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龙引阙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八方聚合大乱斗(六)

第二百二十三章 八方聚合大乱斗(六)

  五谷长老将土元尊者和仙婕围于中心,土元尊者提醒仙婕以双剑合璧破开囚禁宗正的囚车。≈

  另一边,五名藩僧也腾不开手去动铁壁囚车,疲于应付。

  而客栈内的领头之人和翻译之人却仍是一脸淡定,作壁上观,在看一场热闹。

  不远处的树林吹起一阵凉风,黄叶稀稀疏疏飘落,落在地上绵柔无音。

  凉风吹过树林,吹过客栈前的草地,吹过所有人的身体。

  五谷长老的斑白长轻轻扬起,她们脸上并无半点表情,一副僵冷死灰般的脸宛若死水寒潭,清风吹不起半点涟漪,反倒吹起一池寒气,让人不寒而栗。

  她们手中的拐杖撑持在地,看起来倒与她们暗灰色的打扮相得益彰,更显几分死气沉沉。

  “姑娘,老老实实地跟我们回去吧!”为者说完便挥动手中拐杖朝仙婕而去,其余长老见机立时跟上。

  土元尊者功力高深,自然不惧,应付自如,但他终究还是顾虑仙婕安危,而与仙婕又缺乏配合的默契,

  而五谷长老毕竟由美人谷谷主亲自**,自然知道土元尊者的厉害,所以,打法策略上也是很明显,以三者挟制土元,以二者控制仙婕。

  土元尊者也很清楚他们的策略,如此纠缠,迟早吃亏,他想得更多是找寻机会与仙婕一道先解救出宗正,如此局势便可以逆转。

  岂知,这五个老妇功力委实不弱,土元尊者如此这般高手应付起来也竟难以脱身,而仙婕很快便力有不逮,土元多次想奋力解救,关键之际总能被三名老妇缠住,土元尊者忽地明白宗正的担心不无道理。

  为了短时间摆脱纠缠,土元尊者果断使用土元功,他举起手中的火炎剑在地上画了一个圈,随即以剑承载内力,将圈内的泥土全部吸附打碎成散沙,在强大的内力下,这团巨大的散沙汇聚成团,宛若被极的旋风吹动着,渐渐地汇合成一个黄灰色的球体,土元尊者右手持火炎剑将这个高运转的巨型球体聚在剑尖,举在头顶,左手再度运功力戳动剑身。

  顺势爆的内力直抵剑尖,将剑尖汇聚的巨型土球直接崩飞上空,随即爆裂开来。

  整个客栈立时被炸开的土球蒙蔽,密密麻麻,纷纷扬扬落下的土灰让人视线一片模糊。

  领头之人和翻译之人身处客栈内,不禁暗自感叹土元尊者功力惊人,外面虽视线一片模糊,但是,他们似乎并不担心什么。

  迷蒙中,仙婕被猛地拽了一把,正要拿起水冰剑抵抗,只听得一句“双剑合璧”便及时收住。

  土元尊者趁机拉着仙婕开到铁壁囚车旁,此时,土灰已经散落得七七八八了,五谷长老视线稍稍回复,便再次云集飞冲而来。

  “快”土元尊者喊道,仙婕当即与土元尊者一道举起手中的剑,舛集内力,双剑合璧,剑锋直抵囚车。

  一道黄中泛白,白里透红黄的光芒直往囚车劈去。

  那囚车瞬间从中间断裂开来。

  如此坚厚的囚车在两大利器面前是如此不堪一击,囚车破裂的场景着实让一向淡定的领头之人和翻译之人吃了一惊,他们不自觉地站了起来,或许他们从未想过,世间还有这样无坚不摧的利器。

  或许,短暂的吃惊后,脸上更挂不住的应该是真相揭露后的担忧。

  囚车破裂的瞬间,五名藩僧的目光炯炯有神地盯住那车里,随时做好了抢人的准备。

  而五谷长老却是依旧直取仙婕,并不关切铁壁囚车。

  也许,在囚车没有破裂开之前,很多人都怀着同样的期待,但是,他们要失望了,里面空无一物。

  这瞬间的破开,反而激了装置在里面的机关,从里面朝四面八方扫射出密密麻麻的箭失,这一切都太过突然,太过意外,或许土元尊者都未醒过神来,自己与仙婕明明亲眼看着宗正上了这辆铁壁囚车,怎地里面。。。

  或许是惊讶和失望,本就没有心理准备,而散的箭簇更是猝不及防,土元尊者大感不妙,忽地明白了客栈那二人为何自始至终如此淡定的原因了,如此拼死保护这辆囚车无非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两人根本来不及细想宗正究竟在何处,那喷射出来的机关箭簇已近在眼前。

