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星辰之主 > 第六百九十一章 夜惊梦(中)

第六百九十一章 夜惊梦(中)

  罗南一连串动作,有些轻佻。

  不过,因为用心研究罗南性格之故,哈尔德夫人这位当事者,反而不会往那个方面考虑。

  她重复了一遍“格局”,自嘲一笑:“暂时也只有指望大人您的格局了。”

  “讲这些话,有什么意思?”罗南收回手,指尖下意识轻搓了下,用自己的体温,覆盖掉来自哈尔德夫人肌肤的温度,“若你真指望别人,便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哈尔德夫人抿唇微笑,唇线却习惯性形成了锐利的弧度:“我这个样子,大人觉得,好不好呢?”

  罗南视线又在哈尔德夫人身上扫过,片刻后,回归到内宇宙模拟器界面上,语气转冷:“先考虑活下去吧……焚心刀很厉害,但孽毒环境中,我没办法给你和蛇语一个待遇。”

  “是的,我明白。”

  这几天下来,哈尔德夫人确实弄清楚了:在罗南的“格局”中,她和蛇语那些人是不同的。

  蛇语对罗南的强依附关系,相当于罗南体系的延伸,为此甚至可以作为孽毒的载体,只要罗南那边不失控,就不会有性命之忧。

  至于她,因为误判了“血焰意志”源头的根底,原本祭坛死斗的对象,从她预期的血狱王,变成了附着于血狱王本源上的孽毒。

  按照罗南祭坛框架“胜者通吃,败者凋亡”的逻辑,她与孽毒只有一个能囫囵着下来——然而都不必等最后的胜负,她既然选择了纯粹、极端的焚心刀,但凡在交锋过程中,遭孽毒沾染个一丝半点儿,都会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

  胜便要全胜,只要稍有疏漏便是全败。

  而最要命的是,随时罗南逐步将孽毒清回,纳入到他精神层面的樊篱中,哈尔德夫人所面对的孽毒规模,也从物质世界不慎外溢的“一滴半点”,骤然变为这里难测其深的“云海迷雾”。

  在她可以目见的未来,根本找不到丝毫胜机。

  这样的局面,当真严酷被动到极点。

  可话又说回来,罗南能够将如此恐怖的“破灭毒素”收纳于形神框架之中而不动声色,她为什么就不能在里面挣扎着活下来?

  自己判断失误,就要承担失误的后果。

  哈尔德夫人不怨天,不尤人,其实也不是那么在意最终的结果。

  她视线在罗南侧方面颊上驻留片刻,单纯从视觉感知上,这仍残余几分青涩的面孔,实在很难与“劫难”、“破灭”、“剧毒”之类的词汇联想到一起。

  可事实就是如此。

  仍只算是少年人的躯体,却是承载着他人无法想象的“破灭源头”——如果一刀斩破这躯壳,世界大概会在瞬间永沦吧。

  虽然只是想一想,意外地刺激呢。

  哈尔德夫人身上,或是灵魂深处,忽有火一般燥热。她面上却丝毫不显,只唇边笑意加深,无声欠身告退。

  这位女士……大概率是个快乐犯。

  她找不到人生意义了吗?

  罗南指尖在模拟器界面作了几笔无意义的划动,又凝定在地球本地时空的核心处。

  武皇陛下这笔投资,倒是培育了个麻烦出来……他当时也是无知无畏,竟然接手,帮着最终打磨成形。

  但既然说到“格局”,罗南还真希望有哈尔德夫人这么一个特殊的存在,作为长期观照对象,出现在自己的体系中。

  从某种意义上讲,“内宇宙”的建构,就是从观照开始的。

  在个体进化的道路上,若要不撞墙、不迷失,最好是建构起一个可本、可恃的全新观察感知体系。这个体系的初级阶段,其实地球上的能力者也已经趟出路来,正是欧阳会长经常说的“自我逻辑”。

  再往上一层,涉及到对宇宙时空、万物万法的解析映射、客观主观互鉴的判断权衡,天渊文明有更专业的明确路线,即“真传学”中的“通真”科。

  里面的课程,就是帮助学生形成这样独特的感知思维,做好“天人观想”的前置和初阶学习。

  然后持续深入,等具备了足够的专业积累,便开始攀援天梯,不断增加观想维度,摄入并规范外界信息,通过预先设计的基础规则进行调整规范,交互验证,尝试自出机杼,慢慢创造一个有别于真实宇宙,又能自主运转的自洽模式。

  此后,还要在无数次的验证、失衡、破溃、重塑中,艰难前行,直至裂空封疆,自成一域,形成让神明亦为之侧目的“内宇宙”。

  从罗南所能接触到的资料、武皇陛下的表述中可以看到,“内宇宙”就是天渊文明自我修行的终极,是无数强者验证过的堂堂王道正途,既然他已经不自觉走在这条路上,更没有理由错过。

  由于前期的野蛮生长,罗南现在是有些偏科,在某些领域走得极其深入,可也有一些领域,基础知识都嫌不足。但他并不着急,只一点点地补足——补习通真课程,调整修正重构原点的“大坐标系”,同时也在内宇宙模拟器上积极尝试。

  目前所面临的复杂局面,所观照的特殊对象,对于“内宇宙”的建构,都是难得的积累……需要珍惜。

  心思渐渐从哈尔德夫人身上发散开来,罗南继续刚才的工作,浅浅描绘如“深蓝世界”那般的元素,也将最近几天的观照结果,统统排布进去,中间掺杂着构形和超构形思维——所有的学习成果和理论逻辑都摆进去。

  坦白说是有点儿早,有点儿杂。

  可罗南也不是真的开始进行内宇宙建构,就是模拟一下,找找思路,顺便看看能否从中寻找到隐藏在表相与未知之后的新线索。

  他甚至想以地球本地时空与含光星系为背景,绘制一副通灵图,从理性层面以外,找些灵感。

  好吧,他已经试着在做了,但或许是过于刻意,感觉并不好,几次起稿,都又抹掉。

  应该还差点儿什么。

  大约是用脑过度,罗南打了个呵欠,倦意涌上来。

  身体向他发出了明确的信号。

  如今罗南已经过了随时要拼命的阶段。他摇摇头,也没有硬撑,身子往后靠,倚在舱室生了锈的外壁上,也不管地板上如何,一屁股坐下,准备就地打个盹儿。

  希望这段时间不要有人不开眼地找上来……

  带着这个念头,罗南沉沉入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