顶上的一颗三人合抱粗的金珠之上,给直接撞了个带着硕大方块的人形大坑。

  稚童十分顽皮地一拍那竹马的一截尾巴,身形便腾空而起,直奔胸口已深深塌陷的秦方而去!

  “来啊,大哥哥一起玩啊!呵呵。”稚童浮身空中,伸出左手朝秦方虚空一抓。

  秦方被这面容喜庆的稚童一手扔到逐阳城大街之上,连带着三四人被波及,一齐陷入地面。

  身后是满坑鲜血,秦方被抓过的右腿毫无知觉,委顿无力。

  “咚,咚,咚”

  三声叩在书箱之上,一剑惊天而出,在空中一阵盘旋,直直刺向自远处浮空而来的稚童。

  “时间不多了,不跟你玩了。”那稚童高声说道,右手两指夹住杀鹿,似乎是疑惑于为何没有将这不识好歹的长剑给折断,轻轻咦了一声。

  稚童怒盛,一把将杀鹿剑甩出,直接刺向那今日必死之人。

  秦方眼珠充血,似乎是呆滞了一般,看着这杀过人却从未杀鹿的杀鹿剑电射而至。

  心中只是遗憾:本公子这一世就这么交代了?!

  人群之中,一袭黑袍狂奔而出。

  黑袍老者将干瘦的手臂伸出,杀鹿被同样两指夹住。

  “李家老儿,这对小辈动手可不合你这大真人的身份呐。”黑袍老者口中如刀兵摩擦,缓缓松开杀鹿,任其自然跌落在地,老者踏出一步。

  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陡然出现,一如漫天玻璃碎裂开来。

  这老者右手一指,眼看着稚童原本就做工不精的竹马便寸寸碎裂开来。老者再一指,那稚童胸口素净衣裳碎开一个大洞。

  稚童怒哼一声,顷刻间,连带倒在大坑之中生死不知的秦方,三人皆消散于无形。

  路上行人抬腿一步,疑惑自己好像绊到了什么,连忙低头一看。

  一滩碎烂的红色。

  接下来便是此起彼伏满街的惊叫惨叫声。

  ————

  秦方迷迷糊糊之中,却好似羽化登仙了一般,身形拔地而起直上万丈楼。遥望东方,一抹鱼肚白。

  此天此地此人间,只剩下接踵而至的那一抹浅薄紫色。

  秦方一时头痛欲裂,浑身黑气升腾而起,将他整个人都给吞了进去。

  “呃啊!”整个竹屋之中突然出现一声极为惨烈的尖叫。

  正在凝神煎药的老头儿听到了心中一跳,连忙打起快步,朝着这几日都未曾一关的竹门一跃而入。

  秦方眉心黑气愈发深重,腾腾然有透体而出的架势。

  老头儿见此状况心情沉重,眼神闪烁之间叹道:“好重的死气。”

  “恩公丢下这么个担子,还真不是一般的重呐!”老头儿从袖管之中捉出一个小布包,置于掌心摊开。

  九根银针,一根金针。

  针是纤细入微到头发般丝毫大,老头儿抽出三根银针,抬手间眼神炙热。

  “老伙计们,要不是恩公,怕是要把你们带进黄泥地里去了喽!”老头儿自言自语过后,三针渐次扎下。

  黑气渐止,三针震颤不停。

  “好了,煎药去。这气数之类的,实在不是我这个蹩脚医师所能对抗的啊。”老头儿悠然出门,从后院拾了些干柴,又慢悠悠走到小火炉旁边凝神煎药。

  竹床上满身夹板的秦方神情终于安详下来,仿佛丝毫不知刚被那十针老头儿给从鬼门关拉了一把。

  ————

  止戈亭中,束发长髯的六国文士仍旧品茶,独臂的安南王仍旧吃蟹。

  一袭黑袍掠入止戈亭中。

  “戴公,救下来了。”黑袍老者缓缓站定,刀兵摩擦般地道。

  “多谢李兄。……这辈子能让剑道魁首李无锋动手的,这世上还真没几个,算是小方有福。”戴笙起身作揖道了声谢,紧拧成“川”字的剑眉终于舒展开。

  “途经洛阳,便与小方见了一面。死士之中最为敏感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