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官途迷局 > 第六百二十章 后遗症

第六百二十章 后遗症

  廖学兵和唐维的落网,震惊了华湘省,至此,猖獗于华湘省安国市、影响到整个华湘省的黑社会终于灰飞烟灭了,廖学兵和唐维供出了天道盟所有的组织、牵涉到的人,警方按照两人提供的线索,再次抓获了一批参与活动的街头混混。

  廖学兵和唐维的落网,令不少的官员胆战心惊,毕竟有些官员和他们的关系亲密,如果两人交代出来了,不知道有多少的官员会跟着栽跟头的,上次出问题的官员,大部分都是普通的干部,真正高层的领导,机会没有什么,所以说,廖学兵和唐维的落网,在安国市和华沙市引发的震动很大。

  黄宗圣坐在办公室里面,一脸的沉思,华湘省的打黑除恶行动,得到了中央的肯定,但黄宗圣明白,出现如此大规模的黑社会团伙,还有一层意思是免不了的,那就是政府日常的管理工作是怎么做的,更不用说牵涉到这么多的党政干部,省委是有责任的,中央派来的调查小组,就是一个信号,这个时候,必须要找到承担责任的人,政治就是这样。随着廖学兵和唐维的落网,所谓的秋后算账就要开始进行了,北京的两会召开在即,黄宗圣要利用之前的时间,召开一次省委常委会,落实相关的责任,黄宗圣已经想好了,政法委书记杜发强应该是主要的责任,其次是分管政法的袁自立,再次是自己,当然,这些都是领导责任,对于袁自立应该承担的责任,黄宗圣没有犹豫,在其位谋其职,既然是分管政法的领导,就要有责任,不管事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袁自立是高级领导人,也应该明白其中的道理,要怪就怪自己的运气不好,说不出来其他的话。

  袁自立没有关心这些事情,此刻,他正在翻阅账本和一个黑色笔记本,这个笔记本,不知道有多少人梦魂牵绕,袁自立思考着这个笔记本的价值,笔记本最关键的地方,就是开头的几面,上面记录的一些官员,还有不少在位置上,包括一些省委省政府的领导,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刘泽文赫然在笔记本上面出现了。

  袁自立清楚,刘泽文的儿子在国外留学,据袁自立掌握,刘泽文的儿子似乎不大成器,就是知道用钱,在国外的消费是巨大的,依照刘泽文两口子的工资,根本不能想象可以满足的,或许廖学兵等人,就是掌握了刘泽文的这个问题,才会攀上的吧,袁自立有些同情刘泽文,谁都想着自家的小孩出人头地,可怜天下父母心,刘泽文身在高位,更加注意子女的教育,很多时候,自己身处高位,对子女的要求也不同了,龙生龙的观点还是有些道理的,如果高级领导人的子女不争气,是非常掉面子的事情。

  袁自立合上了笔记本,要说天道盟震动华湘省的官场,有些夸张,毕竟一个黑社会性质的帮派,稍微有头脑的领导,都知道不能沾惹的,到了省部级的高位,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这样轻而易举就被黑社会腐蚀了,岂不是太没有水平了,刘泽文的问题,也不是很大,区区几十万块钱,不是天大的事情,由此也可以见到,刘泽文还是非常注意的。倒是下面一些级别不高的干部,胆子很大,动辄上百万,当然,这些人已经被立案查处了。

  袁自立随手拿起《国内动态清样》,这是新华社内参,内部发行的,严格限制了级别,袁自立几乎不看报纸,每天看内参,就可以知道所有事情的。这一期的《国内动态清样》上面,有关于华湘省天道盟彻底覆灭的消息,有意思的是,中央政法委的领导在前面也有一篇文章,关于彻底剿灭社会上存在的黑社会组织的意见,意见里面,提到了有些地方党委政府疏于管理,甚至成为了黑社会的保护伞,对于这类的情况,要严肃处理。两篇文章同时出现在内参上面,绝对不是巧合,这是一个信号,秋后算账的信号,看来,省委必须要有所态度了,而且是在短期内有所行动。

  天道盟在华湘省灰飞烟灭了,下一步,就是追究责任的问题,袁自立当然想到了这个问题,自己也有责任,上次和杜发强到渭山市去,已经提前给杜发强打招呼了,要准备着迎接中央的问责,甚至可能是调整,在这之前,黄宗圣一定会主持召开常委会,落实相关的责任的,安国市的主要领导,一定会调整,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桌上的红色电话响了。

  “自立同志,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我们商量一些事情。”

  放下电话之后,袁自立脸上露出了微笑,他知道,黄宗圣终于要提到后续的事情了,省委的态度主动了,能够在中央得到支持。

  黄宗圣的桌上摆着省公安厅上报的安国市天道盟的所有情况,这份材料,袁自立也有,都是一些早就知道的情况,无非多出来一项廖学兵和唐维的落网,以及彻底清理天道盟的情况,当然,这些资料,都是保密的。

  “自立同志,请坐,我们商议一下打黑除恶的后续问题。”

  黄宗圣直接切入了主题,袁自立点点头,在沙发上坐下了。

  “天道盟已经彻底被剿灭了,这是我们的工作成绩,相关情况,已经上报中央政法委了,今天的内参你一定看了,中央领导的意见,必须引起我们高度的重视啊,你是分管政法工作的领导,说说你的意见。”

  袁自立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内心里面骂开了,你黄宗圣是什么意思,天道盟的存在,早就有了,自己到华湘省才多长的时间,你早干什么去了,现在出了麻烦,知道袁自立是分管政法工作的领导了,况且,这个意见,很不好说,明眼人都知道,杜发强一定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打击黑社会组织,是公安机关的本职工作,华湘省出现了天道盟,全省政法系统最高领导人杜发强当然难辞其咎。