  密密麻麻的箭簇射向四周,五名藩僧相距较远,有充足时间躲避,倒是土元和仙婕距离铁壁囚车如此近,又是太过突然,根本来不及躲避。

  二人极力用剑格挡,土元尊者功力深厚,而仙婕却抵不住突的飞箭,土元尊者心忧仙婕,便及时用身躯护在了仙婕前方,不幸右臂和小腹中箭。

  待箭雨停歇,土元尊者当即在关元大穴点住止血。

  “前辈,你怎样?”仙婕知道土元尊者中箭,关切问道。

  未及回复,土元尊者便看到五谷长老的拐杖朝仙婕直劈而来,“小心。”他呼喊道,赶忙再次推开仙婕,以火炎剑挡住。

  仙婕见五谷长老联手攻了上来,土元前辈又受了伤,立时上前支援。

  五名藩僧见囚车内没有想要之人,并未罢手,他们很清楚,只有客栈内二人才知道宗正的真正下落,遂不再纠缠,转而联手直取客栈内二人。

  客栈内的两人依旧不慌不忙,只轻轻触动手上的机关,客栈内便飞射出箭雨,五名藩僧再次逼回原地,而盾牌兵及时变换阵型堵住五名藩僧通往客栈的路径,剩余三名守卫囚车之人也及时上前纠斗。

  混乱之际,丛林间的山路奔出一骑马士兵,很明显,看着容貌打扮,是客栈内二人的下属,不过,他似乎也受了伤,手臂滴着鲜血。

  看到远处骑马而来的士兵,领头之人终于露出了难得的忧容。

  那骑马士兵下得马来,匆匆往客栈而去,只向领头之人汇报了几句,领头之人听后竟然愤怒得一拳打在桌上,将桌子震得粉碎,不难看出,也是一个功力深厚之人。

  他下了一个紧急撤退的命令,盾牌兵稳固阵型向后方撤去,五名藩僧不依不饶,紧追过来。

  领头之人见状,与翻译之人一个飞身踏过盾牌兵上空的盾牌,联手直袭冲在最前方的那名藩僧,一人分执藩僧左右手,只那刹那,便朝藩僧猛击了十几重拳,被两人一脚踹飞几丈开外,那藩僧坠落在地,便再也没有动弹。

  能在短时间对如此强悍的对手做出必杀绝技,让对手没有丝毫还手之力,除了远在一旁观战知悉对手武功路数外,二人内力的深厚自然是可以想象。

  五名藩僧见此情状,赶紧止住脚步,他们心中已经明了,纵使五人联手,也绝非他二人对手,再追击的下场肯定就如后方已经躺下的师兄那般。

  识时务者为俊杰,所以他们拉起地上那名藩僧便赶紧撤离了。

  而对于激战正憨的五谷长老和仙婕二人,这群人丝毫不顾,急匆匆便撤离了,似乎出了要紧的大事。

  受伤的土元尊者和仙婕没有外援,五谷长老斗气更盛,似乎志在必得,奈何土元尊者功力着实深厚,短时间不能奈何,双方陷于苦战之中。

  十余里之外便是美人谷,两名壮汉押着一位手脚束缚的青年正在穿过天锁桥,细细一看,那人正是宗正。

  当中究竟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但是,也不难猜测,美人谷是这场争夺战的最终赢家,而美人谷派出的五谷长老直取仙婕,不顾囚车,倒是已经显露出宗正已经到手的端倪。

  宗正被押赴着一路向前,他比之前更为担心仙婕的安危,他突然觉得,美人谷谷主的智慧远比自己想象得要非凡得多,针对这样厉害的角色,自己稍有不慎,随时永堕深渊,不可挽回。

  宗正也很清楚,此番再次被迫来到美人谷,也是凶多吉少,此前自己设计的谋局很可能已经受到谷主怀疑,倘若被这个老妖妇感知到自己不禁于她再无用处,更有威胁,她是绝对会毫不留情地痛下杀手。

  临近中谷,两名武士蒙上了宗正的眼睛,自仙婕知悉中谷密道,烧毁炼药室后,中谷的密道便进行了一场新的改造。

  两名武士押着宗正来到谷主面前,待眼罩缓缓摘下,宗正视线渐渐清晰,谷主憎目的容貌便显现眼前。

  尽管,宗正是多么不情愿再次看到这张可憎面目,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我们又见面了,松绑。”谷主略显温柔地命人给宗正松绑。

  两名武士解去宗正身上的所有锁链,宗正活动了下筋骨,轻吸了几口冷气,装作一副沉着淡定的样子,也戏谑道:“是啊,许久未见,谷主你还是老样子哈!一点也没变。”

  “哦,是么?我倒很想知道,在你心中,我这个老妖妇究竟是什么样子?”谷主反问道,她端坐在太师椅上,说完便捧起右手边的茶杯,略呡了几口,斜睨了一眼宗正。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