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 三摸酱

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 三摸酱

  正文

  让康虎惊讶的是袁州抹酱的方式,很特别,没见过。

  不是用手抹的,在这之前就袁州就扎了一把绿色的野蒜,将它放进酱料里蘸了蘸以后就在鸡上涂抹起来。

  袁州抹酱的速度那是相当快的,只用一只手,另外一只手根本不碰鸡肉,不过是三分钟的时间就将鸡里里外外抹了一个遍。

  “我都没怎么看清,原来抹酱料都有这么多讲究。”金海看得眼花缭乱,还是瞪大眼睛就怕错过了关键步骤。

  “烤金禽大概是唐朝流传下来的古方。”袁州解释:“而实际上有‘三摸酱’的说法,也就是酱料要上三遍,比如做烤鸡,第一遍是用手抹鸡翅和鸡头部分,第二遍是用野蒜或者是姜抹,最后是淋抹。”

  “无论是姜还是野蒜都能够增加肉的风味,同时减少腥味,在吃方面,古人真是很聪明。”袁州讲述,他试过生姜和野蒜两种,最终是后者较为合适。

  严格的说,康虎和金海都算是差一步达到厨艺大师的境界,两人也觉得自己是见多识广的,但对袁州所说的“三摸酱”是完全没听过。

  其实没听过,并不是两人见识少,现在即使是上网搜,也找不到“三摸酱”,主要原因是经历元朝后,“三摸酱”早就被取代了,袁州知道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是袁州。

  趁着腌制鸡的功夫,袁州将窑烧了起来,选用的都是松枝和柏枝,为了保留其香味,让烤鸡的风味更好一点。

  这是之前乌海说鸡肉比起烧鹅来肉要柴一点,袁州想到的方法,先用窑烤的方法将鸡烤的七成熟,然后再用明火最后收汁烤制,这样肉的紧实脆嫩程度直线上升。

  按照步骤,袁州不急不慌,一步步来,烤制方法也有些门道,袁州也解释了。

  唐朝烤制方法主要是“呼火烤、败火烤、横火烤”三种,这是袁州自己从倪瓒所写的《云林堂饮食制度集》,以及朱彝尊所写的《食宪鸿秘》,还有《随园食单》里等古籍中总结出来的。

  袁州采用的反而是明朝惯用的“砖火烤”,简单的说是,袁州觉得这个古方,碍于时代问题,还可以完善一番。

  在烤制过程中,袁州一边讲解,一边有意放慢速度也是为了让金海和康虎能够看清楚,当然这是袁州的想法。

  袁州的放慢,那仅仅是对于他自己来说,对于金海和康虎,两人还是只有勉强记忆。

  不知道在心里多少次感叹,袁主厨对于厨艺方面的知识存储,实在是太多太全了。先前袁州有个外号叫“川菜昆仑”,康虎和金海觉得应当是“中餐昆仑”。

  “刺啦刺啦”

  油脂滴在火焰上,发出声响,一股股浓郁的香味不断从烤鸡中散发出来,金海和康虎都觉得他们肯定已经有十天没有吃饭了,否则不会这么饿,要不是袁州就在那里,说不定就要上手抢了,实在是太香了。

  “哧溜,哧溜”

  再次将口水吸进嘴里,终于等到了天籁之音,袁州宣布烤好了,将烤鸡放在大盘子里,也不见袁州怎么动作,烤鸡带着热气就分成了一块块的。

  “你们试试吧。”袁州看了看恨不得眼珠子都黏在盘子上的两人道。

  “好。”两人中气十足地答道,然后就扑向了烤鸡。

  这饿虎扑羊的熟练姿势,也不知道是练了多久的,很有几分乌兽的架势。

  “难道归根结底,乌海吃东西的方式,才是最大众的?”袁州觉得这姿势贼熟悉。

  “嘶,烫。”金海比起康虎来占了地理优势,站得近了一步,因此先夹了一块鸡肉放进嘴里,巧合的是夹起的是一块鸡胸肉。

  按照道理来说鸡胸肉,不管是怎么烤都会觉得有点柴,口感差不少,但是金海吃进嘴里以后,牙齿一咬,丰沛的汁水立刻争先恐后地涌出,鲜嫩的鸡肉在肉汁的配合下,吃起来格外好吃,带着一点点焦脆的鸡皮,给嫩中加了一点韧劲,淡淡的松柏香味烘托出了鸡肉的鲜甜,相当美味。

  “这就是家族记载中的烤金禽。”金海吃得摇头晃脑的,时不时就捞一块进嘴里,表情十分享受。

  反正吃到嘴里的瞬间,金海就认定了这就是正宗记载的,其实准确的说,应该比还原的更好吃,袁州改良了。

  至于康虎他现在只剩下吃的本能了,只要是嘴巴空了就夹肉,根本不带停歇的。

  “已经过半了,应该可以尝出味道了,该我大乌兽出场的时候了。”蹲在门口的乌兽早就已经潜伏很久了。

  看到盘子里的鸡肉以肉眼可见的减少,知道是袁州特意做给金海他们吃,应该是要教他们做法的,因此克制住兽类进食的本能,在确定都已经尝过味道以后,乌海行动了。

  “唰”

  金海和康虎只感觉一阵风吹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哐”这是筷子戳在石桌上的声音,盘子不见了。

  也就是抬眼的瞬间盘子出现了,然后里面光洁如新已经没肉了。

  “圆规,这鸡肉比起昨天的更好吃了,感觉跟烤鹅比起来也不差什么了。”乌海像模像样的摸摸胡子道。

  金海和康虎对于乌海,金海和康虎都不算陌生,厨神小店的镇店神兽名字大家都是听过的,更何况两人都是袁州的铁杆。

  “潜伏能力进步不少,我居然刚才都没有发现。”袁州心里想道。

  没错乌海闻到香味就潜伏到了门口,但是在他出来之前包括袁州谁都没有发现他的踪影也是怪事。

  吃完鸡肉乌海就功成身退了,留下金海和康虎继续围着袁州打转,毕竟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碰上了不抓住机会绝对都是二傻子,金海和康虎将这段时间的厨艺问题都拿出来求解答。

  金海就烤金禽的问题询问,袁州也早知道演示一遍是不行的,所以写成了一个册子给金海。

  而康虎所询问的是另外的厨艺问题,两人收获都是满满当当。

  请教结束,康虎和金海没走,留下来排队吃晚餐。

  忙碌的晚餐时间结束以后,袁州就上楼打算洗漱,酒馆的时间就要开始了。

  “今天是几号?是不是快要到卖年货的时候了。”袁州走到桌边打算翻一下日历。

  每天都被问一遍什么时候卖年货,袁州看日历都快成习惯了。

  “咦?老婆婆明天就出院了,该抽个时间去看看她了。”袁州翻着日历,发现明天被圈了出来,上面一行小字,写着‘老婆婆出院’。

  ……

  ps:写这两章,菜猫点了外卖....作孽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