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很纯很暧昧前传 > 180.何惜缘的身世

180.何惜缘的身世

  我嘿嘿一笑道:“那我先走了!”

  “喝杯茶再走吧!”小吴端着茶壶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亲热地对我说道。!

  “不了,谢谢你,吴警官!”我摆了摆手说道。

  “谢什么啊!是我们应该感谢你才对,帮我们抓了罪犯!”小吴说道。

  “警民合作嘛!”我说道。

  “走吧。”我对何惜缘说道:“我送你到医院看看脚。”我伸出手,把她搀扶了起来。何惜缘的小脸儿一红,但是因为走路不方便,也没有拒绝。

  “你认识警察局长?”出了警察局门口,何惜缘才惊讶的对我说道。

  “认识。怎么了?”我不明白何惜缘为什么会有此一问。

  “那……”何惜缘顿了一下,咬着嘴唇,目光闪烁。

  “有什么话直说吧。”我看出她似乎有什么难处,但又不好开口。

  “我有一件事儿想求你帮忙……你能答应我吗?”何惜缘犹豫了一下说道。

  “求我帮忙!”我一愣,求我帮忙和认不认识警察局长有关系吗?

  “你不用马答应我的……我是随便说说……”何惜缘见我这个表情还以为我有些为难,连忙解释道。

  “呵呵,惜缘,你误会了。只要我能帮的忙我肯定会帮,我只是怪你问我认不认识警察局长和帮你忙有什么关系。”我笑了一下说道。

  “真的吗?你真的肯帮我吗?!那太好了!你认识警察局长的话可以帮助我了,帮我把我们镇东乡的村长儿子给抓起来!”何惜缘高兴地说道。

  “抓你们村长的儿子?为什么要抓你们村长的儿子?”我怪的问道。

  “村长的儿子贾大果是个大恶霸!”何惜缘恨恨的说道。

  “别着急,惜缘。咱们先车,然后你再慢慢说,告诉我他怎么是恶霸了!”直觉告诉我,何惜缘一定有什么冤屈。

  了车,赵颜妍和陈薇儿果然都等着急了,见到我之后急切地问道:“老公,怎么样了?他们没为难你吧!”

  虽然赵颜妍和陈薇儿很清楚我不可能怎么样,但是还是忍不住关心到。我的心里自然是一片暖洋洋的,我笑了一下说道:“我是见义勇为的英雄,当然不能怎么样了!倒霉的是那帮坏蛋,不但被我打了,而且还要蹲监狱!”

  “她怎么也跟来了?”赵颜妍怪的看着我身后的何惜缘吃惊的说道。赵颜妍这回才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女孩子,没想到她竟然是如此的美丽,丝毫不逊色于自己。

  此时的何惜缘也怪的看着面前的两个美女,她们怎么都叫他老公呢?难道他有两个老婆?不对啊,这都是社会主义南女平等的社会了,怎么还有这种一夫多妻的事情呢?

  “她叫何惜缘,咱们先把她送到医院去,刚才她的脚伤到了。”我解释道。

  “哦!”赵颜妍点了点头,但是却又用余光瞪了我一眼。意思是:你是不是看她长得漂亮,想把她也吃掉啊。

  我连忙回以一个无辜的眼神。赵颜妍却视若无睹。

  我苦笑着了车,说实话,我对何惜缘还真么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有的只是同情。为了给自己的弟弟赚钱交学费,自己一个人跑到举目无亲的城市里来打工。看她这个年纪也不是很大,甚至我还小,本应该是在家里被家长宠着惯着的小公主,现在却受了这么多的苦。而且从刚才她的话得知,似乎那个叫贾大果的村长公子还欺负过她,唉!本以为陈薇儿够苦的了,没想到跟何惜缘一,陈薇儿还算好点儿的了。

  不过我今天却很高兴,因为何惜缘的缘故,让我无意解决掉了一个心头的忧患——那是于丰。本以为这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没想到在警察局门口让我这么轻而易举的给解决了,而且还捞了个见义勇为的名头。

  这一切的一切像我所判断的一样,我重生以后,只有我和我身边的人改变了。但历史的大方向去没有改变,虽然可能过程会有所不同,但是结果都是一样的。

  于丰依然没有逃脱变成植物人的下场,只不过实施这件事儿的人由丁宝三变成了我。

  我长舒了一口气,看来,我重生以后,运气还是偏向在我这边儿的。

  “何惜缘,你刚才和我说那个村长的恶霸儿子怎么了?”车后,我问道。

  “你真的帮助我吗?”何惜缘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像是做梦一样,一切的一切都太突然了,本以为自己肯定逃不出于丰魔爪了,没想到眼前的这位大哥哥突然出现救了自己!不但如此,她还认识市里的警察局长!这样一来,他能不能替自己伸张正义呢?

  “当然了!我已经说过了,只要我能帮忙的,一定会帮你!”我确定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何惜缘充满了同情。

  “那你一定要让警察局长帮我抓住贾大果那个坏蛋!”何惜缘愤恨地说道。

  “如果他真的触犯了法律,那肯定要抓的!你先和我说说事情的前因后果!”我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何惜缘充满了同情。

  “三年前的时候,我家在山承包了一片山林,准备栽种果树。当时因为这个项目较冷门,没有人敢干,所以爹用了很少的钱承包了下来。我们一家从外地买来树苗,栽种了下来。去年秋天的时候果树终于结了果,因此我家也赚了不少钱,当初买树苗借的债也都还了。”何惜缘缓缓地说道。

  “这是好事儿啊!”我听后赞赏道!在华夏,九十年代的农村有很多先富起来的农民走的都是这条路。

  “是啊,本来挺好的一件事儿,可是我们村村长的儿子贾大果听说我家赚了钱,非常眼红。找到我们村的会计,准备把我家承包的那块地强行的收了回去!”何惜缘说道。

  “等等,你们当时和村里没签什么合同吗?”我打断了何惜缘问道。其实这件事情如果真如何惜缘这样说的,而且当初签订了合同的话,那解决起来是相当容易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