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男科员遇上女书记 > 第932章心狠手辣

第932章心狠手辣

  第二天一早,给张省长送文件和报纸的,不是魏雨,而是他们处室新来实行的女大学生。梁健问道:“今天魏雨怎么没有来?”女大学生见问,羞怯地站直身体,说道:“魏处请了假。”

  魏雨其实并没职务,但是对实习的女大学生来说,这里每个人都是领导,所以她称呼魏雨也是魏处。梁健问道:“你知道,魏处为什么请假吗?”女大学生说:“她说有点私事。”梁健说:“好的,谢谢。”女大学生更为羞怯了:“不用谢,梁处长。”

  梁健又回想起昨天,在省委大厅中,看到王道和魏雨一起出来的场景,心中不由就多了一个心眼。他故意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省委办公厅,问王道在不在。给出的回答是,王道请了一天的假期。

  省委书记的秘书请假,这就太不同寻常了。再加上魏雨也请了假,难道这两个人私奔了吗?没这种可能性,他们要在一起的话,直接结婚也没人阻拦。

  所以,肯定是其他的事情。而且两个人在一起的可能性非常之大。梁健陷入了沉思,这时候,张省长的电话过来了,让他去安排一个事情。梁健暂时就无暇虑及了,去了张省长的办公室。

  这时候,一艘私人渔船,正向着东海海面上一座不知名的小岛开去。从舟山去这样的小岛,没有航班,只能用私人船艇或者租用渔船。

  王道和魏雨正是花了500块,租用一艘私人渔船前往,开去大约一个半小时。在船中他们还买了啤酒、烧鸡和水果,用一个箱子装了。天气微微有些雾霭,还有点风,海浪拍打着船只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两人在船上都不说话,脸上也没有微笑,似乎肩负着无比重任,不卸下来,就会喘不过气来。颠簸了一个半小时,船只到达了海岛,就被打发走了。来之前,王道和魏雨就已经定好了另一艘渔船来接他们,定金也已经付了。

  王道和魏雨到岛上不久,就看到从一个山坡那头,翻过来一个人,是来迎接他们的。此人,正是横申企业老总培友人。培友人看到他们,就道:“总算把你们给盼来了!”他的眼睛朝魏雨瞄了一眼,眼神中带着点饥渴男人的神色。

  王道说:“培总,你是等我们的好消息吧?”培友人说:“等好消息,当然也是等,等你们,更是我要等的。快到房子里去吧,今天风有点大。”王道和魏雨,相互看了一眼,就跟着培友人走去。

  培友人在海岛上的房子,并不小,但是为了避免别人认出来,毕竟外面的公安正在追捕他。培友人没有要任何的仆人,独自一人居住在这个岛上。王道想,如果让自己一个人住在这么一个岛上,恐怕也会发疯,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培友人看着他们带来的东西,说:“这都是好东西啊。”王道说:“以前这些东西,培总恐怕是看都不会看吧?”培友人说:“那当然,可如今形势不同了,我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

  魏雨说:“培总,你不用再屈多久了,马上就能伸了!”听到魏雨这句话,培友人以色眯眯的眼神看着魏雨:“有魏小姐这句话,我的好日子肯定就要到了。来我敬敬两位。”说着,培友人就拿两人带来的啤酒,来敬他们两个。”

  喝了一杯啤酒,培友人问道:“王处长,我已经等不及,你快跟我具体说说,华书记是个什么意思?另外,华书记要我答应的一个条件,到底是什么?”

  王道把啤酒杯放下,然后说:“华书记说了,他的小舅子已经到了宁州投资,可能还缺少一些资金,到时候可能通过你帮助想想办法,当然钱最终还是通过政府那边申请项目来获得。”

  培友人本来还对王道所说有些将信将疑,王道前几天还让他多等等,今天突然说华书记那边的工作已经做通了。这未免也有些太快了吧。此刻听到王道这么说,他就有些相信了。说道:“这太小意思了,只要能够让我以企业家的身份,回到宁州,只要不关停我的企业,什么都是小意思。”

  王道说:“那就祝贺培总了,明天一早你就能启程回宁州了。”培友人兴奋不已:“太感谢王处长了,来,我来敬敬两位。你们俩的关心和陪伴,我老培永世不忘。”王道说:“不用这么客气。我们合作愉快。”培友人说:“合作愉快!我们来吹一瓶。”

  王道摆手道:“吹一瓶,我们不行啊。”培友人算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他说:“你们随意,我吹一瓶。”真的把一整瓶都给吹干了,抹了下嘴唇,眼神不由又朝魏雨这边瞥了一眼。

  魏雨本身姿色出众,更兼培友人在这荒岛之上,多日不见女人,此刻在他带着酒意的眼中,魏雨就跟天仙也相差无几了。这一切,王道当然看在眼中,他与魏雨互看一眼。魏雨就朝培友人道:“培总,听说你在这里有一条船啊?”

