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剑中仙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故乡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故乡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故乡(第一更)

  高山起于大地。

  顶处颜色,或是桃红,或是雪白,颜色极鲜艳,只消见上一眼,就再难忘怀。

  那红白之间,又隐约可见,高大的宫阙矗立,透着神仙居所,凡人不可近的离尘味道。

  ……

  方骏眉身在另外一处无名小山顶上,看着不远处的桃源仙山,目光里满是感怀之色。

  磐心剑宗他不想进去,但最后还是进了。

  而这桃源剑派,他是想进进不去,以什么名义进呢,毕竟当年是被逐出师门的,门中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关于他的记载的,顾惜今他们,才是桃源剑派的真正传奇,才该被立像膜拜。

  ……

  仙山依旧,山门依旧。

  “一切都好就行,不进也罢!”

  再看了片刻之后,方骏眉洒脱又无奈的道了一句,飞向天边方向里。

  ……

  一路过来,依旧是神识铺洒。

  查看着下方景象,听着路过修士们的言语。

  数万年过去,这人间也不知道换了多少朝,多少代,当年的什么大河国,早已经不存在。

  当年的九大门派,更是覆灭了好几个,桃源剑派是仅存之一。

  而不久之前,桃源剑派更有一尊老祖回来过,方骏眉略一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是天河道人。

  这么一来,他就更不用担心桃源剑派什么了,天河道人行事,向来令人放心。

  ……

  人间国度,打打杀杀。

  修真门派,也不乏杀杀打打。

  都是寻常事,都是陌生人,方骏眉没有一点插手,随它去了。

  ……

  离开大陆,便是大海,上了大海,朝东北方向而去。

  这一天,终于回到当年的盘国。

  认真论起来,此地实际上是个大岛,在如今的方骏眉眼中,更早已经不算大,神识一扫,可窥全貌。

  但方骏眉踏上陆地之后,没有神识扫去,买了一匹白马骑行,一如二十岁时,那飞扬的青春年代一般。

  ……

  这块大岛,也是春秋变换。

  如今已经成了一个叫东月国的国度,主宰这东月国的,并非是什么朝廷,而是一个叫做东月教的教派。

  岛上九成凡人,都信这个教,搞的家家户户供奉,香火不断,空气里都弥漫着香火的味道。

  在东月教,似乎也不是什么好鸟,强迫人人都来信它,天天还得供奉膜拜着,地谁来种,工商业如何发展?民生凋敝,那是必然。

  简而言之,方骏眉是听的直摇头,不过暂时没打算去理会。

  ……

  一路白马,不快不慢骑行。

  感受着世道人心,体会着喜怒哀乐,寻找到了道心二变的机缘,这才是方骏眉这一次回归的主要目的。

  若哪一个人间之地,能够给他的心灵,带来格外多的振荡,那么家乡一定是其中之一。事实上,这也是其他极多修士的选择。

  ……

  这一天,到了一条大河边。

  想要继续往前,去往曾经的剑北山城所在的积云山,此河必须过,方骏眉不打算施展法力,也不打算绕路,就在岸边的小村里,寻找起了渡河的艄公。

  河边有小村,名曰静河。

  依旧是家家拜像,户户烧香。

  方骏眉进村之后,惹来不少目光,他那高大的身板,和一脸大胡子,实在是有些吓人,令的不少村民,神色警惕,就不要提来搭话了。

  砰砰砰——

  更有不少人家,将孩子拖进了门,砰砰关了门,却又从门缝里偷看着。

  坦白说,就算方骏眉现在的样子,有些吓人,也不至于把人吓成这样。

  疑惑之意,顿时生于心中。

  ……

  走了半条村,才终于有个老者,走了过来。

  “后生,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老者一身布衣,瘦骨嶙峋,但眉宇之间,颇有几分威仪和胆气。

  方骏眉看的笑了笑。

  “老人家,我只是一个过路人而已,想到河对岸去,敢问村中可有船和艄公,渡我和我的马儿一程。”

  老者哦然点头,却又仔细打量了几眼,显然没有一句话就信。

  但能看出什么来呢?

  片刻之后,似乎还是信了,头一转,朝西边道:“齐九,齐九,活来了,还不快滚出来,人家只是个过路人,瞧把你们给吓的。”

  说完,等待起来。

  方骏眉趁此时道:“老人家,莫非是最近有强人贼子要来,我一个过路人,怎么把你们吓成这样?”

  “无事,无事!”

  老者连忙摆手,目光里却有明显的躲闪和愁予之色。

  方骏眉目光闪了闪,没有再多追问,神识却是扫向了村子里。

  ……

  “原来是个过路人,吓死我了。”

  “既然是过路人,那就把小翠叫出来吧,莫要让她在那地窖里憋坏了。”

  “急什么,再等等,等这人走了再说。”

  那一扇扇门后的声音,清晰的响起在方骏眉的脑海里。

  强抢民女?

