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后宫争宠记(穿越) > 第135章

第135章

  第135章

  “快快快!快将那个小子找出来!”

  说话的人不过十三四的模样,尚未嫩稚的脸上带着一些暴躁,一旁的蓝色长袍的男子拿着扇子敲在自己手心中,带着一些调侃开口。

  “我说二弟,傅严又怎么了?你这么大动干戈地找他?”

  先前说话的人看了他一眼,皱着眉头,有些烦躁地说。

  “关你什么事!”

  说话的二人正是傅严的两位嫡兄长,较为年长的男子朝着围墙外看了一眼,随后低笑着说,“自然不关我事,那为兄就先回去了。”

  说完,他转身就离开,只是转身之后,脸色直接沉了下来,他自然知道为什么二弟这般暴躁。

  不过就是因为父亲的幕僚提议父亲,让父亲送一个孩子入京,他身为嫡长子,父亲自然不可能将他送去,但是一点,送他入京却是最有诚意的。

  二弟是有些心急了,担心他自己被送入宫,才会这般急躁地想去找傅严的麻烦,其实他心中也有些担心,不过,看着二弟这般胡闹,他倒是放心不少呢。

  他勾唇笑了笑,进了他母亲萧氏的院子,不知道在那里说了什么,他出来的时候,一脸轻松。

  傅严站在大街上,微微低下头,向着一个方向跑着,直到没有人了,他突然一拳打在墙上,眼中有着些许的害怕、彷徨和一丝怨念。

  他也听说了这几日府里的传闻,尤其是那些小斯,似嘲讽、似怜悯的视线,他想过去找姨娘,可是,姨娘却是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看见他就露出一副笑颜,问他怎么了。

  他要如何开口,告诉她,他不想被送走,他想留在姨娘身边。他不想一个人孤零零地去京城。他害怕。

  傅严眼中蓄满了泪,小小的身子慢慢蹲下,蜷缩在一起,他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姨娘都是那副模样,从不争宠,似乎父亲的宠爱对她来说,根本不重要一样,她只静心礼佛,嫡母给的一切都接受。

  他小时候不懂,不明白父亲为什么那么疼爱兄长,却对他视而不见,他以为是自己做得不够好,心中也都是委屈,他明明也是父亲的孩子啊!在他最崇拜、最需要父亲的时候,他身边却只有小厮。

  姨娘静心礼佛,万事不争,虽然看似减去了不少麻烦,可是每每两位兄长捉弄他,他最初还会告状,可是父亲却从来不信他,姨娘也两耳不闻窗外事,根本不知道他遭遇到的事情。

  今日,他远远看到二哥过来,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所以他翻了围墙逃了出来,他知道他不应该去怪母亲,可是……为什么她就不能去争一把呢?若是当初不爱父亲,又为什么嫁给父亲?

  可是姨娘却是疼爱自己,他想告诉她,他也想像兄长那样,幼时可以躺在父亲怀里,可以肆意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名义上是侯府的公子,可是却连府中稍稍得势的奴才都能对他白眼。

  可是每每看到看到姨娘那双都是慈爱的眼睛,他就开不了口,他没办法自私地让姨娘放弃她想要的生活,为了他去争。

  “阿严?”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温润的声音,傅严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伸手擦掉自己的脸上的泪水,恢复一脸平静地转过来,对着那身穿一袭白色长袍的,看起来温润儒雅的男子行礼道。

  “傅严参见贤王殿下!”

  贤王原本只是路过这里,却看到小巷里的身影十分眼熟,才停下来试探地喊了一句,此时傅严转过来,贤王看见他微红的眼眶,眼底神色一沉,却是没有让傅严看出来,依旧是浅笑着说。

  “阿严,这是怎么了?”可是话中却几不可察地带着一些凉意,似乎是隐着一些怒意。

  可是傅严却是没有听出来他的情绪,只是听着他的这句话,连忙揉了揉眼睛,勉强笑着说道,“刚刚跑得太急,被沙子迷了眼,让贤王殿下见笑了。”

  说完,傅严仔细瞧了瞧贤王的神色,就害怕他不信,毕竟蹲在大街上哭,的确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哪怕他和贤王之间稍有亲密,他也不愿让人看了去。

  贤王自然是了解他,当即调侃地笑了笑,“你这小子,这般客气做什么?本王也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在本王这里随意一些就行。”

  傅严依旧绷着身子,他今日心情有些不好,“是。”

  贤王让一旁的小斯下去,将一手搭在傅严的身上,将他带离这个地方,贤王近八尺的身高,而傅严此时不过六尺左右,这般姿势,倒是像父子两人。

  傅严也没有反抗,他与贤王的确是很熟悉,此时心情疲累,也希望身边有个人可以听他说话,只是……贤王他终究是皇室的人。

  酒楼包厢里。

  贤王端着一杯酒,让人给傅严倒了一杯茶,看了一眼心情依旧低落的傅严,心中压着一些怒意,面上笑着问道。

  “阿严今日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可否与本王说说?”

  傅严捧着一杯茶水,直接一口喝下,然后似乎是泄气地说道,“我要被父亲送入京城了。”

  贤王本以为只是他的两位兄长又让他闹心,却没有想到傅严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贤王脸色倏地一沉,声音有些凉。

  “你可确定了这个消息?”

  “父亲疼爱两位兄长,自然不会让他们入京,除了我,还能是谁?”

  听出了傅严话里的自暴自弃,贤王皱了眉头,看了低着头的傅严一眼,只说道,“你先回府,本王现在有事,你不要一个人跑出来,身边连个小厮都不带,万一遇到什么危险,你娘亲该如何担心?”

  贤王从不说陆氏是他姨娘,傅严也都习惯了,抿了抿唇,向着贤王告辞退下。

  可是在他走后,贤王眼底神色却是一变,皇兄是怎么回事?刚刚登基,就要齐景侯送质子入京?若是别人也就罢了,与他何干?偏偏是这傅严。

  贤王闭了闭眼睛,突然冷声开口,“吩咐下去,本王明日要进京。”

  门外出来一道声音,“是,奴才遵命。”

  当夜。

  傅严慢慢地从小路往自己院子过去,路过姨娘的院子之时,脚步顿了顿,到底没有耐住,抬脚进了院子,今日没有给姨娘请安,姨娘怕是担心坏了吧。

  院子了格外安静,傅严皱了皱眉头,现在这些奴才已经偷懒到这种地步了吗?心中压着一丝愤怒,大步朝着陆氏的房间而去。

  傅严刚准备敲门,却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些许的声音,傅严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