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灵异实录 > 第二章金坛

第二章金坛

  刘福祥,跟我爷爷同一个村,是我爷爷的朋友,我管他叫祥叔公,现已不在人世。

  祥叔公年轻时是出了名的混,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种。以下所要讲述的便是发生在其身上的一件事。

  话说有一回,祥叔公自个儿到山上的林子砍柴。

  想必大家都知道,那个年代的农村还没有热水器太阳能这种高档货,所以每家每户洗澡用的水,饮用的水还有煮饭做菜都需要自己烧,而柴就成了必不可少的能源,山上的林子最多,柴的质量也好。

  扯远了,饶回来。祥叔公背着砍柴用的工具,走到半山腰就来了尿意,寻思着找个地方解决,放眼望去,远处几个摆放整齐的金坛格外醒目。

  金坛就是装死人骸骨的坛子,在农村见到金坛实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般人遇上了也就是草草地拜拜就跑,生怕摊上个不好惹的主。

  然而祥叔公却异于常人,偏不信邪,做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行为,他竟然在金坛上撒了泡尿!从这一举动可以看出,这货绝对缺心眼。

  之后怪事就发生了,祥叔公正卖力地砍柴,突然间一股寒意袭来,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要知道,眼下是吴牛喘月,流金砾石的七月盛夏,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才对。四周还时不时传来乌鸦的叫声,而且祥叔公总觉得身后有双眼睛盯着他看,盯得他心底直发毛。忙活了不到五分钟,祥叔公额头上便冒出了豆大的汗点,手脚开始哆嗦,紧接着头晕目眩,全身的力气像被抽走了似的。

  平时自己干一个下午的活都不带一点毛病的,祥叔公意识到不对劲,但并没有与金坛联系起来,草草地收拾准备下山。

  奇怪的是,祥叔公费了好大力气竟走不出这个林子,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回到了原点,还隐约听见有人呼唤他的名字。祥叔公早就听闻过山中的邪门事,只是不曾想自己也有今天。幸好自己有解决的法子--骂街。祥叔公使出了吃奶的劲,把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一遍。一番折腾后,才总算是“守得林开见路明”。祥叔公一路狂奔,一路上磕磕绊绊,不知摔了多少个“狗吃屎”。

  这里给大家科普一下,祥叔公遇到的就是所谓的“鬼打墙”,相信大部分人就算没经历过也听说过,“鬼打墙”算是发生概率最高的灵异事件了,荒山野岭尤其多。在这教给大家破解“鬼打墙”的法子,即使倒霉撞上了,也不用慌。

  祥叔公所采用的骂街,就是“壮自己气势,灭他人威风。”两军交战,你弱,他就强,他强,你就要更强。最重要的是不能自乱阵脚,怕也要跪着把逼装完,强装镇定,在气势上吓死他。

  如果你是个斯文人,不会骂街,不怕,我们还有第二个法子--吐唾液(吐口水)。唾液其实是我们人体的琼浆玉露,作用可大了。就好比观音菩萨手中的玉净瓶里的仙脂露,能够消除一切妖魔鬼怪,净化世间一切邪恶污秽。那效果自然是杠杠滴,试了还想试。

  要是被吓得唾液分泌系统受阻没有口水怎么办,没关系,我们还有杀手锏,撒一泡新鲜滚热辣的尿,这是最为激烈也是最有效的方法。此招一出,天地日月必为之失色。要知道,尿对那些玩意来说就相当于我们的强硫酸,撒上去,“兹兹兹……”,那酸爽,你懂得,生命值肯定得大幅度往下掉。

  如果你已经怂了,被吓得一脸懵逼怎么办,莫着急莫着急。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什么都不做,一个字“等”。在原地坐等到天亮,要是你开心,睡上一觉都没问题。公鸡打鸣,天亮了,一切鬼魅也就逃之夭夭了。而且这是最保险和最安全的办法。

  又扯远了,读者朋友们息怒,不要打我。

  回到住所,祥叔公像死人一样摊在床上,这一觉睡得一点也不踏实,梦中他被无数个金坛里一层外一层地包围着,金坛断断续续发出诡异的笑声:“胆敢冒犯我,我要让你永无安宁之日!啊哈哈哈哈哈哈。”

  祥叔公被恶梦惊醒,已是次日清晨,准备洗漱一番,一照镜子,竟发现自己的嘴巴歪了!最让人想不通的是,祥叔公的脸颊无端端多了两道红艳艳的巴掌印,清晰可见,而且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痛。这着实狠狠地吓了他一跳,把昨晚的梦完全抛诸脑后,这货不是缺心眼,简直是没心眼。

  从此,祥叔公多了个绰号“歪嘴祥”。

  如果你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那你就错了。次日半夜,祥叔公准备脱衣就寝,突然,屋内响起了敲门声。

  门一开,外边站着一个大美人胚子,身穿血红色淡绛纱衫,与这黑夜格格不入,脸上薄施脂粉,似乎要滴出水来,淡淡的眉毛一轩,红红的嘴唇一撅,散发着诱人的气味,一对玉足轻轻地贴在地面,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出淤泥不染,手中紫藤花色的纱巾拂过祥叔公的脸,身上的每一部位无不是在挑战祥叔公的大脑,看得祥叔公心里直痒痒。

  祥叔公此时正值壮年,还没讨上老婆呢,哪能禁得起这般诱惑。美人嘴上妩媚地言说着:“来呀,来呀,过来呀……”,食指稍稍一勾,祥叔公被眼前的美人迷得神魂颠倒,血脉贲张,像被勾魂似地尾随着,怕是连老爸姓什么都不记得了,随时准备饿狼扑食,恨不得把她融到自己的身体里。

  没走几步,祥叔公突然被布满青苔的石阶滑倒,原本平坦无碍的道路和美人瞬间消失了,左眼冷不防地撞上了棱角分明的石头,血流不止。

  祥叔公在一声鬼哭狼嚎中痛晕了过去。天亮才被人发现,连忙把他送到诊所包扎。

  这里忘了提,这石阶是通往祥叔公的住所的,从石阶往下走有一条下水道。那天晚上,祥叔公就是径直地往下水道方向走的。也就是说,如果祥叔公不是半路滑了一跤,他就得跟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从此,祥叔公的左眼变得血肉模糊,处于混沌状态,眼球突出,肉往外翻,没人知道他的左眼究竟能不能看得见。

  很快,祥叔公的事迹就在村里炸开了锅,众人议论纷纷,说什么他的嘴巴是被鬼打歪的,还有女鬼勾魂、女鬼索命之类的话。

  这些话一一传到祥叔公耳中,他也终于知道害怕,为自己做的错事买单。掏出了全副家当,买好元宝蜡烛,杀鸡作酒,在金坛前诚心跪拜,磕响头,好说好歹。

  当天晚上,祥叔公又做了一个梦,原来是之前的大美人找上门来了,但这一次可不是找事情,“算你命大,这次就放过你,再有下次你可就没有那么走运了。”很明显,祥叔公不用再担心小命不保了。

  果然,此后祥叔公的生活终于恢复平静,这事儿也总算告一段落了。

  打那时起,祥叔公就把金坛当成是自己的祖宗供奉,天天叩拜,丝毫不敢懈怠。

  每每想起这件事,祥叔公都是一阵后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件事,祥叔公没能娶上老婆,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过年过节都没有亲戚来家中拜访,到死的时候还是孤零零的。

  所以说,无论你有多大能耐,即使你是天皇老子,对待鬼神,还是要敬而远之。不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是迟早的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