  方骏眉听的心中动了动。

  这一路过来,他所见所闻里,烧香拜像的味道虽重,民生也凋敝,但并未见到什么山贼强盗之流,这是谁要来强抢民女?

  ……

  正在疑惑间,一个身量颇高,但又十分消瘦的中年汉子,走了过来,拘谨的行了行礼。

  “齐九,趁着天色还早,送人家过河去,一干报酬,你们自己谈吧。”

  老者大大咧咧的道了一句,告辞而去。

  方骏眉同这齐九聊了几句,爽快的就出一个好价格,令的这齐九,就乐呵呵的领他出发了。

  见方骏眉真的离开,村中才又热闹了几分起来。

  ……

  大河波浪不高,人马如平度。

  “齐老哥,你们村里,究竟是遇到什么难事了,可否说说。”

  方骏眉吹着河风,神色惬意,随口般问道。

  那齐九闻言,微微犹豫了一下。

  许是想到方骏眉出手大方,但报酬毕竟是还没付的,自然是要把他伺候的好好的,叹息了一声之后,就张口道来。

  原来这个什么东月教,每隔一段时间,就派教众到处搜刮年轻女子,说要供奉给那什么教主做侍女。

  说是侍女,但听说不过是被玩弄的女奴,哪个正经人家,愿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送。

  但若是不从,便抢,便杀。

  “原来是群骗财骗色的家伙。”

  方骏眉听完,不屑说道。

  已经打定主意,抽空就去挑了这什么东月教。

  “老弟,可不敢这么说。”

  那齐九听的色变,连忙说道。

  “人家都要抢到你的闺女头上来了,你还不敢反抗吗?”

  方骏眉斥道。

  齐九闻言,神色顿时尴尬,惭愧,又愤懑起来。

  默然了片刻,才说道:“说起来,这东月教以前的名声,还是不错的,听说几百年前的首代教主,更是个仙人般人物,是有大法力的,建教之时,开山辟路,治理水患。到了后来,才慢慢变了。我等供奉他们,并非完全出于强迫……”

  话到最后,絮絮叨叨起来,无非是懦弱凡人的那些可悲又可怜之事。

  方骏眉听的面无表情。

  上梁正而下梁歪的事情,那也是常事。

  若是板不过来,那就顺手灭了,管你当初如何。

  ……

  过了河,付了报酬,踏马而去。

  又小半个月之后,终于到了积云山下。

  此山比起数万年前,明显高大了几分,将近千丈,更加巍峨起来,已经有些深山老林的味道,草木极幽邃。

  方骏眉沿山路而上,很快发现了一些零落的山中人家,但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冷家后人的武林门派,连一点建筑残骸都没有。

  山上风景,倒是不错。

  一番游览下来,已是黄昏。

  打了一只兔子,信手烤了,就在山中过夜。

  ……

  这一夜,月光分明,虫鸣声呦呦。

  洞窟之中,美酒烤兔飘香,油脂滋滋落地,发出极诱人的声音。

  方骏眉倚靠在山洞壁上,心不在焉的吃着,口中无滋无味。

  负剑老人的面孔,不知不觉间浮上心头来。

  那一双苍老又慈祥的眼睛,依旧在看着方骏眉,没有一丝老枭雄之色,只仿佛一个老父亲一般。

  那眼睛里,是期盼,是希望,是自己无法完成的梦想,要交给另外一个人。

  “追上时光,赶上流年……”

  方骏眉口中,喃喃自语了一声,神色微微有些迷茫。

  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想起自己这个初心。

  离开了天老山之后,他更是有种行尸走肉一般,失了方向的感觉,强撑着一般,在修真里打滚。

  他心中依旧记得,要冲击到人祖境界,然后去给杨小慢报仇,但人祖境界的目标,太遥远了。

  太遥远的目标,往往令人心神疲惫,脚步越来越重。

  方骏眉在修真界闯荡了数万年,打打杀杀,恩怨纠葛,故旧凋零,一颗心,也已经到了疲惫不堪的地步,也许也正是重拾之时。

  ……

  这一顿酒,越喝越苦,越苦越喝。

  到了最后,以方骏眉的修为,也头脑昏昏沉沉起来。

  砰!

  一把扔了酒壶,躺倒就睡。

  “……师傅,我有些找不到方向了……”

  灯火之边,有呓语声,微微响起。

  ……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

  方骏眉沉睡过去,没有注意到,身上收敛的不朽道心的气息,陡然自己涌动了一下,但又很快息了下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