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贴身妖孽 > 第七百二十六章 决战(四)

第七百二十六章 决战(四)

  万千苍竹幻化的利剑,兜头罩下,宁天宇避无可避,彻底暴露在万剑之下。

  他面色犹如天上的夜空,阴沉的可怕,已经射出去的破日箭凌空一转弯,向着天空射去。

  “分!”

  只听宁天宇一声大吼,破日箭爆发出璀璨的光芒,然后一分为九,恢复了本来的面目,而这九支破日箭分立于天空中各个方向,黑光一闪,形成一张巨大的天幕,挡在了自己的头顶。

  剑神的食指与中指牢牢地贴合在一起,遥遥地指挥着飞来的万千苍竹,面色凝重。

  宁凡目光一闪,暗道:“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脚下一晃,踩着虚空,在斑驳的月色下留下一道残影,脚下的空气就像是水波一样,荡起一圈圈涟漪。

  见宁凡攻来,宁天宇目光一沉,大吼道:“落!”

  唰!

  黑色的光幕从天而降,完全把宁天宇罩在其中,形成一个四面八方都无法穿过的防护罩。

  宁凡盯着上方泛着黑光的破日箭,嘀咕道:“这肯定是一个阵法,没想到破日箭中有这么多的玄机。”

  “哈哈,宁天宇,你认为你能我的天罗阵吗?这是天罗地网,岂是你可以破掉的?”

  天罗阵乃是当初大魔头根据古书上的记载传给他的阵法,只是这个阵法从来没有使用过,因为,宁天宇和大魔头都没有集齐过九支破日箭。

  天罗阵不但可以困敌,还可以当防御用。宁天宇临危不乱,用上了天罗阵,这是他第一次使用这个阵法,没想到竟然就成功了,他窃喜不已,破日箭果然与众不同,若是能够有时间慢慢研究,恐怕还可以发掘出更多神奇功效。

  砰砰砰……

  连绵不绝的撞击声震耳欲聋,黑色的光幕上爆发出一团团光芒,苍竹刺中发出一道道爆炸,在光幕上产生数之不尽的光晕,一圈圈,荡漾开来,而光幕也颤抖不止。

  然而,只见宁天宇手持后羿弓,一箭一箭,飞快地弯弓射箭,一道道无形的能量从弓射入了破日箭中,补充了损耗的能量,让天罗阵维持其稳定性。

  “这样不是办法,必须破掉天罗阵。”宁天浑身一转,人剑合一,化成了一道火龙。

  轰!

  龙头撞击在光幕上,光幕猛烈地颤抖起来。

  轰轰轰!

  光幕渐渐出现了裂痕。

  “想破我的天幕阵,找死!”宁天宇不断向天罗阵输入能量,弥补裂痕。

  天空中的爆炸声不绝于耳,渐渐的,苍竹变少了,攻击变弱了。

  “咦,我父亲呢?”

  “对,师父呢,怎么不见了?”

  忽然,人群中响起了惊呼声,天空中的剑神消失了。刀圣嘴角一扬,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嘀咕道:“剑神果然不同凡响。”

  宁天宇也注意到了剑神不知所踪了,他根本没有看清楚对方是怎样消失的。

  忽然,他心中一凛,一股不详的预感瞬间笼罩住了他的整个身体,他神经猛地一蹦,冲天而起。

  噗!

  方才他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柄剑,一柄匕首大的剑,剑身从他的小腿穿过,鲜血直流。

  宁天宇背心冒出一身冷汗,若非这是在天罗阵内,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内,而他对于周围的一切感知都会灵敏许多,否则就根本躲不过这一剑。

  他顾不得腾空,腾空而立,向下望去,他要弄明白这一支剑是怎么悄无声息地穿过天罗阵的。

  一望之下,只见小剑如影随行,又追了上来,他可以清晰地感到没有破日箭,他根本难以抵抗这一剑。

  看书;网审美kansHu]“九九归一!”

  九支破日箭黑光一闪,消失了,下一秒,就合成了一支,出现在了后羿弓上。

  嗖!

  破日箭离弦。

  铛!

  破日箭击中了小剑,一道裂痕迅速在小剑上蔓延,只见光芒一闪,小剑消失了,白衣胜雪的剑神出现了,身上斑驳的血迹,染红了白衣。

  “父亲!”

  “师父!”

  几声撕心裂肺地喊叫响起,然后,八个人影冲天而起,七支剑与一道剑气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破日箭下。

  轰!

  光芒一闪,七柄利剑化成了齑粉,随风飘散,而剑气也支离破碎。

  剑神轻飘飘地向地面落去,他闭上了眼睛,生死不知。

  吼!

  宁凡与无名剑人剑合一幻化的火龙出现在宁天宇身后,发出一声震天龙吟,然后穿透了他的身体,爆发出一道璀璨的光芒。

  “啊——”一声惊天惨叫划破夜空,宁天宇目呲欲裂,低头望向自己的身体,不见有任何损伤,但他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迅速地流逝。

  砰!

  他上半身的衣服完全爆炸了,露出了赤裸的上半身,没有鲜血,但任何人都可以发现他的情况很不妙。

  “杀!”

  他仰天一声长啸,破日箭似乎感应到了他的危机,嗖,在空中留下一道黑色的痕迹,接连从六个人的身体中穿过,六声炸响,六个人化为了漫天血肉。

  嗖!

  宁天宇就像是陨石一样从天空中迅速地向山谷中坠落,破日箭飞快地追了上去,眨眼就消失在了山谷中。

  砰!

