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铜雀楼 > 第十九章临危不惧

第十九章临危不惧

  “恐怕要让洛总镖头失望了!”

  七公子淡然道,他抚平衣角上的褶皱,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原本想撵了他们四人出去,可长夜漫漫他又刚醒,不如当做醒资聊以慰藉。

  从头到尾他听来,这故事也太俗套,栽赃诬陷的手段倒还算高明。只是这浩浩江湖上有人有胆量算计他七公子,还如此巧立名目,看来也是别费一番心思!

  可是,这人怕是算计错了人!

  七公子轻哼出声,一身风华从苍白的脸上拂过,勾在嘴角,眼尾冷意潺潺。

  手可摘星辰!看来当日留下他那另外一条胳膊是错的了,七公子想起那刺耳的讥笑,褴褛身姿藏在他身后,一条烂胳膊曾搭在他肩头。

  是了,除了路千星,还无人近过他身。

  “既然七公子不交出镖箱,就休怪我等不客气!”洛长安君子坦荡荡,一恩一仇算的清清楚楚。

  “大哥,别跟他废话,拆了这铜雀楼,自然就能拿到镖箱!”贺长钦迫不及待道。须臾,破空之声瞬间划破凝重的气氛,只见他轻柔身姿化作一条柔韧而狠厉的黑影,毒蛇般冲向七公子劈头而去。那条黑影刚开始只是柔软的一道,片刻间,黑影欺到七公子身前顿时化作千万条,织出一张弥天黑网,将七公子所有退路封住。

  瞧清楚,才看出贺长钦手中确是一扇天丝甲。天丝甲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利器,虽看上去不过两尺有余的一根寻常铁棍,也瞧不出有多威力无比,可这天丝甲手柄处有一处机关,进攻时只需旋转摁下,这根不起眼的铁棍就会瞬间将幻化成一张弥天大网,每根金丝线上嵌入毒针,一旦将人裹住,必定粉身碎骨。而天丝甲由天丝跟金线促成,宛如人身上的贴身护甲,坚硬无比刀枪不入,才得来天丝甲的名头。

  只听青栀喝道:“公子小心!”

  哗啦一声,手中九节鞭已当空挥出,臂中力道十足,九节鞭长驱直入朝贺长钦手腕击去。

  贺长钦刚刚看到九节鞭倒刺的厉害,顿时身影巨晃,一手执天丝甲,腾出一手还击青栀九节鞭。

  洛长安屈长风江长令陈庄四人遂手持武器加入斗中去,且不管什么以男欺女以多欺少。

  青栀大惊,猝然之间,一柄青铜弯钩自她脚下劈来,一柄利斧迎住她手中九节鞭借势缠住,屈长风手中一带,她手中一松,九节鞭差点脱手而去。

  青栀骇然变色,九节鞭虽厉害,可她手中力道却抵不过对面缠住她的屈长风,他手中一双板斧牢牢将她困住,叫她左右不能挣出。而脚下又一对青铜弯钩步步紧逼,似要钩住她一双腿。几招下来,她顿感吃力,忽觉手中力道放松,对面屈长风拧斧放开九节鞭,转缠为斩。

  九节鞭又重回手中,青栀哪里敢怠慢片刻,一手持鞭,足下生风,身形突变,凌空跃起抽出腰间软剑,瞬时手腕连挽,数朵剑花隔在千丝甲与七公子面前,形成一道屏障。屏障外,千丝甲突发毒针,钉钉钉,仿似数万根毒针齐发,射向端坐于堂上的七公子,一副静谧如画即将射成一张筛网。

  “公子,快走!”青栀焦急喊道,飞身挡住他前面,手中软剑一片挥舞,拦截毒针。

  七公子置若罔闻,他一副娇弱身躯能退到哪里去,况且眼前这四人招招阴辣狠毒,坐实了要取他性命给童泊报仇。他不想躲,也懒得躲!

  眼见青栀体力透支,一敌五能打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七公子有些赞许,眉眼含着一抹极淡的笑意。

  笑意还未褪去,陈庄一柄断刀罩头劈下!

  青栀来不及侧身,眸中闪过断刀狰狞地面孔,印出她一脸煞白。她喉咙想要叫出来,想伸手去推七公子,可是,一敌五,她分身乏术。

  “拿命来!”陈庄大吼一声,如蛟龙出海如猛虎出山,断刀上仅剩那只铃铛震地铛铛作响。

  阴风席卷,灯台油灯直吹地一边倒,投到七公子身上一个破碎的倒影。炉子里的火苗炸炸烈烈,无数火星子飞出,又悄无声息地泯灭于清冷黑夜。

  随着陈庄一声大喊,洛长安四人也加入战中,钩斧锏甲刀,包围住一袭白衣的七公子。

  青栀顾不得其他,一鞭一剑,贴身护在七公子跟前,一双眸子似曾未有过的担忧。七公子迟迟不出手,万一,万一这五人当真取了他性命该做如何?转念一想,这五人千真万确是要七公子性命,给那什么劳什子童镖头报仇。

  千钧一发,洛长安手中青铜弯钩突然静止停在距离七公子半寸衣袂间,其他人也顺势停住手中动作,只等洛长安发话。五人如约好一般,前一分钟势如破竹直取他性命,后一秒却戛然而止,仿若前面那一连窜发狠地动作只是吓唬吓唬他。

  可这戏做的太足了!

  青栀看向眼前五人,双手拧鞭,软剑已收回腰间,蹙着秀眉等着他们下一步动作。

  半晌。

  “果然是七公子!”洛长安翻身退出一丈远,冷声道,却难藏其中赞赏。

  “洛总镖头过谦了!”七公子轻抚桌上茶壶,云淡风轻道。手中却早已暗运功力,双腿之下的地板上,更是暗藏玄机。他只是试了一试,即便铤而走险,他还是选择了试一试。倘若刚刚这五人当真要取他性命报仇,他也定然不会坐以待毙。他长椅足下的地板上,每块暗板都各藏玄机,他只需踩中椅下的那块,他整个人连着长椅会在转眼间一同消失于大堂之上。而青栀,这五人要的是他的命,自然不会难为她。

  报仇的幌子外人看来是如此,可他是铜雀楼的七公子。没那份气魄胆量,不足以携铜雀楼落座临安城,突现江湖!

  “洛总镖头是否可以归还在下之物了!”七公子还惦记着他的令牌,那块令牌于旁人毫无意义,可于他于铜雀楼,却至关重要。令牌上的七字是他后来着手雕刻上去的,那原本只是一块普通的秦铁。

  “那七公子可否归还镖箱?”洛长安将话题抛回,童泊死不足惜,可生意往来信誉才是最为重要。况且,他还收取了一大份定金,如果违约,就是有十个长安镖局,他也赔不起。

  “洛总镖头还是不相信在下的话!”七公子回眸道,眼中清冷。

  “人证物证俱在,恕洛某实在不能相信。”洛长安心中也猜出七八分,可嘴上丝毫不退让。

  思索片刻,七公子从椅上站起漫步到火炉旁,抬手伸到火炉边取暖,看穿却不说穿。只道:“既然人证物证俱在,在下帮洛总镖头找出来也是无妨!”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