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大药天香 > 115

115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艳后改了下地址,点下这个链接就到。

  艳后新地址:  魏王萧琅陪送女儿回城,父女一道骑马,他见身侧爱女迎风纵马,笑语盈盈,想起先前所见一幕,心情愈发低落,一路基本无话,以致于到了最后,连萧齐儿也觉到了父亲的反常情绪,快到城门时,放缓了马势,偏过螓首看向了他,问道,“爹爹,你怎么了?我瞧你好像不大快活?”

  魏王看去,见女儿望着自己的一双眼睛中满是关切之意,心中骤然一暖,心情总算是好了些,忍住想要开口询问的冲动,道:“爹没什么不快活,方才只是想着件事而已。

  萧齐儿信以为真,笑道:“这样就好。哦对了爹爹,娘说我大了,要我学做几个菜。我前几天便向厨娘学做了你最爱吃的桂花鱼,回家我做给爹爹吃。”

  魏王顿时好生感动,急忙含笑点头,心中却愈发下定决心,女儿还这么小,无论如何,绝不能叫她被旁的男子给骗了。

  父女回到王府,天已经傍晚了。魏王面上带笑,与萧齐儿道别,让她进去后,说自己还有别事,目送她身影消失在大门里后,脸色立刻转沉,径直入宫,到了卫尉署,对着迎出来的人道:“把卫尉卿给我叫过来!”

  李邈这么多年来,中间曾被调往别任,两年之前,因看重他的执掌,皇帝又将他调回在此任上。听闻魏王传话,不敢怠慢,立刻匆忙赶了来,见他端坐不动,神情冷肃,一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急忙上前拜见。

  魏王也不多话,张口便把那少年的形貌描述了一遍,最后道:“翊卫队正之中,可有这么一个人?”

  他刚才话还没说完,李邈便已经知道他说述是何人了。自己的下属里,所有有品阶的军官,他无不知晓,更何况,这个少年人,还给他留了深刻印象。立刻便道:“殿下,此人应是叶少棠。年纪虽轻,却已一身本事。去年刚从军中选拔入了翊卫,年初羽林卫竞技时,他武艺超群脱颖而出,还是下官点了他为队正的。不知殿下突然问及他,所为何事?”

  魏王阴沉着脸道:“你去把这个叶少棠给我唤来!我去羽林校场里等着他!”

  李邈不解,迟疑了下,看向了他,“殿下,您的意思是?”

  魏王霍然起身:“本王许久没舒活筋骨了。想找个人对对手。这个叶少棠听起来不错。”

  李邈一呆,正不知该如何接口,见魏王已经往外而去,行了几步,忽然回头道:“记住,不要让他知道本王身份!”他微微眯了下眼,“让他放开手脚。本王要瞧瞧,他到底有几分本事!”说罢大步而去。

  李邈望着魏王的背影,整个人还有些没回过神儿。

  一定是他看错了眼。向来温和的魏王,怎么可能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目光里露出那种叫人看了便觉不寒而栗的阴森之气?

  ~~

  叶少棠回城,刚缓过一口气,正对着齐儿送给他的那双鞋在看,忽听李邈来了,极是惊诧。

  李邈执掌羽林多年,威望极高,自己刚入翊卫不满一年,也就年初那次竞技比武之中见过他一面,对他十分仰慕。没想到他这会儿竟亲自来找自己,赶紧把鞋子藏起来,飞快跑了出去迎接。见果然是他来了,到了近前,见过下属之礼,听李邈道:“即刻跟我去校场。有人听闻你武艺不错,点名叫你过去,大约是要与你过几招。”

  叶少棠愈发糊涂了。

  “大人,谁要与下官过招?”

  李邈自己本就莫名其妙,见这小子一脸困惑,心中对他也是有些惜材,想了下,便压低声,问道:“最近你可得罪过什么人?”

  叶少棠摇头。

  李邈想了下,道:“没有就好。跟我来吧!”说罢转身。

  叶少棠摸了摸头,跟了去。

  ~~

  魏王直奔羽林校场,撸起袖子等着揍人的时候,魏王王妃这会儿也没空闲。在长公主府忙了一天,终于被送出来后,她并没立刻回王府。打发了个人先回去报个晚归的信儿后,命车夫驱车改道去往都护府。

  叶悟如今已经成家,早年入了武职,如今官至正三品上都都护。今儿刚从府衙里回来没多久,听下人传话,说魏王王妃到了,忙携夫人一道出大门迎接。

  绣春入了叶家,坐定之后,与叶悟夫妇寒暄一番,随后屏退了人,等边上只剩叶悟一人后,含笑道:“叶大人,我今天过来,是想向您打听个人。”

  叶悟忙道:“王妃请讲。属下必定知无不言,言不无尽。”

  他如今虽早不再是魏王护卫,也官居正三品高位,但对着他夫妇二人,一直还是自称属下。

  绣春点头道:“我知道你是茂州东山人氏。我想打听的那人,他名叫叶少棠,如今是翊卫队正,听说正巧是你的同乡,所以我便顺道过来,不知道你是否知道此人?倘若不认识,可否请你派个人过去,帮我具体打听下他的底细?”

  叶悟明显一怔,看向她,迟疑了下,问道:“王妃为何打听此人?可是他……做错了什么事?”

  听他这口气,似乎不但与那叶少棠认识,而且还挺熟的,绣春心知自己这趟是找对人了,忙道:“打听他,确实事出有因。但叶大人放心,他没做错什么事,只是我需要知道而已。”

  叶悟终于道:“王妃既然问了,属下也不敢隐瞒。叶少棠不是别人,正是我在东山老家的堂侄。十五岁被征从军,去边境三年,投在裴大将军帐下。如今无战事,去年从军年限到了,裴大将军便举荐他与另几人一道入京参选羽林卫,入了翊卫后,今年年初,刚被提为队正。”

  绣春听了这话,惊讶不已。甚至轻声啊了一下,“叶大人,他竟是你的侄儿?”

  叶悟点头,道:“是。只是我与他的这层关系,旁人都不晓得,连他上司也不知道。我本是叫他住我这里的,也好有个照应,只他自己不肯来……”他迟疑了下,再次问道:“王妃可否明示,少棠他到底怎么了?”

  绣春压下心中惊诧,并未回答,只继续问道:“他在老家可有定过亲?或是娶过妻?”

  叶悟摇头:“未曾。他父母务农,在他小时先后亡故,他便被寄养在亲族家中,在老家时,也无人替他张罗此事。”

  绣春终于放下了心。见叶悟看着自己,神色里带了些不安,便笑道:“叶大人不必担心。不是他做错了什么事。”她看了眼已经开始昏暗的外头天色,起身道,“我须得先回去了,过几天,我再向你详说。”

  叶悟被绣春盘问了这么一通,心中虽搁了老大一个疑虑,只见她不愿说,也不敢勉强,听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