  宁凡落地,单膝跪在地面上,以剑拄地,无名剑上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痕,仿佛要支离破碎一般。

  噗!

  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在了地上,他的脸色变得苍白萎靡起来。

  这时,凌月抱着剑神落在了地上,肩上依旧闭着眼,已经面无血色,脸色就像是他的衣服那样白。

  “父亲,你怎么了,你醒醒啊!”凌月痛心疾首地喊道。

  剑七也落在了他们身边,他抬头望了一眼天空,似乎还有鲜血从天空中洒落,那是他的六个师兄的血肉。

  破日箭最后一连穿透了剑一到剑六,六个师兄弟的身体,瞬间就要了他们的性命。

  他们是想救自己的师父,却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剑七与凌月幸免于难,可剑七变得有些恍惚,这些是陪伴着自己长大的师兄,眨眼之间就从世界上消失了,让他觉得无比的凄凉、孤独。

  凌月的喊叫声把他拉回现实,他急忙跪在了剑神面前,撕心裂肺地喊道:“师父……”

  刀圣看着这一幕,神情复杂,他自忖方才无法悄无声息地穿过天罗阵的防护,可剑神办到了。虽然他可以确定剑神肯定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可他成功了。

  “剑神啊,剑神,果然是剑中之神,我自愧不如,值得敬佩。”刀圣喃喃自语,无限感慨。

  噗噗!

  宁凡又吐出几口鲜血,慢悠悠地拄着无名剑,站了起来,身体摇晃了一下,终究没有倒下。

  他朝山谷中望了一眼,他不知道自己最后的那一击是否要了对方的性命,但可以确定自己贯穿了对方的身体,不出意外,让他内脏俱碎,宁天宇应该是难逃一死了。

  这是用剑神的生命换来的一击。

  当然,宁凡自己也受了重创,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休想恢复了,而此时任何一个先天高手都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宁凡蹒跚着向剑神走去,脸色更加苍白,他从剑神的轻微的呼吸声可以判断出情况十分不妙。

  “宁凡,你看看我父亲,他怎么还不醒,你快救救他。”凌月失声痛苦起来,坚强的她早已接受了剑神的父爱,与剑神的父女之情也日渐加深。

  看着父亲的样子,她的世界仿佛都要坍塌了一样,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宁凡蹲下身,扣住剑神的脉搏,一缕元气渡过去,他不停地咳嗽起来,凌月又急忙扶住他,问:“你怎么样,你不要吓我?”脸上的泪水更多了。

  “我暂时没事。”宁凡摆了摆手,但看向剑神的神色却冷峻起来,他发现剑神的生机几乎要断绝了,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吊着。

  “凌月……”忽然,剑神慢慢地睁开了眼,轻声喊道。

  “父亲,你终于醒了!”凌月破涕为笑,紧张万分地望着剑神。

  “师父!”剑七也失声喊道。

  “扶我站起来!”

  凌月急忙扶着剑神站起来,他站了起来,山风掠过,吹起了他白衣胜雪的衣衫,只是几处鲜血,格外刺眼。

  剑神淡淡地望了一眼四周,暗叹口气,又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剑七,说:“剑七,你的六个师兄都不在了。”

  “是,弟子没用,没有保护好师父,没有保护好师兄。”剑七匍匐在地,痛心疾首。

  “师父,我一定要为师父和师兄报仇。”

  剑神不置可否,只是目不转睛地望着剑七,说:“剑七听令。”

  “是,师父,弟子在!”

  “为师今日把剑宗宗主之位传于你,你要致力于把剑宗发扬光大,匡扶天下正义。”剑神的声音掷地有声,仿佛又恢复了精气神。

  “师父……不可……”剑七猛地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剑神,“师父长命百岁,剑宗不能离开你啊。”

  “为师大限将至。”剑神幽幽地叹了口气,“剑七,今后你就是剑宗宗主,为师什么都没有给你留下,你要自己去创造了。”

  “不,师父……”两行清泪从剑七眼角滑落。

  “难道为师的命令你都不听了吗?”

  剑七咬紧牙关,双肩耸动,热泪盈眶,强压住哽咽声,然后双手伏地,泣不成声地说:“弟子……遵命,弟子一定让剑宗发扬光大……不辜负师父的一片苦心……“

  剑神欣慰地点头,然后痴痴地看着早已泪流满面的凌月,对于凌月,他心怀愧疚,因为他没有尽到多少做父亲的责任。

  “凌月,父亲要离开你了,父亲对不起你,从小到大都没有做到尽父亲的责任,没有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陪在你身边,现在我去陪你母亲了,我们会在地下看着你,保佑你。”

  “父亲,你不要说了,你不会有事的,你是剑神,你是先天武者,你不会有事的。宁凡,你说我说的对不对,父亲不会有事的,是不是?”

  宁凡暗叹口气,无言以对。

  “宁凡,我把女儿交给你,我相信你会好好地待她。”

  “剑神前辈请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待凌月,不让任何人伤害她。”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另外,剑宗就只剩下剑七了,今后若有可能,你多帮衬着他。”

  “我明白,一定照办。”宁凡看了一眼跪倒在地的剑七,义正词严地说。

  剑神嘴角勾起了笑容,轻轻地拭去凌月眼角的泪水,然后望着罗浮山,夜色中的罗浮山,静谧,深邃。

  最终,他的表情凝固了,夜风吹过,恸哭声震撼天地……

  本文由看书网小说(Kanshu.Com)原创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搜索“看书网”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