  “黄书记,我认为天道盟的事情,省委是有责任的,我作为分管政法工作的省委副书记,应该承担领导责任,我会在相关会议上,直接向省委做出检讨,同时向中央政法委做出检讨,至于说到处理的问题,应该召开省委常委会,落实相关的责任,我也有想法,天道盟在安国市,主要的责任在于安国市委市政府,无论怎么说,他们的监管都是有缺陷的,800余干部陷入其中,这样的情况,在全国都是少见的,所以,下一步,省委要考虑调整安国市的班子,我们将工作坐在前面,马上向中央汇报,也能够体现出来我们打黑除恶的决心,同时,舆论上也要注意,不要过多暴露阴暗面,多多展现我们打击黑恶势力的态度。”

  “嗯,我同意你的意见,我是省委书记,也有着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你到华湘省的时间不长,我看你还是不要做什么检讨了。”

  袁自立不会这样笨,这样的小伎俩,袁自立不知道黄宗圣为什么会说出来,自己已经中了一次招了,上次召开省委常委会,黄宗圣就摆了自己一道,什么不主持会议,让自己主持会议,因为会议是自己要求召开的,好在事情没有传开,事情也是比较紧急的,涉及到前任组织部长李庆民,黄宗圣是哑巴吃黄连,不好意思说出口,所以事情才会平息下来,否则,自己早就被谴责淹没了,省委书记参加会议了,副书记有什么资格主持常委会,想着篡党夺权吗,这是基本的政治原则问题。

  “黄书记,我承担领导责任,我是分管领导,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从我到华湘省的那一刻开始,这里发生的事情,我都是应该承担责任的,感谢黄书记对我的关心,我会在最短的时间,拿出检讨,不知道常委会准备什么时候召开。马上要到北京去开会了,我认为,还是在开会之前,能够研究出来结果。”

  “明天晚上召开常委会吧,我和少旭同志通报相关的情况,时间很紧张,有关安国市班子调整的事情,还有其他市州和省直单位领导的调整,你多*心,目前组织部长还没有配备到位,省里出了这么多的事情,省委也不好意思提出建议人选了,上次我已经给中央调查组表示了这个意见,估计近期就会配备到位的。”

  袁自立心里咯噔了一下,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黄宗圣说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组织部长的人选,省委是有资格提出人选的,一般都是在下面市州主要负责人中间提拔的,可这次省委居然没有提出人选,说明中央对华湘省班子的看法,不是很好的。袁自立不会单纯的以为,现在这个时候,中央越是对黄宗圣有意见,越是好事情,都在一个班子里面工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中央否定的班子,袁自立也掏不到好。再说了,黄宗圣没有什么明确的错误和问题。

  “黄书记,关于市州班子和省直单位干部调整的事情,我看还是等到开会回来之后考虑吧,马上就要出发了,后天代表就到省城集中了,时间上来不及,我们可以在给中央政法委上报的材料里面,表现出来省委的态度,廖学兵和唐维刚刚落网,相信领导是可以理解的。”

  “好吧,还有其他的意见吗?”

  袁自立走出黄宗圣办公室,下楼的时候,几个办公厅的干部看见了袁自立,连忙闪到一边,空出了中间的路,其实不需要有这么大的夸张动作,楼梯够宽了,袁自立对着几个干部笑了笑,径直下楼去了。到目前为止,袁自立还不是很熟悉省委办公厅的所有干部,人多了,再说了,袁自立也不需要熟悉,分管机关的是刘泽文。

  回到办公室,袁自立仔细思索着黄宗圣的话,袁自立始终没有提到杜发强,他相信,黄宗圣一定不高兴,因为黄宗圣的想法,就是需要他提出来杜发强是有责任的,这个问题,估计交给蒋少旭了,蒋少旭更是聪明,作为分管政府工作的领导,蒋少旭是不会说出来任何意见的,省委常委会明天晚上就要召开,黄宗圣只能是亲自找杜发强谈话了。

  杜发强承担的责任,是有一些区别的,相对来说,严重很多,作为主管政法工作的领导,出现了如此大规模的黑社会组织,如果不能够说清楚,可能就真的面临着调整了,袁自立当然不想杜发强调整,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不是谁想着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袁自立很想给杜发强打电话,提醒一下杜发强。

  桌上的红色电话再次响起来。

  “袁书记,我是杜发强。”

  “杜书记,有什么事情吗?”

  “今天上午看了内参,我考虑了很久,天道盟的事情,必须是我出面承担责任,影响太大了,中央的意见已经很明确,所以我考虑,请求辞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职务,我考虑清楚了,与其等着处理,不如自己自觉一些。在你的领导下开展工作,我感觉很舒心,可惜,今后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袁自立拿着电话的手有些颤抖。

  “杜书记,你真的决定了吗?”

  “是的,我已经决定了,辞职报告已经写出来了,我告诉你一下,我现在就去找黄书记,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杜发强挂了电话。

  袁自立瘫坐在椅子上,好半天没有说话,虽然一直不愿意这样想,可最终的结果,估计就是这样的,作为成熟的官员,早就应该预料到这一步,到华湘省几个月,自己最为重要的支持者杜发强,可能就这样黯然落幕了,杜发强年纪不小了,不是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想着继续得到重用的机会是渺茫的,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杜发强主动承担责任,很有可能调离华湘省,不会到人大政协,多半是调到北京去工作,到哪个部里去担任巡视员,就是最好的结果了,不会有其他的情况。

  袁自立忽然感觉到了艰难,在华湘省几个月时间,也努力了,可目前看,效果并不是很好,究竟什么地方出现问题了,袁自立需要得到答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