  培友人被魏雨的眼神一勾,就有些忘乎所以了:“当然啦,只不过这些天我都是一个人,所以没空玩。怎么?魏小姐,有这个兴趣,想坐坐我的船?”魏雨说:“当然了,到海岛不就是为了出海吗?”培友人说:“我的船,想深入是不行,不过开出去十公里,应该不成问题。”

  魏雨说:“这就够了,走到海水蓝的地方,我们就回来!”培友人说:“那就走起!”王道说:“我们把啤酒都带去,到船上喝,不醉不归。”培友人也喊道:“不醉不归。”一想到,如果王道喝醉了,可能自己就有希望,培友人就兴奋起来。

  上了船,出了海,喝了酒,已经在海面上了。王道果然很快喝高,躺在船舱中打瞌睡。培友人看着艳丽非凡的魏雨,说:“要不我们到甲板上去转一圈?”魏雨朝他妩媚地看了一眼说:“好啊,这没什么不可以。”

  到了甲板上,此处正是东海海水的分水岭,一边是黄,一边是蓝。魏雨就靠在栏杆上。培友人见王道在船舱中不动,就大着胆子,双手圈在魏雨两侧,说:“魏小姐,你这样美丽的女孩,肯定是有无数男人追求吧。”

  魏雨说道:“没有啊?我可不像你想的这样,否则我也不会现在还单着呢!”培友人道:“你想有个归宿还不容易?等我回了宁州,可以马上给你一个归宿!”

  “归你的头!”从他们身后爆出了喊声。惊恐之中,培友人刚想转过身去,后脑勺就“嘣、哄”一声,他还来不及说话,已经失去了意识,布袋子一般倒在了地上。

  魏雨若无其事地转过身去,只见王道手中拿着啤酒瓶。啤酒瓶上都是淋漓鲜血,陪友人的后脑勺已经凹陷了进去。很多电视中都是啤酒瓶砸中脑袋,酒瓶就碎了,事实上啤酒瓶远远没有这么脆弱,不相信你可以试试。

  “这样的人,死有余辜。”魏雨说,“在他腿上绑上一把铁椅子,沉下去吧。”

  一个小时之后,这艘甲板已经被冲洗干净的船只回到了岛上,停放到了原来的地方。时间到了,魏雨和王道又上了事先预定好的渔船,回到了舟山。

  几个小时之后,他们的车子已经在深夜之中,向宁州市区的主干道路上行驶……

  第二天早上,梁健在过道之中瞧见了魏雨。魏雨仿佛心情大好,主动与梁健打了一个招呼:“梁处长早。”“早。”梁健也礼节性地回了一个招呼。但是梁健总感觉,魏雨身上有些怪怪的,可他就是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怪。

  这天下午,梁健在张省长面前提起了横申企业老总培友人。这是张省长交给公安厅夏初荣的任务。

  张省长说:“这些天,会议太多,这件事我也忘记过问了。你打个电话去过问一下。”梁健得了张省长指示,给省公安厅长夏初荣打了电话,夏初荣的回复是:“这个培友人,还真跟人间蒸发一样,真是怪了。我们还没有找到人。”

  梁健说道:“也许培友人已经出事了。张省长很关心培友人逃跑这个事,希望公安方面能够尽快找到他的下落吧。毕竟他是一个社会人,总是需要用到身份证之类的证件。”夏初荣说:“没错。边控那边我们已经做过了,他没有出境的记录,就说明他还在国内。这样的话,我们一定能把他找出来,除非他已经灰飞烟灭,或者石沉大海!”

  夏初荣没有想到的是,现在培友人的情况,就是石沉大海那一种。

  不过,公安的能力,也不是盖的。十五天之后,在东海海面上,他们发现了一具浮尸,此人已经面目全非,是被海中生物咬噬的结果。经过鉴定,此人就是培友人。

  夏初荣向张省长汇报情况的时候,梁健也在一边,梁健问道:“据你们分析,培友人差不多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意外?”夏初荣道:“大约半个月以前。”

  “半个月以前?”梁健心里打了个沉沉的问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