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道门振兴系统 > 第92章大道废,有仁义

第92章大道废,有仁义

  虽说这么做有推脱的嫌疑,不过玄微说的倒也没什么毛病。

  此次考核任务之中,玄微也就随手帮衬了一下,整体的思路和处理都是由若水占主导。

  按照玄微的猜测,最终的任务完成度应该不低,至少不用接受系统的惩罚。

  至于具体如何,还需等到鬼婴转移躯体,任务彻底结束后方能知晓。

  若水简要地复述了一遍经过,徐菲听完后不禁感慨道:“这么跌宕起伏的情节,我真怀疑你们在拍什么电视剧!”

  玄微眼前一亮,冲着徐菲笑道:“这倒是个不错的借口,对外解释的时候可以用。”

  徐菲仔细想了下,觉得玄微的提议确实不错。

  稍微进行一下舆论引导,届时哪怕真相流传出去,也不见得有几个人会相信。

  有了徐菲帮忙处理,善后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起来。

  两个小时后,人民医院特殊病房。

  接受完治疗的程蝶终于恢复了意识,确切的说,她应该是被痛醒的。

  在鬼婴的摧残下,她的身躯几乎各处都有伤口,哪怕打了止痛剂,也仅仅只是稍微减缓一下痛楚罢了。

  “小蝶,你可算醒了!”

  “乖女儿,知不知道我有担心你!”

  “程蝶同学,你现在能说话吗?觉得怎么样?”

  病房内陪同的数人登时围了上去,尤其是程蝶的父母,情绪极其激动。

  乱糟糟的叫喊声,让皱着眉忍受痛苦的程蝶更为难受了几分。

  “病人需要安静的环境,你们太吵了!”角落处正坐着玩手机的徐菲开口道。

  旁边,同样拿着手机的玄微师徒不约而同地站起身来。

  玄微和若水留在这里,自然不是出于慈悲,非要确认程蝶安然无恙苏醒过来才肯放心离开。

  有关鬼婴的诸多细节,两人还需要询问一番程蝶这个当事人。

  走到病床前,玄微看了眼疼得说不出话来的程蝶,颇为无奈地抬起手。

  灵气凝针,玄微并指在程蝶的额头轻轻一点。

  就像枯木逢春般,程蝶体内焕发出一道旺盛的生机。

  只是半分钟不到的功夫,程蝶身上的伤势便好转了许多,起初的剧痛亦是得到缓解。

  “多谢二位仙师!”程蝶嘶哑着嗓音,轻微地说道。

  若非身体实在难以动弹,她怕是会当场给玄微师徒下跪。

  之前被鬼婴控制时,她的意识并未被阻断,依然可以看到、听到周遭发生的一切。

  光是回想下鬼婴操控之下的那番自虐行为,程蝶便忍不住心惊胆寒,那种恐慌、绝望的情绪除非切身体验过否则根本无法理解!

  如果没有玄微师徒,程蝶几乎无法想象,自己会落得何等凄惨的下场。

  “同学,有些事情,我们想要找你了解一下。”若水柔声说道。

  程蝶会意,转过身对着父母等人虚弱地说道:“爸妈,冯老师,麻烦你们先出去一下。”

  程蝶的父母显然不太愿意,在他们看来,事关自家女儿,凭什么需要他们回避?

  “正好我打算和两位商谈下被程蝶划伤的主刀医生的赔偿问题,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徐菲轻咳了一声,对着程蝶父母说道。

  那位医生毕竟是受害者,哪怕罪魁祸首并非程蝶,可处理时也唯有以程蝶精神波动过大,导致误伤来定论。

  如果可以用赔偿的方式达成和解,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否则的话,程蝶或许要承担刑事责任,在人生档案中留下污点。

  程蝶的父母自是想到了这方面,当下也就跟着徐菲走出病房。

  等到其余人都离开后,玄微开门见山地说道:“居士,想必你也了解情况,鬼婴还需在你体内呆个两天,等到贫道准备好莲藕躯体后,居士也就可以解脱了。”

  程蝶下意识地摸了下肚子,瞳孔骤然缩成针状,脸色惨白得可怕。

  “居士且放心,这段时间它不会闹腾的,还望居士忍耐几天。”玄微柔声说道。

  “麻烦仙师了!”程蝶凄惨地苦笑道。

  这就好比一个人被蛇咬过,哪怕碰到一条不咬人的蛇,他依然会有心理阴影。

  犹豫了下,玄微沉声说道:“至于居士腹中的胎儿,由于被夺舍的缘故,已经丧失了魂魄。等到鬼婴脱离躯体后,剩余的一丝生气兴许也会随之断绝。”

  换而言之,程蝶体内的胎儿,已经没有存活下来的可能。

  “这样也好,本来我就打算去做流产的。”程蝶幽幽说道,只是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眼中闪过一丝遗憾和挣扎。

  玄微眉头微蹙,堕胎等于是生生剥夺了一条生命,不合天道。

  也难怪鬼婴会选择程蝶腹中的胎儿夺舍,胎儿也有灵智,得知自己的母亲要剥夺自己生命时,那该散发出多大的怨气。

  对于灵体状态的鬼婴来说,如此显眼的目标自然成了天赐良机。

  “那是年初的时候了,有个男生追求了我许久,我觉得他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便答应了他。交往了一个多星期后,他说带我去参加一个朋友间的聚会,当时我也没有多想。然而,我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是一个披着道貌岸然人皮的畜生!他在酒水中下了迷药,和他的几个朋友一起……”说到这,程蝶已经泣不成声。

  若水低声安慰着程蝶,俏脸之上难掩怒意,同为女性,她对于这种人渣可谓深恶痛绝!

  “等到我清醒过来,那个禽兽用录像和照片威胁我,只要我报案就将这些发到网上。无奈之下,我唯有屈辱地忍了,直到这个月初,我发现自己居然怀孕了!”程蝶继续说道。

  一个未婚的大学女生,如果怀孕生子,会遭受多少鄙夷和非议?说的严重些,被毁了人生都有可能!

  相较之下,偷偷去堕胎流产似乎就成了唯一的出路。

  玄微抿了抿嘴唇,这件事上程蝶有错吗?站在她的立场上,她无疑是无辜的,所做的选择亦是可以理解。

  可这个胎儿更加无辜,意外来到这个世界又不是他可以选择的,然后又要被剥夺降生的机会?

  “大道废,有仁义!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玄微轻叹出声道。

  如果在一个盛德之世,人皆有仁义,仁义就看不出来,也就没有了倡导仁义的必要。

  同样的,人人讲仁义,有何须强调礼呢?

  一个崇尚道德与品行的社会,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个道德濒现危机的社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